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这种情况并未持续多久,片刻后锁芯转动的细微咔嚓声响起,房门应声而开,门口,一个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的女子俏然而立,身上的衣服华贵,短裙诱人。

  换做以前,秦乙早就呼吸急促了,但就在他看到这女子时,他便确定了这女子并非人类,因为那股淡淡的妖息熏的他几乎快要吐出来。

  “阁下擅自闯入我家,意欲何为?”

  女子打量着秦乙,半晌后忽然一笑,风情万种,那股媚态,只要是男人都难免心旌摇曳。

  秦乙临字诀加身,倒是不受影响,冷笑道:“你就是小鹿那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吧,你甩了小鹿,缠上我朋友,我还想问你,你意欲何为?”

  “我们是真心相爱的,阁下不要误会,毕竟感情的事情,谁都说不清楚啊!”

  女子一反前态,露出一幅楚楚可怜的小女儿神态,向前走了几步。

  秦乙眼神一冷,双手紧握,骨刺骤然暴涨,化作森白骨剑,一股灼热的森然气息在房间之中腾起。

  女子刹那变了脸色,一双黑白分明的明眸变成了妖异的莹绿色,低啸一声,骤然后退,一双手更是指甲暴涨数寸,闪烁着幽幽荧光,似乎染有剧毒。

  “你缠上谁不好,偏偏缠上他,这我就不能原谅了!今日便送你上路!”

  秦乙冷哼一声,踏在茶几上跃起,当头一剑立斩而下。

  “就凭你!”

  狐妖轻笑一声,满不在乎的挥舞双爪迎了上去。

  别看狐妖瘦弱,一幅小女人模样,然而力气却大的惊人,双手一格,便挡住了秦乙那来势迅疾的一剑。

  一股大力顺着骨剑传来,震的秦乙虎口发麻,骨剑险些脱手,口中轻喝一声,者!

  虚空颤动,秦乙直觉一缕缕气息涌入身体,一股强大力量骤然在体内爆开,忍不住闷喝一声,挥剑横削。

  狐妖抬手间欲要故技重施震开长剑,却在双手与长剑接触的那一刹那骤然变了脸色!

  铮!

  骨剑震颤,一缕缕血色火苗升腾而起。

  狐妖欲避,可已经来不及,只得长啸一声,周身腾起妖雾,挥掌迎上去。

  咔嚓声伴随着狐妖的尖叫,十根锋利的指甲散落在地,妖雾升腾,整间屋子云遮雾罩,秦乙瞬间失去了狐妖的踪迹,当下横剑在胸,闭目感应。

  身后忽然风声大作!

  秦乙不曾回头,反手一剑向后挥去,却意外的一剑落空,于此同时,一条毛茸茸的尾巴缠上了他的脖子,猛地勒紧!

  “你竟能伤到我,今日我必杀你!”

  狐妖愤怒的声音在周围回荡,秦乙脸色涨红,反手剑想要斩断那即将勒死自己的狐尾,却不料刚一抬手,一条尾巴破风而来,瞬间缠在他的手腕上,令他动弹不得。

  情急之下,秦乙左手猛地抓住了狐妖缠在自己脖子上的尾巴。

  “啊!你竟然有妖祖的诅咒!”

  B%更…a新最快P上,}酷匠/x网/q

  狐妖惨叫一声,缠在他脖子上的尾巴如被火烫到一般瞬间缩了回去。

  秦乙死里逃生,连连后退两步,捂着剧痛的脖子,咳嗽不停,忽然注意到自己左手之上那青黑色的龙头纹身再度浮现,龙目圆睁,满是愤怒之色!

  可是他有一点不明白,当初那个恐怖存在诅咒自己时,曾说妖物只要见到自己必然会疯狂的报复自己,可为何狐妖会如此害怕这个咒印?

  想不明白,秦乙也不再去细究,除了骨剑,自己又多了一个克制狐妖的手段,心中高兴都来不及,当下不做他想,挥剑再度扑了上去,与狐妖缠斗,左手更是呈虎爪状,只要逮着机会,管他三七二十一,便朝着狐妖身上抓去,以至于掌心不时传来浑圆丰满的感觉,伴随着狐妖愤怒欲狂的咆哮声!

  “叫唤啥,你不是很牛叉吗?”

  秦乙冷笑,一剑逼的狐妖向自己左侧闪去,左手握拳倏然轰出,阴险的擂向其肋下,那个地方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他早有准备,存了偷袭的心,此刻突然出手,狐妖自然没能幸免。

  砰一声!

  狐妖惨叫一声,向后跳去,站定后目光愤恨的盯着秦乙,一双莹绿眸子里满是恨意,肋下衣衫破损,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上面有一个通红的拳印!

  一番剧斗,两人互有损伤,秦乙右手骨剑,左手咒印,倒是勉强占了上风,只是脖子好似被钢丝球搓过一般,血痕道道,右手腕更是血肉模糊一片。

  那狐妖的尾巴也不知是什么材料做的,毛发看似柔软,实则比钢丝还坚韧,只是被勒了一下,竟造成这样恐怖的伤害!

  手腕与脖子上的剧痛让秦乙心神不宁,勉强用临字诀镇定心神,眼珠子骨碌碌转,心里盘算着如何拿下眼前狐妖。

  喘息一阵,狐妖缓过了劲,再度扑了上来。

  秦乙凝神应对,时刻提防着那两条神出鬼没的钢丝球狐尾。

  而狐妖被秦乙左手的咒印震慑,两条狐尾倒是轻易不敢动用,只凭一双肉掌与之争锋。

  然而毕竟秦乙修行日浅,时间一久,便渐露颓势,九字真言也渐渐失去了作用。

  骤然间,狐妖一声长啸,其声凶戾,入耳如魔音穿脑,秦乙心神震荡,勉强维持的临字诀骤然失效,不由一阵失神。

  两条狐尾如毒蛇一般瞬息袭来,秦乙虽然看到了,但心神震荡,难以控制身体,只能硬挨一击。

  胸口一痛的瞬间,整个人仿佛被火车头撞了一般,横飞出去,若非有墙拦着,恐怕能从这十三楼飞出去!

  落地之时,秦乙浑身剧痛,骨头都似散了架一般,喉头腥甜,一口逆血便喷了出来。

  “我不会杀了你!我要慢慢折磨你,吸干你的精元,再把你炼制成妖傀!”

  狐妖漫步而来,神色狰狞,恍惚间,她的脸真的变成了一张狐狸脸,诡异而恐怖!

  秦乙挣扎着想要爬起,可却做不到,只能如一条死鱼般趴在地上,看着狐妖一步一步走近,不甘的闭上了眼,叹息一声,“这就要嗝屁了吗?老子刚找到喜欢的人啊!!”

  狐妖临近,一爪抓向秦乙顶心,新长出的指甲锋利异常,带着丝丝风声倏然落下,眼见秦乙的脑袋瓜子就要像西瓜一样被抓出几个窟窿,红白之物流个满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