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饭,秦乙不要脸的抱着小渔去洗了个鸳鸯浴,然后就冲进了卧室,一番云雨,小渔满脸绯红,浑身瘫软的趴在他的胸口,如同一只慵懒的小猫,沉沉睡去。

  秦乙却依旧精神百倍,不知道是白天修行有成,还是什么原因,反正就是睡不着,一只手不规矩的在小渔半裸的身体上游走,触到敏感处,小妮子纵是在沉睡中依然动情低吟。

  小心的挪开小渔搭在自己胸膛上的手臂,秦乙悄然下床,拿了烟盒去阳台抽烟,看着夜幕下的城市,想着此刻不知躲在何处的小静,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秦乙深明其中道理,知道小静躲的越久,一旦出手,必是雷霆一击!

  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一旦小静出手,自己身边的人弄不好会因此受到牵累,所以他必须尽快找到小静,先发制人!

  如是想着,他丢掉烟头,缓缓闭目,手结不动明王印,临字诀定心,然后双手幻动转内缚印,默念莲花生大士六道金刚咒,心神化作一缕缕清风,随着夜风探查整座城市。

  片刻后睁开眼,秦乙眉头微蹙,因为他未能在城里找到小静的踪迹,甚之连先前一直能感应到的那一丝妖息都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难道她只是假言诈我?”

  秦乙自语,心中猜测,却不敢冒险放松警惕,妖性狡诈,狐妖更是其中佼佼者,他不敢冒这个险,否则后果恐怕会很严重。

  回头看了一眼床上安睡的小静,秦乙做了个决定,走进卧室拉过被子给小静盖上,然后留下一张便签,便从衣柜里拿出一个背包背上,悄然出了家门,直接走进电梯上了楼顶。

  夜风呼啸中,秦乙在天台站定,扫了一眼四周,确定只有自己一人后,这才解下背包,从其中拿出红线香烛与一叠黄纸。

  用带来的矿泉水净手,焚香祷告,祭拜天地之后,秦乙双手夹着两张黄纸,默默念咒,片刻后双手齐动,只是片刻便折了两只纸鹤,以红线相连,然后猛地向空中一抛,两只纸鹤闪烁着微微灵光,陡然活了过来,翅膀扇动着,盘旋在他的头顶。

  “成功了!”

  秦乙嘴角上翘,抬手斩断红线,并指如剑,指着其中一只纸鹤,轻喝一声,“去!”

  那纸鹤振翅,化作一道黄色光线消失在夜空,而另一只一只盘旋在他的头顶,系在脖子上的红线指向夜空中的某个方向。

  秦乙不再等待,带着自己身边的纸鹤下楼,然后开车追了上去。

  有灵鹤指引,秦乙开着车在城市中穿梭,离开市区,前往增城区白水寨景区。

  “倒是挺会躲!”

  秦乙笑着摇头,这狐妖倒挺会挑地方,白水寨山清水秀,也算是广州周边比较著名的景点了,平时游人如织。

  清晰的感应到那藏在山中的妖息,秦乙背起背包下车,抬头看向山中,忽然头顶的纸鹤一阵颤动,然后灵光崩散,缓缓飘落在他脚边。

  见此情景,秦乙不由皱紧了眉头,俯身捡起脚边的纸鹤,骤然发现纸鹤的双翅之上竟然有焦黑的烧痕!

  看到那焦痕,秦乙神色变冷,他知道狐妖发现他了,当下也不压制自己的气息,右手用力一握,骨刺化作长剑,提剑在手,便朝着山中奔去。

  只是没走多远,秦乙忽然便发觉天地元气剧烈波动,显然是有修道之士在山中大战!

  “难道有人先我一步来收妖?!”

  秦乙惊讶于自己的猜测,同时心中也松了一口气,他见识过狐妖的厉害,虽然知道自己有克制的手段,但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此刻有人来帮手,不管他是什么目的,自己都可以借助对方的力量,联手降服狐妖!

  (g最:\新#章节上酷g匠网

  如是想着,秦乙加快了脚步,深怕去晚了,那人不敌狐妖,或者狐妖趁机逃走了。

  翻过一座山,秦乙便看到下方山谷里燃着一堆篝火,篝火边,一个道士打扮的年轻人正与小静缠斗,掌中一柄精钢宝剑寒光烁烁,挥舞间带起烈烈风声,剑锋所指,皆是小静的要害。

  只是秦乙看着二人打斗,心中很是怪异,因为那道士虽然神色正派,口口声声吼着妖孽受死,左手却一直不曾闲着,或抓或拍,始终不离小静那高耸的胸脯与光滑的大腿。

  小静化身狐妖与之搏斗,被其这种无赖的打法刺激的怒啸连连,一双狐尾舞动,连连抽向那青年道士。

  那道士怪叫一声,向后纵跃,挥剑逼开狐尾,冲着已经来到不远处的秦乙喊道:“此妖凶戾,道友来的正是时候,快些出手,相助贫道降服此妖!”

  说话的同时又欺身而进,与小静贴身缠斗,左手更是趁机揩油,脸上不时闪过陶醉的神色,与那正派神色相映成趣,怎么看怎么像个猥琐的登徒浪子。

  秦乙嗤笑一声,“道长似乎还有余力,在下实力浅薄,不敢上前添乱!”

  小静也发现了秦乙,惊恐的看了一眼秦乙手里的骨剑,长啸一声,攻势骤急,那道士一时不察,慌乱中胸口挨了一尾巴,登时横飞出去,落在地上摔了个嘴啃泥,爬起来后气急败坏的低吼,“奶奶个熊的!那小子你别在那看笑话了!还不快出手,这小娘皮在此地连夺三条人命,若此番再让她逃了,不知又要死几个人!”

  闻言,秦乙神色一冷,上前一步断去小静的退路,寒声道:“不知悔改!该杀!”

  话音未落,提剑扑了上去,前字诀脱口,速度骤然加快,骨剑之上更是腾起丝丝缕缕血色火焰,挥舞间,火莲绽放,映亮夜空。

  “朱雀斩妖剑!”

  青年道士惊叫一声,随即哈哈大笑,“原来小兄弟还是个高人,竟有此等传说中的绝世法器!这狐妖今日逃不了了!”

  说着话,从侧翼掠来,加入战团,与秦乙联手,对战狐妖。

  不过显然这青年道士修为要较之秦乙更高些,手中精钢长剑挥舞间隐带风雷之声,一出手便压制住了狐妖,每每出手,都抢得先机,逼的狐妖连连后退,怒啸不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