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你站远点!等会我们打起来,你不要乱跑!”

  秦乙低声嘱咐道,宁宁小脸苍白,松开他的衣角,跑到一边的土堆后躲了起来。

  看着宁宁躲好,秦乙掏出骨刺,体内元力涌动,灌入其中,登时骨刺暴涨化成一柄森白骨剑,宽约三指,三尺来长,剑身之上血色火苗窜动不停。

  苦修这么久,秦乙已经掌握了使用朱雀斩妖剑的基本方法,今夜此剑将真正绽放其应有的光彩!

  妖息浓重,自地面渗出,带着森冷寒意,以至于起了缕缕白雾,月光下,这片荒地看起来仿似仙境一般。

  感受着这股越来越浓重的妖息,秦乙神色变得凝重,知晓今夜必有一番苦战!

  轰!

  陡然间土层炸开,一口黑漆漆的棺材自地底飞了出来,撞穿了土层,凌空而来,直朝秦乙砸了下来。

  “装神弄鬼!”

  秦乙冷笑,运足力气,一剑斩下。

  喀拉!棺材应声而破,一道白影带着撕风之声直袭他的咽喉,秦乙挥剑格挡,一拳从肋下向前轰去。

  狐妖抬爪硬接这一拳,借力向后飘去,落地后眸光森然的盯着秦乙,“姓秦的,你们三番五次追杀我!今夜我一定取你性命!”

  “少说废话!有本事你就来取,要不然就别BB!”

  秦乙最近被狐妖折腾的都快得焦虑症了,此刻闻听狐妖的话,不由心中怒火翻腾,暴喝一声便扑了上去,“来尝尝小爷我新学的斩妖剑法!”

  纵身一跃,足有一丈多高,凌空一剑斩下。

  “就凭你!”

  狐妖冷笑,双爪一错,硬生生架住了秦乙的长剑,两条狐尾骤然腾起,如毒蛇一般一左一右袭向秦乙的腰腹之间!

  “朱雀杀!”

  秦乙骤然暴喝,体内元力疯狂灌入骨剑之中,骨剑震颤间,一声犹如来自远古的清啸响起,血色火焰腾起,化作一头血色朱雀俯冲而下,扑击狐妖!

  这一招出其不意,狐妖见势不妙,长啸一声,体内青光漫出,化作一道道经幡,缠绕向那血焰朱雀,自己则趁机后退。

  一旁,一直不曾出手的二蛋陡然动了,出手便是雷霆一击,掌中精钢长剑带着霍霍电光,以一个刁钻角度直刺狐妖背心!

  狐妖尖啸,回身一掌拍在长剑之上,借力向右退去。

  身后风声呼啸,秦乙如猛虎一般扑了过来,挥拳便砸,那只左手上面黑雾缭绕,带着森然冷意!

  前有狼,后有虎,狐妖避无可避,厉啸连连,周身青光腾然而起,化作一个光圈,护住周身。

  铛!

  秦乙一拳砸在那光圈之上,竟然发出金属颤音,惊讶之时,便觉左拳剧痛,却是眼神骤然变的狠戾,反手一剑便斩了下去。

  另一边,二蛋的长剑被阻,却混不在意,左手自怀中摸出一张黄纸符箓,口中吟诵一段咒语,然后抖手抛出!

  黄纸符箓飘落狐妖头顶,微微颤抖,散发着柔和光线,然后越来越明亮,片刻后,虚空生雷霆,一道水桶粗细的雷霆陡然落下!

  轰隆!

  一声巨响,狐妖惨叫,青色光圈骤然崩溃,掀起的气浪,让秦乙连退数步。

  场中,狐妖吐血不止,双臂之上的衣袖炸碎,满是白毛的手臂血肉模糊,颤抖不已。

  而在其头顶,悬着一个青色光团,垂落丝丝缕缕的雾丝,遮住她的身体,有雾丝顺着手臂伤口渗入,伤口立时止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阻止她!”

  %酷匠网☆正版“。首发()

  二蛋暴喝一声,挥剑扑了上去,出手就是最凶狠的杀招,天雷剑。

  一道紫雷从天而降,落在他的剑上,化作一轮紫日,当头砸下!

  狐妖吐出一口鲜血,满脸疯狂的催动那团青光,无数道经幡涌出,如漫天青云一般,要淹没那紫日的光辉!

  紫日在青色云海之中沉浮,两者陷入僵持之中,秦乙却如鬼魅一般出现在狐妖身后,出手快如闪电,一剑便将狐妖刺了个对穿对过!

  森白的剑尖从狐妖的胸口破出,带着一缕殷红的鲜血。

  “要死我们一起死!”

  狐妖吐血,状若疯狂的大叫,胸膛之中陡然青光大盛,道道经幡汹涌而出。

  秦乙匆忙抽剑格挡,只听二蛋大叫,“快跑!她要自爆!”

  他心中一沉,便要后退,耳边骤然一声轰隆巨响,黑夜变成了白昼,下一秒他感觉身子轻飘飘的向后飞去,撞在一座小土堆上,胸口一阵闷疼,险些就要晕过去。

  宁宁跑过来,看着嘴角挂着鲜血的秦乙,担心的问道:“秦大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让我歇会就好了!”

  秦乙强笑着安慰宁宁,不着痕迹的擦去嘴角的鲜血,其实他此刻的状态很糟糕,体内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受了不少暗伤,最保守估计,回去之后,起码要一个月才能养好!

  二蛋那边因为察觉的早,情况稍好一些,还能勉强站着,只是手里的精钢长剑再一次的只剩下个剑柄,胸膛更是一片血肉模糊,身上的道士长衫也变成了布条装。

  场中,狐妖自爆后留下的一团青光在消散,二蛋却逐渐皱起了眉头,猛地瞪大了眼睛,然后大骂着,将手里的剑柄摔在地上。

  秦乙借着宁宁的助力,勉强站起来,看着正在原地暴跳如雷的二蛋,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了?”

  “玄牝珠!这个该死的女人根本就没有带玄牝珠来!”

  二蛋状若疯狂的怪叫着。

  秦乙这才明白,为何今夜的狐妖这么不堪一击,原来她根本就没有带那颗厉害非常的珠子!

  看着好像疯了一眼的二蛋,秦乙摇头叹息一声,“你不要急,现如今狐妖伏诛,玄牝珠不管被她藏在哪,我们总会找到的!”

  二蛋却不理他,在原地捧着个罗盘上蹿下跳的发疯,似乎那颗珠子对他很重要。

  “你二蛋叔不会疯了吧?那什么玄牝珠对他很重要吗?”

  秦乙看着身边的宁宁,低声问了一句,宁宁看了一眼二蛋,然后压低声音道:“我爸说二蛋叔本来就是个疯子!”

  “额……果然是高人,这评价如此中肯!”

  秦乙挑眉坏笑,猛然神色一凝,转身看向市区方向,面色变的苍白,急急吼道:“快跟我回城!”

  二蛋似乎也推算出了什么线索,从衣兜里摸出一只黄纸剪成的小马,急速的念了几声咒语,然后丢在地上,灵光闪烁见,黄纸小马变成了一匹真正的马!

  秦乙顾不得惊奇,伸手一把抱起宁宁,便跳上了马背。

  “驾!”

  二蛋一声大喝,胯下黄骠马一声长嘶,撒开四蹄向前奔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陌路歧途说:

  第二章到!还请友友们多支持,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