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醒来,秦乙发现自己躺在小兰的宿舍里,浑身上下剧痛难当,仿佛被重型卡车撞了一般。

  看着桌上的水杯,他叫了一声,“有没有人啊!”

  然而等了半天也没有人理他,只得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挣扎着爬起来,伸手想要去拿水杯,却是手臂一软便重重的跌回床上,经此一震,不由得浑身骨头都仿佛要散架了一般,又是一阵剧痛,令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低声呻吟着。

  正此时,小兰推门进来,看到床上哀嚎的秦乙,急忙过来,开心的说道:“秦大哥,你终于醒了,怎么样,是不是哪里痛啊?”

  “我浑身都痛啊!”

  秦乙脸上青筋突突跳着,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然后转头看着小兰,问道:“白雪呢?”

  “雪姐姐和马叔去抓妖去了,你们失踪以后,城里连续出了几宗命案,后来发现是一只树妖做的,马叔他们去围捕,好多人都受伤了,幸好你们回来了,雪姐姐听说有树妖作乱,便主动说要帮忙,马叔就带她一起去了。”

  小兰解释着,看到秦乙的嘴唇干裂,便扶起他,在他背后垫了两个枕头,拿了水杯给他喂水。

  一连气喝了两大杯水,五脏六腑里那股烫呼呼的感觉才减轻了一些,秦乙长舒一口气,靠在枕头上,闭着眼睛仔细回忆,却是发现对于自己吞下妖玉后发生的事情没有任何印象,不由睁开眼苦恼的叹息一声。

  “秦大哥,你叹什么气啊?”

  小兰好奇的问道,秦乙摇头,不再说话。

  他一直知道自己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存在,但一直未曾在意过,或者说是下意识的不想去在意。

  但这件事之后,他知道,自己能活着回来,定然与住在自己身体里的那个存在有莫大关联。

  外面一阵喧闹,小兰兴奋道:“估计是雪姐姐和马叔他们回来了!我去看看!”

  说着话,放下水杯,便起身出门。

  秦乙动不了,便不再去关心,有白雪在,想必那什么树妖应该是跑不了的。

  很快,小兰又回来了,后面跟着白雪,只是换了一身装扮,下身穿着一件牛仔裤,上身穿着一件紧身的T恤,勾勒出她傲人的身段,配上那张清纯中略带丝丝妩媚的面孔,当真是令人心猿意马。

  “公子你醒了。”

  白雪在床边坐下,伸手抓住了秦乙的手腕,探了探脉搏后,说道:“脉搏沉稳有力,公子再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过来了。”

  “树妖抓住了?”

  秦乙看了一眼窗外,虽然看不到院子里的情形,但还是能听到外面的喧闹。

  《更新最:快8上j酷4$匠;网

  “抓到了,但也死了好几个普通人。”

  白雪叹息一声,眉宇间有一抹疲惫之色。

  秦乙闻言沉默下来,在之前就算知道世间有妖存在,但也觉得那些东西都会隐藏在暗处,不会随便出来,但今天才知道,那些东西时时刻刻都想杀回自己生活的世界。

  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凝重,但很快就被打破了,马武和陈友宁推门走了进来,看到靠坐在床头的秦乙,马武一张老脸笑的开了花,“唉哟,我的小秦兄弟,你终于醒了啊!我可真是担心死你了!”

  秦乙苦笑着点头,这老官油子,就算说着关心自己的话,自己也觉的有股阴谋的味道。

  陈友宁上前探了探他的脉搏,旋即松手,笑道:“没事就好!”

  秦乙看了二人一眼,说道:“两位,关于陈霞的事情,你们有什么话要说吗?”

  闻言,二人对视一眼,陈友宁干咳一声说道:“小秦呐,这个事儿呢可能会有些麻烦,你也知道,宁军的父亲是省里的老领导,虽然退下来了,但现任的这些都曾经是他的下属,所以事情很不好处理,不过你放心,他们只是想见陈霞一面,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不会把她怎么样的。”

  “见一面?”

  秦乙闻言面色冷了下来,看着二人冷笑道:“那要不要我让白雪把树妖给他们送过去见一面?”

  “额….这个…..”

  二人听到这话,不由的面面相觑,脸色变的有些难看。

  说实话,他们现在都清楚秦乙的手段,也知道秦乙身边这个唯秦乙马首是瞻的美丽女子是个什么角色,所以一见到秦乙生气,不由的都心里敲起了小鼓,真怕他一生气,让白雪放了树妖继续作乱。

  但身在官场,有些事情,还真不是他们能做主的,当下不由的苦笑连连,不知该如何劝说秦乙。

  秦乙也不开口,只是冷脸看着两只老狐狸。

  “两位,我家公子既然已经说了,那陈霞就绝不会交给你们,至于后面的事情你们怎么处理,是你们的事,而且树妖如今我也替你们抓住了,你们何不将树妖交给他们,有什么话,让他们去问树妖便是。”

  白雪淡淡的开口,两只老狐狸先是一愣,旋即嘴角挂起一抹古怪的笑意,看的秦乙不由的心里一颤,这两只老狐狸又不知道在寻思什么馊主意了。

  三天后,汉江河边的望江茶楼,秦乙懒洋洋的靠在藤椅中,白雪在一边手撑着下巴,百无聊赖的玩着自己的头发,偏头看着正对着河面发呆的秦乙,说道:“公子,接下来,咱们做什么?”

  “接下来?”

  秦乙沉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放下茶杯说道:“各回各家,这一趟回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得好好理一理,过两天我就回羊城了,陈霞那边还要拜托你多加照拂。”

  “公子放心,陈姑娘不会有事的。”

  白雪点头,旋即有些不舍的说道:“公子,其实您应该让我跟在您身边,这样也能保护您。”

  “呵呵,算了,我可不敢请你这么漂亮的保镖。”

  秦乙莞尔一笑,白雪腼腆的抿嘴一笑,道:“那何时才能再见到公子?”

  “放心吧,有空我会回来看你的。”

  秦乙笑笑,却掩饰不了自己笑容中的那一抹疲惫,回来这一趟,真的发生太多的事情,他的生活彻底乱套了,而他也很清楚,自己的生活恐怕从此都不会再如先前那般安逸与平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