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逸居,是羊城比较有名的几家茶餐厅之一,规模不大,只有一栋三层的旧式小楼,但生意却非常不错,尤其是早上和下午,可以称得上一座难求。

  秦乙也曾和朋友去那里喝过早茶,对于这个餐饮同行,心中评价也是非常之高,尤其最难能可贵的是,这家店开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开过分店。

  此刻猥琐道士带他去乐逸居,他知道并不是要请自己去喝茶,但他开口问了几次,猥琐道士却一直推脱,不肯直言。

  索性,秦乙也不问了,抱着手臂闭目养神。

  横穿小半个城市,秦乙和猥琐道士站在了乐逸居那栋古旧的小楼前。

  “进去吧!”

  猥琐道士抬头看了一眼那楠木金漆的招牌,低声说了一句,径直进了大堂,秦乙赶忙跟上。

  时值正午,餐厅里没几个人,只有临窗的位置有几桌客人,服务员也大都在柜台处坐着休息,可是看到二人进来,却没有一个人上来接待,只是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他们。

  秦乙微微皱眉,扫了一眼那些服务员,然后偏头看向猥琐道士,“她们是不是都认识你啊?”

  “恩。”

  猥琐道士脸色有些难看的微微点头,鼻子里哼了一声,加快脚步窜上楼梯,直奔三楼而去。

  秦乙心里有些好奇,但知道自己从这个猥琐的家伙嘴里也问不出什么,索性就忍了,跟着他默默往楼上行去。

  一直到站在三楼经理办公室外面,都没有一个服务员出来接待他们,就算在楼梯上碰到,也只是低头侧身让开道路。

  在总经理办公室门外站定,猥琐道士沉默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轻轻敲了敲门,神色沉稳,眼神平静的看着面前的房门。

  过了约莫两三分钟,门开了,却是一个穿着服务生衣服的女孩子,扎着两个小辫,笑嘻嘻的看着猥琐道士,“二蛋叔,你来了。”

  “宁宁,怎么是你!?”

  猥琐道士脸色变的难看,不知是因为宁宁叫他二蛋,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反正秦乙看到他的嘴角在抽搐。

  “我爸说他已不是武当门下,不便出手,他让我转告你,非常抱歉,请回吧!”

  宁宁的笑容很灿烂,对应的是二蛋同志那张苦瓜脸,张着嘴半晌,不知该说什么,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那你爸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让你转交给我。”

  “二蛋叔,我爸说了,若你问有没有东西留下来,就让我跟你走。”

  宁宁的笑容更加灿烂,二蛋却变了脸色,深深的看了一眼宁宁,偏头冲秦乙说了一句,“我们走!”

  话说完,果断转身下楼,秦乙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急忙追了上去,“你不是带我来见一个人吗?”

  “他不想见我。”

  二蛋的眸子有些暗淡无光,声音低沉的说了一句,脚步更急,以至于秦乙只能小跑着才能跟上。

  等到二人像是被狗追一样跑出乐逸居,二蛋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抱着脑袋歇斯底里的大吼。

  看他的情形,秦乙知道这里边有事,但也不知怎么去安慰他,只能站在一旁静静等着。

  好一会儿,二蛋终于不叫了,长身而起时,神色已经恢复正常,眼神清明,看着他说道:“秦乙,这一次只能靠咱们自己了,你要是怕的话,现在退出还不迟。”

  “少废话,这狐妖我是杀定了!”

  秦乙冷哼,忽听身后有一阵细微的铃铛声响,回头一看,那个叫宁宁的女孩背着个小背包跟了出来,在她手腕上系着一圈红绳,红绳末端吊着两个小银铃,伴着她的脚步,洒下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

  “你跟来做什么?”

  二蛋沉着脸,声音有些发颤,语气带着几许严厉。

  宁宁却笑嘻嘻的,一点都不怕他,“二蛋叔,我爸说了,让我跟你去办一件事,你一定能用得着我的!”

  说话间,扬起右手上的红绳晃了晃。

  二蛋眼神微凝,沉默半晌后才点头,“那好,你要跟着我们也可以,但一切行动都要听我指挥,不允许私自行动,若不答应,你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我答应你!”

  宁宁一口应下,蹦蹦跳跳的走到马路边,伸手拦下一辆的士,拉开车门自顾钻了进去。

  “走吧。”

  二蛋看着趴在车窗上的宁宁,摇头叹息一声,然后抢在秦乙前面坐进了副驾驶室。

  秦乙只好和宁宁一起坐在后排。

  “出城。”

  车门刚一关好,二蛋就吩咐司机出城。

  ‘看…正p版章!节c上ym酷匠A网

  秦乙也不问他,只是沉默的打量着宁宁,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

  宁宁很活泼,刚开车不久,就主动和秦乙攀谈,“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程宁,今年十六岁,是一名高二学生。”

  “哦,我叫秦乙。”

  秦乙笑着,依稀在宁宁身上看到了自己早已埋葬的青春。

  “秦大哥,你和二蛋叔是朋友吗?”

  宁宁好奇的追问,秦乙挠了挠头,“算是吧!”看了一眼前面副驾驶位置上的二蛋,发现这个家伙竟然闭着眼装睡!

  一路和宁宁闲聊,两人关系倒是处理的很融洽,唯独话唠二蛋同志却反常的变了哑巴,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

  出了城,在郊区下车,二蛋不理聊的火热的二人,径直沿着马路继续朝前走去,秦乙和宁宁远远跟着他,一边走一边聊,直到天色渐暗,三人已经到了人烟稀少的城乡结合部。

  远处的村落里万家灯火,三人站在旷野之中,听着虫鸣蛙唱,静静等待着。

  宁宁似乎有些害怕,一直紧挨着秦乙站着,一只手有些紧张的抓着他的衣角。

  “别怕,我们都在呢!”

  秦乙笑着安慰,轻轻拍了拍宁宁的脑袋,只是手掌一落上去,便感觉到这个小女孩体内竟然有一个恐怖的力量,不由心中暗惊,抬头若有所思的看着不远处盘膝坐在地上的二蛋。

  大概八点多的时候,秦乙忽然心中一动,感应到了狐妖的气息,当下眸光微寒,伸手进裤兜握紧了骨刺。

  那股妖息一开始还难以寻找源头,等到片刻后,秦乙就惊骇的发觉,那浓郁的妖息正是从自己立身的这片荒地下方透发而出,且浓郁非常,到最后甚至浓重的令他心悸!

  “她要出来了!准备好!”

  二蛋长身而起,手中写着铁口神算的布幡早就丢到了一边,仓啷一声从背后的背包里拔出一柄锃光雪亮的长剑握在掌中,手掐指诀,脚踏罡步,已然做好了战斗准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陌路歧途说:

  第一章到了,友友们玩了一天,这会应该都回家了,洗个澡冲个凉,悠闲的看会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