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小心的一个个拿出来,用一个小锦囊装好,捧在掌心,转身走到秦乙身前,递给他,“公子,这些妖玉经我炼去毒性,而今只剩纯净的元气,公子留着,日后修行一定用的上。”

  “我不要,你费力替他们驱除妖毒,这些东西既然对修行有益,你就自己收着吧!”

  秦乙摇头,一是他无功不受禄,毕竟驱除妖毒,都是雪儿一手包办,自己就是个看客,二来,他发现雪儿的眉宇间有一抹疲惫之态,心知她做着一切,并非真似她表现的那样轻松。

  “既如此,那雪儿与公子一人一半。”

  雪儿抿嘴一笑,又摸出一个锦囊,将妖玉一分为二,一份递给秦乙,另一份自己收着。

  秦乙迟疑一下,伸手接过,打开看了一下,发现有八颗,当下摸出一颗,递给雪儿,笑道:“我看你脸色很差,这一颗,你现在就吃了吧!”

  雪儿诧异的看着秦乙,迟疑着不肯接,秦乙催促道:“快拿去吃了吧!要是爷爷知道我使唤你做事,把你累成这样,不知道在下边怎么骂我呢!”

  “多谢公子!”

  雪儿眼睛亮晶晶的,接过妖玉张嘴吞下,席地盘膝而坐,浑身上下腾起一阵淡淡迷蒙白光,足足一个小时,方才渐渐敛去。

  光辉散尽,雪儿一跃而起,眉宇间的疲态早已烟消云散,冲秦乙甜甜一笑,“公子,我好了!”

  秦乙点头,笑道:“走吧,我们找个地方坐下聊聊,还有些事想问你呢!”

  白雪微微点头,跟着秦乙出了礼堂。

  刚一推门出来,便碰上在门口走来走去的小兰,小丫头不知在自言自语些什么,非常投入,秦乙叫了她一声,吓得她往后退了两步,看清是秦乙后,方才拍着胸口,长舒一口气,“秦大哥,你出来了,没事吧?”

  "'更~新X最a快`d上UP酷匠网S/

  “我没事,都是白雪功劳。”

  秦乙笑着将白雪介绍给小兰,小丫头好奇的打量着这个身材修长,容颜娇美的古装女子,小声的说道:“您好,我叫林兰。”

  “你好。”

  白雪微微颔首致意,打量着林兰,被林兰脖子上的项链吸引了注意力。

  秦乙摇了摇头,看来只要是女人,都喜欢亮晶晶的东西,干咳一声,道:“小兰,能去你宿舍吗?我有些话想跟白雪聊聊。”

  “啊?好啊!”

  林兰不知在想什么,闻言愣了一下,旋即连连点头,领着二人往宿舍楼那边走去。

  却是没走出多久,白雪却忽然顿住了脚步,惊呼一声,“不好!”

  秦乙闻言停下,回头看着白雪,疑惑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有妖物正在突破妖窟封印!”

  白雪语速极快的说了一句,然后看向秦乙道:“公子有什么话,容后再问,事情紧急,雪儿先行一步,公子恕罪!”

  说话间,浑身青光大盛,待得青光散尽,秦乙挪开挡在眼前的手掌,眼前空荡荡的,哪里还有雪儿的身影。

  林兰捂着嘴巴,指着青光消散的地方,尽量不让自己尖叫出来。

  半晌,方才讷讷说道:“她是神仙吗?”

  “不…应该不是…她应该也是妖,好妖。”

  秦乙随口说着,心里却在想着另一件事,一股不安的感觉隐隐在心头泛起,逐渐浓重。

  大巴山深处,秦忠明当年待过的林场,自他走后,一直没有找到适合的守林员,是以这里一直没有人驻守。

  时值炎夏,加上雨水丰沛,不过只是短短一周时间,那条进山的蜿蜒小道便被荒草淹没。

  今日,这片即将复归原始状态的森林,迎来了一位客人。

  山道上,一名僧人缓步而行,背上背着一个竹篓,手中竹杖随着脚步,轻轻敲打着身前淹没小径的荒草,惊走藏匿其中的蛇虫鼠蚁。

  僧人很年轻,顶多二十来岁,面皮白皙,头皮光溜溜的,烧着九个戒疤,活像麻将中的九筒。

  一路走来,僧人脸上挂着薄汗,但神色安然,没有一丝疲惫之色,眼神平和的看着前方的森林,继续行走着。

  只是随着他的前行,越靠近林场,他竹杖上绑着的那个琉璃瓶中的清水就变的越发浑浊。

  山道尽头,一排排简易的树篱随意的在林间纵横排列,围出一个不大的小院,只是一篱之隔,篱外篱内却如同两个世界,篱外生机勃勃,篱内却一片萧索,几株枯藤无力的趴在树篱上,被风一吹便软软的坠落在地上。

  林场的门口,僧人看着琉璃瓶中漆黑如墨的液体,一对卧蚕眉微蹙,平和的神色终于有所变化。

  片刻后僧人缓步踏进林场,走到林场中央的那巨大的磨盘前,解下背上的背篓放下,然后一跃而上,盘膝坐在磨盘上,手掐莲花印,嘴唇嗡动,低低的梵唱声便在小院之中回荡开来。

  天光暗淡下来,雨丝泼洒,梵唱声被呼啸的风声淹没,僧人盘坐磨盘上,青灰色的僧袍被雨打湿,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他一动不动,仿佛变成了一尊佛像,眉眼低垂,神色安详。

  轰隆的声响开始响起,自小院下方的山体之中发出,好像地震一般,小院的地面开始翻腾,好像湖水一般,不断拱起塌陷,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破土而出。

  树林中,那些随意排列的树篱开始发光,淡金色的光辉升腾起来,一股如狱的森严气息弥漫开来,闹腾的小院顿时安静下来。

  “居士好手段,这樊笼用的出神入化。”

  僧人轻声说了一句,忽而眉头微蹙,看着身前的地面,下一刻,轰然声中泥土四散,一只干枯如柴,生满黑毛的爪子猛然探出,狠狠拍向地面。

  地面应声塌陷,一道裂缝蔓延向那金光大作的树篱,咔嚓声中,一排树篱缓缓倒下,那金光大阵骤然暗淡。

  那股森然如狱的气息敛没一空的瞬间,院中的地面如开了锅的水一般沸腾开来,黑色的土层翻开,探出一只只奇形怪状的爪子。

  “阿弥陀佛!”

  僧人高宣一声佛号,身上骤然腾起一层佛光,金色的光辉升腾着,逐渐转化为圣洁的白色光辉。

  呜咽的山风骤然停歇,梵唱声大作,那些探出土层的爪子颤抖着,凄厉的嘶嚎声自土层下传出,如同百鬼哭号。

  僧人身子微颤,周身光辉一阵晃动,一缕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溢出,却是陡然加快了诵经的速度,渐渐的嘶嚎声平息下来,那些探出地面的怪异爪子也缩了回去,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只有坑坑洼洼的地面,似乎在述说着之前发生的一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