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乙咂巴着嘴,第一次仔细审视这个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几岁的女法医。

  从饭店出来,上了车,小兰问道:“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拿衣服呗!”

  “还真住实验室啊!”

  “你以为我跟你说笑呢!”

  秦乙苦笑,招来小兰一顿嗤笑,然后耷拉着脑袋指路。

  回到家,一进门就看到二叔正在客厅里打包行李,秦乙愣了一下,“二叔,你这是要干嘛?”

  “部队有紧急任务,召我回去。”

  二叔头也不抬的说道,麻利的将行军包装好,这才抬头,看到跟在秦乙身后的小兰,愣了一下,说道:“这位是?”

  “哦,她是我朋友。”

  秦乙说了一句,小兰主动自我介绍,“二叔好,我叫林兰。”

  “哦,你好。”

  秦正良笑着点头,冲秦乙眨了眨眼,而后从脖子上解下一块白玉牌子,上面刻着些藏文,古色古香,塞给秦乙,道:“这块玉牌是我在西藏执行任务时,一个西藏老喇嘛给我的,你戴着,千万不要弄丢了!”

  “恩。”

  秦乙点头,二叔背起行军包,笑道:“我走了,已经给你爸妈打过招呼了,有机会二叔再回来看你,或者你去西藏看二叔也行!”

  “二叔,我送你!”

  d酷匠"网@正;B版《%首O发

  秦乙急忙说道,小兰也点头道:“是啊!车就在楼下,我们送您去火车站!”

  二叔也没推辞,秦乙就急忙进屋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胡乱塞进包里,临走看到桌上的竹简和箱子里的几件物事,鬼使神差的就把竹简和兽骨塞进了背包里。

  三人下楼上车,直奔火车站,到站后,秦乙去给二叔买去西安的火车票,再回来时,却看到小兰不在,闲聊几句后,就见小兰拎着一袋零食和水果小跑着回来,塞给二叔,“二叔,这给你路上吃。”

  二叔也没推辞,直接收下,小兰却悄悄冲秦乙眨眨眼,低笑道:“你欠我一百块!”

  秦乙翻翻白眼,又跟二叔说了几句,二叔便催他们走,自己走进了候车室。

  看着二叔走进候车室,秦乙站在原地良久,直到小兰推了他一下,这才反应过来,二人一同离去,赶往小兰的实验室。

  刑警队后院,一座很大的仓库,外表看上去有些破烂,但等到秦乙跟着小兰走进去时,才发现,这仓库里大有乾坤,竟是设施齐备的鉴证科,里边还有十几号人正在忙碌着,看到小兰回来,都纷纷起身打招呼,好奇的打量着秦乙。

  “跟我来!”

  小兰打了个响指,领着秦乙直朝仓库最里面走去,越往里走,光线越暗,穿过一道门后,便是一个巨大的停尸房了,空气里寒气浮动,让秦乙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而宁军的尸体就摆在一个金属的槽台之上,背上的鳞片头像在灯光下闪烁着诡异的光泽。

  “换衣服,我要解剖尸体!”

  小兰说了一句,径直走到门口的一间小屋子里,麻利的换上白大褂,带好护具之后,便自去准备解剖器械了。

  秦乙打量着这间小屋,发现这里并没有床,知道这黄毛丫头之前其实是在诈唬自己,再怎么地,也不可能在这里陪着尸体过夜啊!

  笑着摇摇头,秦乙麻溜的换上一套白大褂,戴好护目镜和橡胶手套后,走了出去。

  刚一出来,就听小兰喊道:“快过来吧!争取今晚处理完这具尸体,明早就能出报告了!”

  秦乙也不迟疑,快步上前,说实话,他是真希望能尽快找到陈霞。

  小兰递给他一个DV机,说道:“等一下我开始解剖,你要记录下我说的每一句话,以及解剖的所有过程!”

  “好,没问题!”

  秦乙点头,接过DV机,开机以后,打了个OK的手势。

  小兰抓着一把手术刀,说道:“尸体外表无致命外伤,也没有溺水的任何特征,但却反常的出现巨人观,皮肤高度角质化,背部生长出鳞片,暂未查出原因。”

  细微的切割声中,小兰切开了尸体的喉咙,仔细观察后抬头冲秦乙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将镜头拉近,“死者咽喉软骨由内而外撕裂,似乎被逼迫吞食了某些硬物,这一点在检查死者口腔时有瘀伤可以佐证!”

  很奇怪,一开始时秦乙还有些紧张和害怕,但一边拍摄,一边听小兰解释,他反倒平静了下来,而且主动观察小兰指出的可疑部位。

  骨锯的嗤啦声中,小兰已经切开了死者的胸腔,却是两人同时轻咦一声,“咦?这又是什么鬼?”

  “木乃伊吗?”

  秦乙惊讶的将实现从DV屏幕上移出来,看着尸体胸腔里的诡异情形,眉头紧皱。

  死者的胸腔中,除却一颗心脏依旧鲜红以外,其他的脏器尽皆萎缩,脱水,变成了黑色的干巴巴的物质,紧紧贴在胸腔壁上。

  小兰抬头,示意秦乙给个特写,然后手指轻轻按了按尸体胸腔里的黑色物质,“除过心脏,其他脏器尽皆脱水,少部分已经完全碳化,原因暂时不明,待提取样本化验。”

  说着话,小兰将手指移到了那颗怪异的心脏上,秦乙也随即将镜头拉了过去。

  “心脏略有肿大,心肌纤维富有弹性,未表现出脱水情况。”

  小兰小心的用手指按了按那颗心脏,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那心脏竟然缓缓颤动起来。

  秦乙惊叫一声,一把抓着小兰向后退了两步,生怕宁军的尸体会在下一刻坐起来,因为跳动的心脏让他下意识的觉得这个人还活着!

  小兰挣脱他的手,上前仔细观察那颗心脏,发现心脏缓缓跳动一会后就自己停了下来,当下回头看着秦乙,“刚才的都拍下来没有?”

  “恩,拍下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秦乙点头,忍不住问了一句,小兰从托盘中捡起一把手术刀,说道:“等我把它摘下来切开看看,就知道了!”

  说着话,动手流利的将心脏摘了下来,放在秦乙递给她的托盘里,然后转身放在身后的手术台上,打开无影灯,开始小心的切开心脏。

  秦乙将镜头聚焦在手术刀与心脏接触的部位,却看到小兰一刀切下去,心脏里竟流出了一缕清水,带着些微绿色杂质的清水,更诡异的是心脏竟然开始缓缓搏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