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小秦,你怎么跑出来了?”

  马支队眼神古怪的看着秦乙,目光在他脚上顿了顿。

  小兰介绍道:“这就是我师父,省厅有名的陈友宁法医。”

  “虚名而已,在小友面前,不提也罢。”

  陈友宁呵然一笑,摆了摆手,而后看着秦乙道:“不知秦忠明老先生是小友什么人?”

  “他是我爷爷,您认识我爷爷?”

  秦乙有些疑惑的看着陈友宁,不明白,常年久居大巴山中的爷爷,怎么会认识这个省厅有名的法医专家!

  “哦,原来是秦老先生的孙儿,呵呵,咱们屋里说话吧!”

  陈友宁笑了起来,伸手一引,当先走进了房间。

  再度走进房间,就坐以后,陈友宁随即将竹简和骨刺递给了秦乙,“这两样东西归还小友。”

  秦乙接过,正准备道出心中疑惑,陈友宁抢先说道:“多年以前曾因一桩诡案与秦忠明老先生有过一面之缘,蒙老先生出手,才捡回一条命来,每每思及,总是心怀感激,盼望再见秦老先生一面,当面致谢,可却一直未能寻到老先生的仙踪,不知你爷爷他可还好,若有机会,可否领我去见老先生一面!”

  “见不了了,我爷爷已经过世了…..”

  秦乙摇了摇头,陈友宁面有惊色,扼腕长叹一声,“唉,终是缘悭一面…..当年恩情竟不能报…..”

  沉默一阵,陈友宁面色稍缓,看着秦乙道:“当年也曾见过秦老先生施展神通,没想到小友你竟继承了秦老先生衣钵,如此看来,这里的案子,还是要由你来解决。”

  “由我来解决?”

  秦乙一愣,陈友宁道:“这件案子非凡人所为,当然要由小友出手,老马他们只能从旁协助,要不然死的人还会更多。”

  “啊?!等会,等会!您别急着将责任推到我身上,我虽然继承了爷爷的衣钵,但我对于这些事还不是很精通,哪里有能耐解决这件事啊!”

  秦乙一张脸变成了苦瓜,这怎么没说几句话,这件案子就变成了压在自己肩上的担子了!

  陈友宁笑了笑,说道:“我知道小友身怀厉害神通,有你出手,这件案子一定可以圆满解决,你就不要推辞了。”

  “是啊,秦乙,尸检房的情况我也去看了,视频我也看了,那种情况真不是我们能对付的,所以只能靠你了,再说,你不是很担心陈霞的处境吗?不瞒你说,我们已经发现了她的行踪。”

  马支队开口游说,一张口,就直击秦乙的要害。

  秦乙再无拒绝的理由,瞥了一眼马支队,点头道:“好,我答应你们出手,但你们也要答应我,保证陈霞事后不会吃官司!”

  说完话,深深的看了一眼马支队和陈友宁。

  “这个,小友可以放心,我可以保证,如果确定陈小姐是因为那些存在胁迫才杀人的话,我可以保证她不会惹上什么法律上的麻烦。”

  陈友宁胸有成竹的说道,秦乙深吸一口气,点头道:“成交!”

  话音刚落,马支队腰间的手机就急促的响了起来,接了电话,马支队的脸色瞬间变了,匆匆说了几句,随即挂掉电话,抬头看着秦乙,说道:“陈霞有消息了,我们的人发现她出现在宗营镇,正在跟踪。”

  “让你们的人不要轻举妄动,我们这就过去。”

  陈友宁低声吩咐,马支队点头,随即起身出门去打电话了。

  秦乙站起身便要跟出去,却被小兰一把拉住,回头不耐道:“你干嘛?!”

  小兰笑道:“你要去,总得换双鞋吧!”

  秦乙低头,看着自己脚上粉红色的拖鞋,上面还有两个大大的草莓,不由老脸顿时一红,慌忙踢掉,从床下拉出自己的鞋子套上就急急奔出了门。一路上,跟踪的民警不断传回消息,陈霞一直在宗营镇徘徊,秦乙心中着急,几番催促马支队开快点。

  “小秦,你不用着急,我们很快就能到,她跑不了的,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她呢!”

  陈友宁低声安慰秦乙,却根本没起什么作用,因为秦乙紧张的双腿抖个不停,一双手更是不知放在何处,时而紧握在一起,时而用力抓着自己的膝盖。

  “秦大哥,你别担心了,既然发现她的踪迹,我们很快就能把她带回来。”

  小兰一只手轻轻按在秦乙的肩膀,低声说了几句。

  “希望如此吧!”

  秦乙回头看了她一眼,心里的不安却越来越盛,隐隐有种预感此行不会很顺利!

  果然,车刚到宗营镇地界,跟踪的侦查员就传回消息,陈霞又失踪了,在众目睽睽下走进一间小店,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酷@o匠1网r永N久@免z;费i看小Jl说

  听着对讲机里传来的急促声音,秦乙狠狠的一拳砸在面前的座椅背上,“艹!”

  “你们他妈的都是死人是不是!那么多人,连个女人都看不住!”

  马支队已然发火,连着两日,死了三个,失踪一个,压力本就快到临界点,此刻眼见有点眉目了,忽然关键的线索又消失了,着实让他很是恼火,不顾形象的破口大骂。

  陈友宁倒是很镇定,拍了马支队一下,“别发火了,这件案子本就非人为,出现这种情况也有情可原,现在关键是让他们马上加派人手,尽快找到陈霞的行踪,她一个女人,即便有些异常,料想也不可能不留蛛丝马迹就从那么多人眼皮子下溜走!”

  马支队似乎很信服这位省厅来的陈法医,闻言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开始部署搜索队进行搜索。

  果然,很快就有消息传回,侦查员们四处打探,逐渐确定了陈霞消失的方向。

  根据这些线索,马支队并未在宗营镇停留,直接开车赶往褒河水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