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更C新最快上酷¤c匠O?网

  黄骠马风驰电掣,速度快到了极点,化作一道浅黄色流光,跨越荒地,直奔市区而去。

  路程颠簸,秦乙体内的伤势更重了,好几次喉头腥甜,鲜血就要夺口而出,却被他强行压在体内,不断催促二蛋快一点。

  只不过短短半个小时,三人就回到了秦乙居住的小区,时至半夜,小区里却一片漆黑,连路灯都熄灭了。

  一股惊天的妖息在小区内弥漫着,让秦乙脸色冰寒,抬头看了一眼那唯一还亮着灯的房间,心里稍稍安定。

  “在那里!”

  二蛋不动声色的说了一句,抬头看着楼顶,月光下,一道高大的身影站在楼顶,头顶悬着一颗微微散发青光的珠子,左手似乎还提着什么,只是隔的太远,秦乙几人看不清楚。

  “那是谁!好强悍的气息!”

  秦乙浑身发寒,感应着来自那道身影的强悍的让人绝望的妖息,眉头紧皱。

  “如果我感应没有出错的话,这家伙应该是个刚刚闯到人间的大妖!”

  二蛋皱眉低语,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忽然间,宁宁低呼一声,“那人不见了!”

  秦乙与二蛋身子同时一颤,缓缓看向大楼投下的阴影里,在那里,传来一阵缓缓的脚步声,嗒,嗒,嗒…..四周一片死寂,唯有那脚步声自黑暗中而来,令人心悸。

  秦乙激发朱雀斩妖剑,二蛋一手提着精钢长剑,艳羡的看了一眼朱雀斩妖剑,然后从怀里摸出一块翠玉龙佩,紧握在掌心。

  那人终于从黑暗中走出,站在月光下,隔着四五米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三人。

  秦乙打量着来人,握剑的手不由的有些发抖,因为他看清楚了那人手里提着的根本就是一个人,自己的朋友,张襄!

  “放了我的朋友!”

  秦乙忽然暴喝,斩妖剑上血焰升腾,欲要化作一头朱雀扑出。

  “朱雀斩妖剑么?我也有。”

  那人缓缓开口,一柄森白骨剑从他背后飘出,悬浮在其身前,剑身之上燃烧着血色火焰。

  秦乙惊骇,紧盯着那柄骨剑,二蛋则是长大了嘴巴,一脸见鬼的表情。

  “把你的剑,还有你身边的小女孩交给我,今夜放你们一条生路。”

  来人不紧不慢的开口,语气平静而冷漠,似乎秦乙二人的性命仅在他的一念之间!

  秦乙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二蛋却面色狰狞的暴喝一声,“不可以!”挥剑扑了上去。

  那人挥手,燃烧血焰的骨剑倏然而动,铛!一声脆响,如敲金钟,二蛋吐血横飞出去,落地之后挣扎半天方才爬起,掌中剑崩碎,右手更是颤抖不已,虎口开裂,血流如注,却兀自丢了剑柄,恶狠狠的看着那人,冲秦乙说道:“秦乙,我张二蛋一生从未求过人,今日求你一事,求你保护好宁宁!”

  “不用你说!”

  秦乙眼中寒芒闪烁,看了一眼被对方提在手里生死不知的张襄,寒声道:“剑我可以给你,可这个小女孩,你绝对带不走,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哦,那我只有先杀了你了!好多年没尝过封妖师的鲜血了,今夜刚一来到这里,便碰到两个!不错,不错!”

  那人说话依旧不紧不慢,语气却越来越兴奋,缭绕着小区的妖雾亦因此而翻腾不休,发出呼呼风声。

  秦乙做好了拼命的打算,摸出装着妖玉的锦囊,将其中还剩下的六颗妖玉分成两份,丢给二蛋一份,咧嘴笑道:“妖玉吃过没?玩命儿会不会?”

  二蛋看着手中如同翡翠一般的妖玉,眸中精光大盛,看向秦乙朗声笑道:“若今夜不死,明日我与你斩鸡头,喝血酒,撮土为香拜把子!”

  “先过了今夜再说吧!”

  秦乙咬牙,就要将妖玉送进嘴里。

  “秦大哥,你们等一下!”

  宁宁却突然开口,秦乙与二蛋同时一愣,看向小女孩。

  “他似乎并不是本体,只是一个投影,附身在人类身上,那玄牝珠才是他的力量源泉!只需夺回玄牝珠,就可以降服他!”

  宁宁快速的说了一句,然后双手开始结印,如葱的十指幻动,带动手腕上的银铃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随着那声音响起,一直悬浮在那人头顶的玄牝珠开始急速旋转,明灭不定。

  “死吧!”

  那人猛地大喝一声,天空骤然一暗,一只巨大的黑色巨爪从天而降。

  “挡住他!给宁宁时间召回玄牝珠!”

  二蛋大吼一声,吞下一颗妖玉,用力一掌将那玉佩拍在眉心,玉佩应声而碎,鲜血溢出的瞬间,他的身上腾起浓郁青光,痛苦的仰天嚎叫,裸露在外的皮肤之上迅速生出一层细密的青鳞,一双手也变成了恐怖的锋利爪子,双腿微曲,猛然发力,便化作出膛炮弹撞向那黑色巨爪。

  “竟然有青龙魂!”

  那人开口,语气中带着掩饰不住的惊骇与深深的忌惮,下一秒丢开手里的张襄,浑身妖雾翻滚,背后生出一道阴影,是一头有着九对翅膀的龙,咆哮着扑向二蛋。

  而他自己则是身形犹如鬼魅,手提朱雀斩妖剑扑向秦乙。

  秦乙看了一眼身旁闭目不断结手印念咒的宁宁,心一横,吞下三颗妖玉,便挥着血焰腾起丈余高的朱雀斩妖剑扑了上去。

  血色的朱雀腾空飞舞,互相扑击,最终炸开,犹如最绚丽的烟花。

  而下方,秦乙舍生忘死的战斗,依旧是那种小混混的打法,只是更加疯狂,更加不要命!

  凭着这一股血勇,秦乙竟然压制住了那人,将他一步步逼退,远离宁宁。

  战场边缘,宁宁闭目念咒,双手飞速的结印,使得那人头顶的玄牝珠越发不稳定,几次都飞离其头顶,却又被其强行拘回。

  几番争夺间,宁宁小脸惨白,鼻孔与眼角不断有鲜血溢出,小女孩一脸痛苦之色,却仍旧未停止诵咒结印。

  嘭!

  双剑交击,炫目的血色烟花绽开,秦乙喷血后退,一脚蹬碎了一条长椅方才站定,那人却毫不停留的扑向宁宁。

  “混蛋!你的对手是我!”

  秦乙暴怒,双眸变的血红,强提一口气,便疯狂的扑了上去,赶在他伤害宁宁之前,拦下了对方,再次与之交手。

  不得不说,即便对方只是个借助玄牝珠力量的投影,却依旧是秦乙出道以来遇到的第一个强敌!

  每一次骨剑的碰撞,秦乙都觉得自己双臂都快要碎掉了,但却强忍痛苦,与之拼了一剑又一剑。

  他不敢退,因为在他身后是宁宁,还有此刻正在家中等着自己的小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陌路歧途说:

  建了个群,大家喜欢的可以进来,聊聊对封妖的建议,闲暇时刻,陌路也会在群里和同志们吹吹水!群号:480379498进群说封妖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