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蛋瞥了他一眼,苦涩道:“当年她死在我怀里时,将她的本源全给了我,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是这样子,不曾衰老。”

  “我去,你丫原来是个老妖怪啊!”

  秦乙有意冲淡压抑的气氛,二蛋却是摇头,“这些年,我一直活在痛苦与自责中,度日如年…..如果可以选择,我真的不想做一个道士…..那样就不会遇见她,她也能继续在长白山做一个爱作弄人的小妖精,说不定还能修成正果…”

  说着话,二蛋痛苦的闭上眼睛,秦乙看到他眼角有一滴晶莹的泪滴,心中不由暗叹一声,伸手拍拍他的肩膀。

  这个游戏风尘,满身红尘气的男人,第一次在他面前流露出如此强烈的情感。

  秦乙心中感慨,却也说不出太多话来安慰他,爱这种东西,谁都说不清,更没有对错之分。

  只是人妖殊途,恨只恨造化弄人。

  “唉,多少年了,我自己都不记得有多少年没和别人说过这些事儿了,今天才发现,自己竟然记的这么清晰。”

  {酷y匠网…永{M久=/免费t看小说、

  二蛋感慨,怅然若失的看着天边的夕阳,忽然想起了什么,便说道:“时候差不多了,我该走了,回头有空再聊。”

  “这个点儿了,你上哪去,今晚就住这吧,客房早就收拾出来了。”

  秦乙笑笑,出来混了这么久,他也是好久没有交到过像二蛋这样可以交心的朋友了。

  “嘿嘿,放心吧,日后我打扰你的机会多着呢,不差这一两宿,今晚我还有点事,要去见个人,明天再过来找你。”

  二蛋再次恢复了那副玩世不恭的油滑模样,挤眉弄眼的和秦乙一阵嬉笑,然后告辞离去。

  送走了二蛋,秦乙去书房,看到小渔正捧着那竹简在看,便笑道:“怎么看起这个来了?”

  “有些好奇,想要多了解一些!”

  小渔抿嘴一笑,起身要让开那书房里唯一的凳子,秦乙伸手将她按住,从兜里摸出那小盒子,拿出玉佩给她戴在脖子上,“这是二蛋送你的礼物,你以后贴身戴着,不要丢了。”

  “这不会是什么护身法器吧!”

  小渔欣喜不已,摸着脖子上的玉佩,仰头看着秦乙。

  秦乙低头亲了她一下,“他说的含含糊糊的,但我想这东西一定不简单,你戴着,出门我也放心些。”

  小渔一阵感动,紧紧抱住他,又说道:“既然这么厉害,你老是出去打打杀杀的,不如你戴着吧,反正我时常待在家里,基本用不到的。”

  “他说是送你的,你就戴着吧!我有骨剑护身,你就不用担心了!”

  秦乙拍拍她的后背,小渔还想说什么,却被他一把抱起,坏笑着冲向卧室,“嘿嘿,亲爱的,天色已暗,快来侍候夫君就寝吧!”

  一听侍寝二字,小渔就花容失色,一张俏脸绯红,自从秦乙开始修行以后,身体素质越来越强悍,现如今在床上不折腾的她欲仙欲死,那是决不罢休,弄的她对那事是即害怕又喜欢…….没办法,某人现而今的体质有着向妖类靠近的趋势,自然活好,耐力强……

  一夜翻云覆雨,清晨六点,秦乙便准时行了,看着身边面带春色的睡美人,他吧唧着嘴巴上去亲了一口,然后悄然起身,出了卧室,走到阳台上,对着朝阳盘膝坐下,开始吐纳。

  元气源源不断涌入他的体内,运行几个周天,便尽数融入了血肉之中。

  睁开眼,吐出一口浊气,秦乙眉头微蹙,发现空气中弥漫着一缕淡淡的妖息,很微弱,若非他如今六识敏感,根本无法发现。

  当下双手结印,临字诀定心,放开心神向四面八方探去,片刻后睁开眼,眸子里有一抹疑惑,“怎么到处都弥漫着这一股淡淡的妖息?什么情况?”

  正疑惑时,电话却响了,起身走进客厅接起来,二蛋的声音顿时传来,“嘿,起了没,我马上到你家了,有点事跟你说。”

  “你来吧,我也有事儿正想找你呢!”

  秦乙淡声说了一句,心中却是暗笑,这个家伙终于是学乖了,来之前知道先打电话了。

  一如既往,二蛋来的非常快,进门落座后,连茶都来不及喝上一口,便说道:“兄弟,有没有兴趣跟我去一趟江西,那边出了条蛟龙,很牛b的,要是能弄到蛟珠,我就可以开炉炼一炉大药,到时候给你老婆一颗,吃了,保她三年给你生俩!”

  “你丫什么时候又变不孕不育大夫了!”

  秦乙鄙视的看着二蛋,而后道:“说正经的,干嘛要拉上我跟你去江西?”

  “嘿嘿,这不是为了宁宁嘛,你可能也感觉到了,这丫头体内有一股力量很强大,随着她年龄增大,会逐渐爆发出来,等她十九岁生日那天,便会彻底爆发,若是无法承受,恐怕会经脉寸断而死,我求师父给我弄了个丹方,这几年东奔西跑,倒是将所需药材凑了个差不多,只缺这蛟珠和另外一味主药,便算凑齐了,所以这次就想拉着你去给老哥哥我做个苦力不是。”

  二蛋嘿嘿笑着,小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注意到秦乙脸上玩味的表情,当下连连摆手道:“不过你放心,好处绝少不了你的,蛟龙一身是宝,除却那蛟珠,还有筋骨皮,都是上好的宝贝,到时候我一定求武当最好的炼器长老给你做几件好宝贝,另外,炼出来的丹药,我送你一颗,你给你媳妇吃了,保她一辈子无病无痛,与你白头偕老。”

  “好,我最近也在家待得有些烦了,那就一起去吧!”

  秦乙挑眉,答应了下来,对于二蛋的本事,他很清楚,除非必要,否则绝不会张口求人,这一次非要拉上自己,看来这件事他自己恐怕也没有多大把握。

  “好兄弟!太够意思了!放心吧!事成之后,好处绝少不了你的!”

  二蛋一阵兴奋,胸脯拍的山响,然后便催促道:“那你赶紧去和弟妹报备,完事儿咱们赶紧出发,去的晚了,恐怕连口汤都喝不上了!”

  秦乙摆手,笑道:“这个不急,我这有点小事,你得给我解决一下。”

  “什么事儿,你说!”

  二蛋豪气干云,秦乙淡声道:“你没发现这小区里总有一股妖气萦绕不散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