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乙点头,深吸一口气,然后屏住呼吸,瞪圆了眼睛盯着山风来处,那里及腰深的荒草向两边倒去,一条水桶粗细,足有十二三米长的巨蟒,而最让他惊骇的是,这条巨蟒竟然长着三颗头颅,中间一颗是正常的蛇头,而另外两颗却是人类的头颅,只是有些畸形,青面獠牙,头颅硕大如斗。

  那巨蟒来到方才二人落脚之处,忽而人立而起,蛇头丝丝吐着猩红蛇信,另外两颗人类头颅转动着,两双碧绿竖瞳打量着周遭的情况,眸子中出现了人类的迷茫之色,半晌方才带着腥风游走。

  “没事了。”

  白雪轻吐一口气,看着那巨蟒消失在山林尽头,回头看到秦乙一张脸憋的通红,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公子,可以了,不用憋气了!它已经走了。”

  秦乙猛地吐出胸中浊气,呼呼喘着粗气,看着巨蟒消失的方向,后怕的说道:“那是什么东西啊?”

  “那是相柳的后代,十分强大。”

  白雪低声解释了一句,招呼秦乙再次上路。

  有了方才的遭遇,白雪更加小心,伸手从怀里摸出一枚圆圆的石片,右手食指泛起淡淡青辉,在上面轻点数下,一股无形的气息如龙卷风一般升腾起来,在二人身周旋转,将二人与周遭环境隔绝开来。

  “这是什么?”

  感觉着身周那道看不见的龙卷风,秦乙好奇的问道。

  “这是秦公留下的隐匿符,可以隔绝气息,并对妖物有一定的迷惑作用。”

  白雪简单的介绍了一下,随后道:“这符石顶多支持一个时辰,我们必须加快动作了!”

  “一个时辰?!那我们赶紧走吧!”

  秦乙一惊,白雪微微点头,二人再度上路,有了这隐匿符,赶路速度快了不少,一路上虽然遇到了几只外形恐怖的怪物,但都有惊无险的避了开去,没被发现行踪。

  在符石之上满布裂纹时,白雪领着秦乙终于来到封印地对面的山顶,只是看着下方山谷中的情形,二人不由的一阵头皮发麻。

  只见山谷之中密密麻麻爬满了各式各样的妖物,有些是兽形,还有些是半人形,更有一些根本连正常的形状都没有,如一滩烂泥,或根本就是一块巨石,但无一例外,它们都在互相厮杀,各种颜色的血液飞溅,洒满了整座山谷,汇聚成一条条溪流,流向山谷中央的一处石祭坛。

  “他们在做什么?怎么自己先打起来了?”

  秦乙有些奇怪,不明白这些妖物是怎么了。

  白雪却是皱紧了眉头,目光在一片混乱的山谷之中扫过,忽而瞪大了眼睛“这里怎么会有邪骨花?!”

  “什么邪骨花?”

  秦乙疑惑,白雪却是指着山谷中央那处石祭坛,“看那里,那里的那株花就是邪骨花!”

  顺着白雪手指看去,秦乙终于看到了石祭坛中央种着一株花,只是那株花整体灰扑扑的,但并未盛开,只是长了一个硕大如人头般的花骨朵。

  “他们在利用自身的精血催熟邪骨花,一旦邪骨花成熟的那一刻,这片天地间将被邪气充斥,秦公留下的封印会被彻底摧毁!到那时……”

  白雪的脸色变的如雪一般惨白,惊恐的说道:“绝不可以让邪骨花盛开,我们必须铲除那株邪骨花!”

  “怎么铲除?”

  秦乙苦笑,下面满坑满谷都是疯了的妖物,自己这俩人下去,别说去拔花了,恐怕还没走到祭坛前,就会被撕成碎片化作那株邪骨花的养料了!

  白雪不语,低头沉思,半晌抬头看着秦乙,说道:“公子,你信不信雪儿?”

  “相信。”

  秦乙不假思索的点头。

  “那好,雪儿有一个计划,只要公子配合,便有机会除去邪骨花!”

  “你有什么计划?”

  “声东击西,我来调走这些疯了的妖物,公子负责去山谷里铲除邪骨花!我们分头行动,公子得手之后,便尽快逃回那个小山坡。”

  白雪匆匆交代了计划,秦乙皱眉,一口回绝,“不行,这个计划太危险了!我们再想想,一定会有更好的计划!”

  他知道这个计划很危险,对于做诱饵的白雪来说很危险,一旦被群妖围困,她必死无疑。

  从那夜栈道相遇,对于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女妖,秦乙有种莫名的亲切与信任,或许是因为爷爷的缘故,又或许是因为其他的一些,总之,他不想这个心地善良的女妖精死在这个鬼地方!

  “公子,没时间了!他们互相厮杀,就是想要累积足够多的精血,用以催熟邪骨花!一旦邪骨花盛开,一切就都完了!”

  白雪急切的说道,从怀中摸出两枚石片,一枚递给秦乙,“这是开启妖窟门户的钥匙,你我各持其一,公子得手之后,不必等我,尽快回到那个小山坡,只需将石片斩开,便可打开门户离开这里!”

  值此危机边缘,秦乙知道没有别的办法了,迟疑一瞬后接过石片塞进兜里,看着白雪嘱咐道:“一定要小心!”

  “公子也要多加小心!”

  白雪点头,展颜一笑,旋即起身,足下轻点,人已掠出数丈之外,片刻后,山下响起一阵嘹亮的长啸,一股熟悉的气息爆发开来,席卷周遭数座山峰。

  谷中厮杀的妖物受惊,呆滞一瞬后后如洪流一般涌出山谷,朝着那长啸声传来的方向扑去。

  5酷*匠}网U:首发}{

  秦乙隐在树后,紧盯着逐渐离开山谷的妖群,待得它们被白雪引走后,便迅速溜下了山谷,顾不得落脚处满是五颜六色的血浆,朝着谷中央的石祭坛冲去。

  眼见就要冲到邪骨花前,秦乙甚至已经举起了手中骨剑,准备一剑将那邪骨花斩成两段,然而就在此时,异变突生,一头被破开胸膛,肚肠拖在地上的熊妖摇摇晃晃爬起,锋利的熊爪照着他的后脑拍了过去。

  脑后生风,秦乙在察觉的那一瞬迅速低头,熊掌擦着他的头皮而过,不及回身,反手将骨剑向身后刺去,一身低沉的咆哮伴随着骨剑破开皮肤刺穿血肉的嗤啦声响起。

  熊妖轰然倒地,秦乙这才回身,看着地上那体型巨大的熊妖,心中略有些后怕,伸手拔下刺穿熊妖心脏的骨剑,转身紧走几步,扬剑斩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