褒河桥头,秦乙等人下车,一个便衣侦查员靠了过来,摸出手机,递给马支队,看了一眼秦乙这个陌生面孔,轻声说道:“马队,我们已经确认她逃到了褒河,但暂时还未发现她的踪迹,已经安排人排查了。”

  马支队点了点头,将手机递给了秦乙,“小秦,你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手机上是一张侧脸照,只是发丝遮掩,看不大清,但秦乙还是第一时间确认了正是陈霞,点头道:“是她。”

  马支队接过手机,还给那个侦查员,语气严厉的说道:“把所有能动的人手都调过来,全撒出去,掘地三尺也要把她给我找出来!”

  “是!”

  那侦查员闻言身子一挺,却并未敬礼,转身就要去传达领导的指示。

  马支队却又忽然想到了什么,急道:“慢着,别忘了告诉他们,一旦发现目标,绝不可与其接触,及时通知我们!”

  那侦查员领命而去,秦乙面色平静,心中却十分焦急,双手把着栏杆,视线漫无目的的在河两岸来回梭巡。

  “秦大哥,给你水。”

  小兰递来一瓶冰水,秦乙接过,微微点头致谢,拧开瓶子喝了一口,一股冰冷直冲脑门,令他微微皱眉。

  “你很担心她?”

  小兰轻声问了一句,秦乙偏头看了她一眼,知道她口中的她指的是谁,略一沉默,没有否认的点了点头。

  “我能知道你们俩是什么关系吗?”

  小兰又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秦乙皱了皱眉,对于陈霞的感情,他一直很忌讳提起,再者,说起来比较可笑的是,他和陈霞除了是同学以外,再没有其他什么关系,充其量就是一个暗恋,一个被暗恋。

  “同学关系,如果深究的话,那就是当年我很喜欢她。”

  “那现在呢?”

  “现在…..也喜欢。”

  秦乙偏头皱眉看着小兰,心说这黄毛小丫头怎么在这个时候还这么八卦。

  小兰低头看着桥下的流水,轻声说道:“看来她对你真的很重要。”

  秦乙翻翻白眼,不再接话。

  “找到了,我们的侦查员在游客口中得知,她上了栈道,正往石门水库方向去,已经派人跟上了。”

  马支队凑过来说了一句,秦乙转身大踏步朝着桥南栈道入口行去,马支队和小兰还有陈友宁也跟了上来。

  其时已是下午五点半,红日西斜,游人都开始离开,对于他们几个逆行登上栈道的人,大多投来好奇的目光。

  秦乙心急陈霞的安危,无暇他顾,一路只顾闷头赶路。

  天色渐暗,栈道上四人疾步而行,马支队腰间的对讲机忽然响了起来,传来侦查员的声音,“马队,马队,目标在石门水库停了下来,站在水库边,不知要做什么!”

  “继续盯着她,不要上去接触,有什么异常随时报告!”

  “是……..啊!那是什么东西…..啊!……..”

  酷匠c网(Z首v发f

  一阵惊呼传来,随即对讲机沉寂下来。

  马支队变了脸色,抓着对讲机大吼,“喂!小李,快回答,出什么事了!”

  然而话筒里刺刺拉拉的响了一阵,却没有任何人回答。

  出事了!

  四人变了脸色,不约而同的加快脚步,马支队更是摸出手机开始呼叫支援。

  行不多时,石门水库已经出现在视线里,如同一头巨大的怪兽,趴伏在山间。

  而水库边有一道身影,站在一块山石上,一动不动。

  “是陈霞!”

  秦乙认出了那道熟悉的身影,虽然天色暗淡,看不清脸,但他很确定,那就是陈霞,心中一阵激动,便要上前。

  刚抬脚,手臂便被小兰抓住,秦乙回头,看着小兰冲自己摇头,“秦大哥,情况还不明确,你不要冲动!”

  秦乙皱眉,压下心中的冲动,回头看向面色灰败的马支队,见他举起右手里的一只对讲机,“这是小李的对讲机,刚才在拐弯的路边草丛里找到的!”

  显然,他是在告诉秦乙,已经有一个侦查员失踪了,很可能已经遇害了!

  秦乙心中一震,再回头看着那道月光下的身影,心中升起一丝寒意。

  骤然间,起风了,山风冷冽,让一路疾行满身大汗的四人忍不住觉得浑身发紧。

  而最诡异的是,清风拂面而来时,秦乙初觉凉爽,可下一秒,脑中一道微渺声音骤然响起,“秦家后辈,来我这里。”

  这声音极细微,但秦乙却听的很清晰,回头看向小兰三人,却发现三人目光呆滞,散乱无神。

  “不用担心,我暂时迷惑了他们,你来我这里,我有话和你说。”

  那声音再次响起,秦乙确信,自己不是幻听,是真的有人,或者有什么东西在和自己沟通,当下便轻声问道:“你是谁?”

  “你来,我告诉你。”

  “往前走一步,我接你进来。”

  那声音在脑中回荡,秦乙犹疑着,向前踏出一步,眼前骤然一暗,光影流转,下一秒,他站在一座巨大的洞窟之中,洞窟正中有一口青铜圆鼎,其内烈火熊熊,鼎旁站着一个女子,背对着他,身姿婀娜,着一身素白长裙,裙摆拖在地上,身周还有缕缕白雾流转,在火光映照下,仿佛一尊仙子,更显出尘意味。

  下意识的,秦乙握住了兜里的骨刺,虽然不知道骨刺如何才能变成那把威力超凡的骨剑,但只要握着,心里就不那么惊慌,壮着胆子问道:“你到底是谁?这里又是哪里?”

  “公子可以叫我白雪,这里是虎头山。”

  女子缓缓转身,秦乙心中一惊,不由暗叹,自己游戏风尘多年,也曾见过不少国色天香,但却是第一次见如这女子一般的绝色,眉如青黛,唇似朱砂,琼鼻小口,精致的五官,完美的搭配,只这一眼,便令他呼吸急促。

  “那日,在山中忽觉心中剧痛,便知故人离世,原打算出山去祭奠,却不料妖窟封印松动,职责在身,走脱不得,甚是惋惜,今日察觉故人气息,便引公子来此,公子莫怪。”

  名叫白雪的女子缓缓说着话,微微欠身行礼。

  秦乙挠了挠头,疑惑道:“莫非你也认识我爷爷?”

  “秦公独力镇守秦巴山脉,雪儿自当认识,且承惠甚多。”

  白雪展颜一笑,自有一股风情,伸手一引,“公子请坐,且容雪儿细说。”

  说罢,自顾走到一旁的石桌前坐下,“公子请!”执壶为秦乙倒茶。

  秦乙心知这一切诡异,此女子绝非常人,但也没多少恐惧,径直上前坐下,也想听听她到底要说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