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去看看!”

  小兰壮着胆子说道,却掩饰不了自己嘴脸发白,眼神里的惊慌。

  秦乙眉头紧皱,下意识的抓起桌边的扫把,推门走了出去,小心翼翼的靠近冷柜,越是靠近,那种啪啦啪啦的声响就听的越清晰。

  “什么情况!”

  忽然之间,秦乙停下了脚步,紧盯着几步之外的冷柜,肉眼可见,冷柜的金属柜门正在逐渐向外凸起,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正在往外突破!

  话音未落,嘭一声,冷柜柜门砰然变形崩开,一根根黑色的树根蔓延出来,沿着冷柜壁垂落在地上,如蛇一般向着二人蔓延而来。

  “啊!这是什么东西!”

  小兰尖叫一声,转身就跑,秦乙也吓了一跳,扔了扫把,转身朝着门口跑去。

  看,¤正《版*@章:节●M上{}酷Z匠5网u

  不知是被吓傻了还是慌不择路,小兰竟然跑进了自己先前换衣服的小房间,秦乙只得跟了进去,嘭一声关紧了门,然后冲惊慌失措的小兰吼道,“还愣着作甚,快来帮我把办公桌推过来,堵住门口!”

  小兰回神,慌忙上前,两人合力将办公桌推到门口,将房门顶住。

  此刻,小房间的玻璃上已经爬满了婴儿手腕粗细的树根,越聚越多,很快便遮挡了两人的视线!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小兰紧抓着秦乙的手臂,躲在他身后,看着外面的诡异情形,颤声问道。

  秦乙脸色有些发白,皱眉说道:“如果竹简上记载是真的的话,这应该就是树妖,一种草木成精的妖物!”

  “真的有这些东西吗?!”

  小兰迟疑的问了一句,秦乙回头白了她一眼,“自己有眼看着,难不成我们俩同时出现了幻觉?!”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挖苦我!”

  小兰嗔怪的推了他一下,苦着脸说道:“你快想办法,我们逃出去啊!”

  下意识的,小兰竟觉得秦乙会有办法让自己二人逃出去。

  “用火!只要有火,咱们就能逃出去!”

  秦乙皱眉说道,一摸衣兜,脸色骤然变的难看,兜里除了那根骨刺以外,竟然没有打火机!

  竹简中的介绍他只是大概看了一下,但也记住了一些,对付窗外这种草木成精的妖物,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用火,可是自己今天走的时候忘了带打火机,此刻情急之中,方才想起,不由很是郁闷,恨不得抽自己俩大嘴巴子,平时自己可都是烟火不离身的,怎么偏偏就在今天竟然忘带了啊!

  “火?!”

  小兰愣了一下,旋即像是想起了什么,兴奋道:“有!有!我这里有火!”

  说着话,转身去屋角的柜子里一阵翻腾,抱出来四五个酒精灯,还有一个电子点火器,“这些够不够用!?”

  “好东西!够用!够用!”

  秦乙一阵兴奋,上前接过点火器,正准备将那些酒精灯点燃,却听窗玻璃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咯吱声,然后裂纹骤现,嘭一声,那面正对实验室里的大块玻璃骤然破碎,无数树根蜂拥而来。

  “啊!”

  小兰尖叫一声,向着屋角躲去。

  秦乙不敢耽搁,点燃一只酒精灯,一扬手狠狠砸了过去。

  酒精灯砸在那些树根之上,灯体破碎,酒精四溅,鲜红的火苗瞬间蔓延开来,那些树根扭动着,退出了窗口。

  秦乙手提一只酒精灯,站在小兰身前,看着窗外那些树根如同章鱼触手般互相缠绕纠结,以此来熄灭火势,不由脸色变的难看。

  这些东西能这样来灭火,显然具有很高的智商!

  不过好在这些东西似乎在惧怕秦乙手里的酒精灯,吃过一次亏后,都退了回去,不再冒然上前,只是隐隐围着小房间,不让二人有机会逃走。

  “现在怎么办?”

  小兰从身后探出头来,看着外面那些翻滚的树根,脸色煞白的问道。

  秦乙看了看手头的几个酒精灯,眉头一挑道:“咱们只能硬冲出去了!”

  说话,扬手将一只酒精灯丢向尸检房的大门方向,想要以此逼退那边的树根,自己好带着小兰冲出去。

  酒精灯从小房间里飞了出来,那些树根开始如蠕虫般扭动后退。

  啪!

  酒精灯落在地面上,火势蔓延开来。

  秦乙看在眼中,抓住机会,带着小兰刚冲出小房间,却是看到那些树根一阵扭动,然后像潮水一般涌了上去,瞬间压灭了地上的火焰!

  “不好!这些东西怎么这么聪明!”

  秦乙脸有苦涩,生生停下了脚步,一发狠,又抓起两只酒精灯点燃丢了过去,然而那些树根却宛如有灵智一般,他只要一丢酒精灯,那些树根就退去,待得酒精灯落地的刹那便汹涌而上,火势还未起,便被扑灭了。

  这样来回两次,秦乙手里的酒精灯便只剩下两只,再也不敢随便浪费了,只得退回小房间,也不管那些资料有用没用,抓了过来沿着屋子的墙壁点燃,防止那些树根入侵。

  “现在怎么办?我们不会死在这里吧!我不想变成尸体,躺在那冰冷的台子上给老头子当尸检对象啊!”

  小兰哇哇怪叫着,精致小脸因为害怕而皱成一团,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古灵精怪。

  “别叫了!就算是死,也是我先死!”

  秦乙苦笑着安慰小兰,一边抓起一叠文件丢进火堆中,却不料自己的话让小兰更加害怕了。

  “嗬嗬,嗬嗬!”

  一阵仿佛重感冒病人呼吸的声音在小房间里回荡开来。

  秦乙募然抬头,看着屋外层层叠叠的树根翻涌着向两边分开,露出一道幽黑的通道,一道身影用一种诡异的步伐缓缓行来。

  “那又是什么东西啊!”

  小兰都快吓哭了,紧抓着秦乙的手不放。

  “正主出来了。”

  秦乙低声说了一句,忽然感觉到左臂腕间一阵冰冷刺痛,低头一看,不知何时,那青紫色的龙头又浮现出来了,龙眼之中满是冰冷的嘲讽与戏谑神色。

  说话间,那道身影已经走到了小屋前,整个身体暴露在灯光之下,让屋中的二人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死去的鱼莊老板,只是此刻的他却十分诡异,浑身被细细的树根缠绕着,活像穿了一套树根盔甲,却露着一个脑袋在外面,双瞳莹绿,面色灰败,隔着火焰看着两人,缓缓开口,“就是你啊。”

  “你到底是谁?”

  秦乙站起身,隔着火焰仔细打量着对面的存在,这是他第一次在现实世界印证竹简中所记载的内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