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主人从沉眠之中唤醒,却是来对付你这样脆弱的生命,实在无趣的很。”

  难听的,仿佛凿木般的声音在小屋中回荡,鱼莊老板向前迈步,无数树根碾压而来,似灵活的触手一般将面前的墙壁撕碎,碾灭了火圈。

  秦乙退后,倚着墙角将小兰护在身后,打量着越来越近,仿似一根根长矛般的树根,寻思着下一步的出路。

  嗖!一根树根倏然而来,笔直如矛,直刺向他的眉心,带着丝丝风声。

  秦乙不敢迟疑,伸手去捉,那树根却倏然变软,如灵蛇一般,又似长鞭,狠狠抽在他的手掌上,啪一声脆响,剧痛袭来的瞬间,秦乙迅速缩手,那树根也退了回去。

  “唔,还不错,你的血中蕴含着一股灵气,很可口的感觉!”

  鱼莊老板嘶声说了一句,幽绿的眸子盯着秦乙,灰败如土面上,满是戏谑的神色。

  秦乙右手垂于身侧,掌心皮开肉绽,血流如注,剧烈的疼痛让他脸上汗珠大颗大颗滚落,一双眼却眼神凶恶的盯着对面的存在,他知道,这鬼东西是在玩弄自己,心中不由火起。

  ~最a新uI章=节LM上☆b酷::匠网…p

  下一秒,大腿一阵灼痛,他闷哼一声,下意识的去掏裤兜中发烫的那个物事,却是那枚骨刺,触手温热,在他掏出来的那一瞬间,骨刺在他手心暴涨开来,化作一柄森白骨剑,剑身扁平,满布丝丝缕缕血红的纹络!

  骨剑一出现,那鱼莊老板先是一阵错愕,而后骤然一声长啸,万千树根便如一股黑潮般汹涌而下,“这鬼东西怎么会在你的身上!”

  万千树根如长矛,闪烁着黑芒攒刺而来,骤然间,秦乙直觉胸中一股灼热的气息炸开,脑中嗡鸣一声,眼前光焰浮动,幻化出一道身影,在千军万马之中左冲右突,一柄长剑劈斩回旋,所过之处,鲜血飞洒。

  “这是谁?”

  秦乙意识一阵模糊,不知道自己正在模仿那道身影的动作,挥动掌中骨剑,斩断四面八方攒刺而来的黑色树根。

  不知过去多久,眼前光焰渐渐消散,那道身影亦幻灭,秦乙意识恢复清晰,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双渐渐变的灰败的碧绿瞳孔,还有一张满布错愕的面孔。

  低头,掌中骨剑已然穿过鱼莊老板的胸膛,剑身之上浮动缕缕血红火焰,一点一点蔓延开来,直至遍布鱼莊老板的身体。

  “这是怎么回事?!”

  秦乙愣愣的看着鱼莊老板的尸体像炭块一般在自己眼前被一缕缕微弱的火焰烧成飞灰,脑中一阵晕沉,双腿一软,便瘫倒在地,受伤的右手再也无力抓住骨剑,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秦乙!秦乙!你没事吧!”

  小兰上前,将他搀住,却无力将他扶起,只能随着他跌坐在一堆飞灰之中,让他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怎么叫也叫不醒。

  秦乙陷入了昏迷之中,之前进入那一种奇异的状态,令他精神透支严重,此刻松懈下来,大脑的自主保护功能,令他在第一时间陷入了昏迷。

  再次醒来,秦乙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小房间里,墙壁上的空调呼呼作响,喷涌着冷空气。

  那嗡嗡的声音落进耳中,犹如一辆火车从他耳边驶过,轰隆声震的他头脑发胀似要裂开,而那冰冷的空气吹在他的手臂上,竟是如同一道道冰刃切割而过,令他浑身难受。

  吱呀,房门开启,小兰走了进来,看到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的秦乙,不由惊喜道:“秦乙,你醒了啊!”

  却是又注意到他的状态不太对头,便急忙上前,担心的问道:“你不舒服吗?怎么抖成这样?”

  “好冷….好吵….快把空调关掉…..”

  秦乙忍着脑中胀痛,从紧咬的牙关里艰难的挤出几个字。

  小兰面有疑惑,但还是迅速关掉了空调。

  没有冷风如刀,没有风声如雷,秦乙长舒一口气,苍白的面孔上浮现一抹正常的血色,嘶道:“我昏过去多久了?”

  “没多久,只是一个十几个小时而已。”

  小兰轻声说了一句,迟疑着问道:“秦乙,你昨天晚上做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昨晚的事?”

  秦乙沉吟,闭目回忆,眉头渐渐皱起,脑中浮起一些残碎的画面,只是那些画面他却感觉很陌生,虽然画面的主角是他,但从视角来看,似乎是另一双眼睛记录下了这些画面,然后塞到他的脑子里。

  画面中,自己挥舞骨剑,在鱼莊老板的万千树根之中腾挪劈斩,骨剑所过,火光闪耀,那些坚硬如铁枪般的树根应声而断,火光一闪,便化作飞灰。

  最后自己惊天一跃,一剑刺进鱼莊老板的胸膛,而后鱼莊老板便在骨剑之下化作飞灰。

  秦乙觉得很诡异,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自己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身手了!

  “秦乙,我不知道你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诡异,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所以今天一早我师父到了以后,我就把事情告诉了我师父……”

  小兰有些为难的说道,看到秦乙没反应,又急忙补充道:“不过我跟师父说了,事情就他知道,不要泄露出去的,至于那具毁掉的尸体,我师父也答应由他来搞定。”

  秦乙摇头,哼道:“这些都是小事,空口无凭,你师父不一定会相信你的话,没把你当疯子送进精神病院已经是不杀之恩了!”

  “恩,那个….那个你忘了关掉DV机,DV拍下了昨晚发生在尸检室的事情,还有,你那根可以变成剑的骨刺和那卷竹简还在我师父手里….”

  “什么?!你闹什么鬼!还不赶紧把东西给我拿回来!”

  秦乙尖叫一声,一个跟斗翻起来,吓的小兰慌忙起身退到一边,连连摆手道:“你别急!你别急!我这就去跟师父把东西给你要回来!”

  说着话,便转身要出去,秦乙又叫住她,“对了!把那什么破DV里的视频也给删了!我不想被抓起来切片研究!”

  “好,好!我这就去办!”

  小兰如小鸡啄米般点头,慌忙出门。

  秦乙坐在床上,心里越想越不对,片刻后跳下床,套上床边的一双女式拖鞋便冲出了门去。

  刚一出门,迎面碰上三个人,定睛一看,却是两个老熟人,小兰和马支队,另外还有个陌生的老头,头发花白,一张国字脸,满面红光,颇有几分正气之感,像那个著名演员,唐国强。

  而这都被秦乙忽略了,因为他注意的是“唐国强”手里,正抓着一卷竹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