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力拼一记,青年道士手里的精钢长剑应声而碎,却毫不犹豫的将手里的剑柄当做暗器顺势掷向狐妖。

  狐妖侧身避过,一条狐尾贴着地面横扫青年道士下盘。

  青年道士退之不及,当时便被扫翻在地,却机敏的向旁滚去,避开狐妖紧接而来那阴险的掏心一爪。

  一爪落空,狐妖却并不失望,冷笑一声,回头看了一眼一剑斩杀第三只妖傀的秦乙,眸光微寒,旋即头也不回的逃进了山林里,眨眼便消失了。

  青年道士勉强的爬起来,吐出嘴里的血沫子,然后寻了一块干净的石头坐下,看着秦乙和最后那头妖傀拼斗。

  看着他施施然作壁上观的模样,秦乙心里吐血的心思都有,可偏偏自己不能开口,不由的将气都撒在了最后这只妖傀身上。

  “哎!你怎么一幅街头小混混打群架的姿势啊!”

  “哎哎!这一剑应该上撩,再顺势横削!错了错了!不是这样乱刺的!”

  “哎哟,兄弟,你师父没教你怎么打架么!怎么能这样胡来呢!这姿势也太不雅了!”

  “哎!你丫踢它裤裆有啥用啊!它都是行尸走肉了!没感觉的!”

  那厮作壁上观也就罢了,偏偏嘴里还叨叨个不停,对秦乙品头论足。

  听着他满嘴胡话,秦乙肺都快气炸了,侧身避开妖傀一爪,抡剑横扫,妖傀当即分成了两截,被血焰吞噬,化作两个红亮的火球,眨眼熄灭。

  最后一只妖傀死掉的瞬间,秦乙跌坐在地,盘膝定心,手结内狮子印,镇压体内那股逐渐失去控制的爆裂力量,待得稳定之后,便小心引导,将之一点一点散出体外。

  那妖玉被雪儿炼去了妖气,只剩下最纯净的元气,此刻被散出体外,一时间,他身周的草木受元气刺激,开始疯涨,那些被战斗波及的荒草,本已只剩根系,此刻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抽出新芽。

  “我艹!好浓的元气!不能浪费啊!”

  、(酷M匠网;永{久j免费看z‘小M◇说

  青石上,青年道士眼见这一幕,惊叫一声,翻身跃下青石,一个纵跃,落在秦乙身旁,盘膝坐下,开始静心吐纳,张口一吸之间,周遭元气便化作一缕缕白雾被他吸进腹中。

  秦乙全身心都在对付体内随时可能爆开的恐怖元气,根本不知道自己吐出来的二手烟,此刻有人会吸收的如此开心!

  仅仅是片刻,青年道士苍白的脸色便恢复了红润,显然刚才放大招时受的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却依旧贪婪的吸收着秦乙释放出的元气。

  约莫半个钟,秦乙体内散逸出来的元气才渐渐减少,潮红的脸色恢复了正常,虽然经脉依旧有些隐隐作痛,但却不会再有随时都会被撑破的可能。

  长舒一口气,秦乙散去手印,睁眼就看到一脸陶醉的青年道士坐在自己对面,拼命的吸纳着空气中的元气,即便他已经涨的满脸通红,额上青筋暴起,汗珠滚滚而落,却依旧不曾停下来,拼命的和那些草木抢夺着元气。

  “果然够猥琐!”

  秦乙撇嘴摇头,一脸嫌弃的起身退开一步,寻了个石头坐着,等着猥琐道士苏醒。

  好一会,空气中的元气消失了,猥琐道士睁开眼,看了一眼离自己有十余丈远的秦乙,眸子里满是兴奋的光芒,压着嗓子说了一句,“兄弟,麻烦帮我护法,我要好好炼化刚刚吸收的元气!”

  话说完,也不管秦乙答不答应,闭眼沉心凝神,全力炼化刚刚吸收的元气。

  “还真拿自己不当外人儿啊!”

  秦乙撇嘴,对于这个实力强悍,脸皮也同样厚实的家伙很无奈,却不得不做起了护法的工作,盘膝静心,也开始修行,将体内剩余的那些元气一点一点炼入血肉之中。

  这一次吞妖玉,对他来说,是一次冒险,但也同样是一次机遇,在战斗之中,那些元气不断冲刷他的经脉,使之更加坚韧,而最终他体内还剩下三分之一的元气并未散去,此刻慢慢炼化,他惊讶的发现,自己血肉吸收元气的饱和度竟然提高了很多!

  强自抑制自己狂喜的心情,他全力炼化元气,等到将体内残留的妖玉元气炼化掉一大半,才停了下来,因为他可以感觉到,自己全身的细胞都仿佛在打着饱嗝,浑身肌肉有规律的颤动着,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睁开眼,猥琐道士还没醒来,依旧在潜心修行之中,秦乙不由皱眉,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当下也不等了,起身去捡了些石块,凭着记忆围着猥琐道士摆出一副杂乱无章的阵图。

  放下最后一块石头,秦乙拍拍手,长舒一口气,看了一眼头顶白雾升腾的猥琐道士,咧嘴一笑,“嘿嘿,兄弟,我先走一步,你慢慢修炼吧!我给你摆了那什么迷阵,据说防御力惊人,保证你不会受到打扰!”

  说罢,转身走到一边捡起自己的背包,便超山下走去,走了不远,又回头看了一眼猥琐道士身周的那些石头堆,若有所思的挠挠头,“应该没有摆错吧…..”

  “恩,我的记忆是不会出错的!”

  自言自语着,秦乙脸上的迟疑与不确定一扫而空,然后脚步欢快的下山,开车回城了。

  早上七点,秦乙赶回了城里,顺路在小区门口买了早点。

  “给您早点!一共十五块五毛!”

  “给您钱!”

  秦乙将钱递给早点师傅,刚转身走出早餐店,却是忍不住鼻子痒痒,打了个大喷嚏,背后一阵凉风吹过,不由汗毛都竖了起来,揉揉鼻子,咕哝一句,“大清早,谁这么缺德,一起床就骂我!”

  如是说着,钻进了车子里,往小区停车场开去。

  与此同时,某个风景宜人的景区里,一个猥琐的青年道士正在一堆堆乱石之中转圈圈,一边转一边破口大骂,“奶奶个熊的!这也太坑了吧!有这么使迷阵的么!道爷我都转了十几个圈了,怎么还是走不出这里啊!”

  “小子!别让道爷知道你是谁,否则一定让你尝尝道爷天雷的滋味!”

  小小的溪边石滩,一脸愤慨的青年道士在那不足四平方米的石阵之中转着圈圈,嘴里的脏话连珠炮似的往外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