“这个我早发现了,不过我想应该是上一次九翼天龙跨界而来时残留下来的!那种超级大妖,哪怕只是一道投影跨界而来,那妖气也是惊天动地,所过之处,妖气往往凝聚数月不散,你这小区人气旺,妖气都淡了不少,若是放在山野之间,那恐怕还要更久呢!”

  二蛋随口解释道,见秦乙有些不相信,不由苦笑摇头,“行了!行了!我现在就在你这里给你布个法阵,保你家宅平安!”

  “那就有劳了!”

  c更P新最^4快)上x8酷《匠网

  秦乙求之不得,嘿嘿一笑,二蛋摇着头进了书房,计算过方位后从自己随身的包裹里摸出一对玉狮子摆在书桌正中央,又在地毯下刻上了法阵,这才站起身来,拍拍手道:“行了,这迷幻法阵,可以遮掩所有的气息,这两只玉狮子也是我偶然得来的好玩意儿,经我祭炼这么久,用来看家护院倒是很不错,与这幻阵结合,修为低于我的修士和妖物,别想破阵进来!”

  布置完法阵,二蛋看着一脸贼笑的秦乙,一边摇头,做出一脸肉疼的表情,“啧啧,每一次都被你这家伙坑,我手里可没剩下多少好东西了,你且坑且珍稀啊!”

  “才不信!你丫游历整个华夏神州,潜山探渊,手里的好东西肯定少不了!”

  秦乙撇嘴,然后坏笑道:“哈哈,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宰你,我当然不能放过啊!以后可不一定再有了!”

  “你小子!”

  二蛋瞪眼,旋即笑着摆手道:“行了,不扯皮了,我这解决了你的后顾之忧,后面你才能更好的给我卖力气!”

  “好嘞!您就擎好吧!小的后面一定卖力气!”

  秦乙得了便宜,自然拍着胸脯保证,二人一阵笑闹,完全不知道接下来的旅程会是怎样的惊险。

  傍晚时分,秦乙辞别小渔,背上背包,和二蛋踏上了前往江西九江的火车。

  车上人并不多,大半个车厢都是空的,秦乙和二蛋舒服的靠在软软的座椅里,低声讨论着修行的心得,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二蛋说,秦乙听,偶尔秦乙说一句,却也让二蛋脸上流露惊喜的神色。

  二人修行方式完全不一样,但大道三千,最终殊途同归,互相印证下,二人各自倒也有不少收获。

  尤其是秦乙,对于元力的运用技巧方面,学到了不少,若非此刻同车厢的人都还没睡,他早就忍不住想要尝试一下二蛋传授的那些技巧。

  除过武当派压箱底的绝学,其他的一应技巧奇术,二蛋全无保留的在短短十四个小时的车程上一股脑全灌输给了秦乙,也不管他能不能理解,只是让他先记下,以后再慢慢研究。

  这一夜很漫长,但秦乙却丝毫不觉得,一边听二蛋讲述修行界的各门各派的代表性道术,一边打坐从血肉之中萃取精纯的元气,在体内作周天运行,然后再炼化入血肉之中,这是那竹简中记载的修行方法的第二层,没有名称,但却可以让修行者在这种不断淬炼的情况的下,肉身得到极大增强。

  自从上次面对了九翼天龙后,秦乙就莫名其妙的突破了第一层的瓶颈,可以开始自主从血肉之中萃取元气,以前都是依靠朱雀斩妖剑,也就是那把骨剑天然的吸引力,才能引动体内的元气,现在却不用了,心念一动,元气便在从血肉之中溢出,自主在体内汇聚。

  而自主调动元气,就意味着他可以开始修炼第二层了。

  竹简所记载的功法,第一层与第二层之间虽然有先后顺序,但却是需要不断修行的,直到修行者能达到那竹简中所记载的,肉身形成自主吸收元气淬炼的境界后,方才可以继续修行第三层,只是很可惜,那竹简中没有记载第三层,第三层的修行方法早已在宋朝时便已失落了。

  不过秦乙倒是不担心,因为他距离第三层还早的很呢。

  还有两站就到九江了,列车在一个小站临时停靠十五分钟,秦乙和二蛋下车去活动活动身体,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虽是深夜,但站台上人却不少,乘客们排队上车,有车站工作人员推着小推车叫卖瓜子花生泡面火腿肠。

  秦乙靠在地下通道的出口栏杆上抽烟,二蛋站在他身边东看西看,忽然捅了捅他,一脸坏笑的说道:“嘿,瞧那黄头发姑娘,啧啧!好赞的身材啊!这两条长腿,啧啧,要是盘你腰上,一晚上榨干你!”

  “切,没出息的样子,擦擦你的哈喇子,鞋面都打湿了!”

  秦乙不屑的撇嘴,丢给他一张面巾纸,这才回头看去,见一金黄长发,穿着性感的紫衣美女拖着一个小巧的拉杆箱往去九江的列车走去,步履间,身姿摇曳,煞是引人注目。

  “怎么样!哥的眼光不错吧!”

  二蛋一脸猪哥相,贼眉鼠眼的目光在美女上流连。

  秦乙却是一脸不在意的耸肩,“也就还行吧!”

  “切,你小子是看惯了家里的出水芙蓉,不懂欣赏这种烈焰玫瑰的芬芳!”

  二蛋鄙视的看了一眼秦乙,旋即迈开脚步跟了上去。

  “哎!你干嘛去!”

  秦乙拉他没拉住,便在他身后吼道:“快回来!你丫别又给我整什么幺蛾子!”

  “嘿嘿!贫道要去度化有缘人,你莫阻拦!”

  二蛋一脸贱笑,撒开两条短腿,踪着那美女的屁股钻进了车厢。

  “还道士,这纯粹就是一披着道士皮的流氓嘛!”

  秦乙狠狠的啐了一口,将烟头丢在脚下碾灭,然后快步上了车厢。

  列车再次开动,秦乙抱着一碗泡面吃的正香,二蛋却回来了,满脸的春风得意,一屁股坐在他的对面。

  秦乙眼皮都不抬,嗤笑道:“得手了?”

  “贫道出手,那还有差!”

  二蛋一脸傲娇,却是神秘兮兮的左右看了一眼,然后将一只握拳的手递到了他面前,“猜猜,我手里捏的是什么?”

  “不就是电话号码么?”

  秦乙撇嘴,二蛋摊开的手心里,果然有一张便签纸,上面写着一串数字,还有一个名字,萌萌,字迹娟秀,很漂亮。

  “你再仔细感觉一下。”

  二蛋挑眉,眼里精光闪烁。

  秦乙感觉到他话里有话,微微皱眉,仔细的感觉了一下那纸条上残留的淡淡气息,瞳孔骤然紧缩,“妖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