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冰冷的眼神秦乙似乎在哪里看过,但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最近一阵发生的事情都太离奇,搞得他记忆都有些混乱了。

  正当秦乙出神时,鱼莊师父已经开始动手了,手中剔骨尖刀起落,那草鱼挣扎中,一片片薄厚均匀的鲜红鱼肉被片下来,坠入汤锅,滚了一滚,便散发出阵阵诱人香味。

  “快尝尝吧!味道很鲜美,应该不会比你记忆中的差!”

  陈霞为他夹了一片鱼肉放在碗里,催促他尝尝,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或许是因为这种吃法太过残忍,秦乙有些不忍下口,但毕竟是她夹给自己的,只能硬着头皮夹起来往口中送去。

  鱼肉入口,没有意料之中的鲜香麻辣,只有一股浓郁的血腥气直冲脑门,秦乙觉得自己仿佛被人一棍当头打中,脑袋一阵发晕,险些就吐出来,但还是强忍着咽了下去,却再也不敢去吃了,只是应付着,夹了些锅底中的香菜之类的吃了些,但却怎么也冲不去满嘴的血腥味。

  反观陈霞,她却吃得很开心,略微涂了口红的粉嫩红唇开合间,吞下一片片微白的鱼肉。

  y…酷匠j“网u!永nD久{免M费看小k说j

  秦乙心中无来由的一阵冰寒,在这一刹那,他感觉到眼前的一切猛地一震,然后一切都变慢了,他看到了陈霞盯着锅中鱼肉时眼中的贪婪之色,仿佛她真的很饥饿,看到了鱼莊师父一刀刀切下鱼肉时脸上竟然会有莫名的快意之色!

  “这是怎么回事!”

  秦乙再也坐不住了,那仿佛被放慢了播放速度的画面实在太过诡异,不敢再待下去,一把抓住陈霞的手,拿掉筷子,拽着她就往鱼莊外跑去。

  “秦乙,你怎么了?吃得好好的,怎么忽然要走?”

  陈霞大叫着,恋恋不舍的回头去看那锅鱼。

  “回来啊!这鱼很好吃的!回来啊!”

  鱼莊师父低声呼唤着,一脸诡异笑容,冲她招手,手中的剔骨尖刀明晃晃的,让秦乙心寒,摸出钱包抽出几张百元大钞丢在近前的一张桌上,然后不顾一切的拖着陈霞出了鱼莊。

  一直到出了鱼莊,一阵清凉河风迎面而来,眼前的一切又恢复了正常,陈霞正一脸奇怪的看着他,“秦乙,你刚刚怎么了?不是吃的好好的吗?怎么突然疯了一样拽着我就跑?”

  秦乙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鱼莊,看到那个片鱼师傅站在帘后看着自己,心里打了个突,回头看着陈霞,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只是有些不舒服,头有些晕,想出来透透气。”

  “哦?你没事吧?是不是又发烧了!”

  陈霞听闻,有些紧张的摸了摸他的额头,又在自己额头上试了一下,点头道:“是有些烫,走,我们现在就回医院。”

  说罢,便也不再追问他突然逃跑的事情,转身去开车了。

  秦乙看着她朝停车场走去,回头想再看看那个鱼莊,却忽然注意到陈霞身上似乎在往下掉什么东西,但仔细看却没发现什么,他摇了摇头,回头看向鱼莊时,那片鱼师父已经不见了,只有黑洞洞的门口,让我后背发寒。

  很快,陈霞开车回来,催秦乙上车,赶回医院。

  秦乙钻进车子,再次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鱼莊,却不知道很快他将再次回到这里,追查一个人的死亡,一个人的失踪。

  回到医院,医生再次为秦乙做了全身检查,发现他只是有些低烧,结合之前的情况,便要求他暂时留院观察,陈霞在陪他聊了一会后,就回家了。

  秦乙站在病房窗前,看着她走出医院大门,心里有些隐隐的烦躁与不安,总觉得哪里有问题。

  这一夜,秦乙睡得并不安稳,不断梦到那条鱼的翻白双眼和之前那双血红的眼睛,在他眼前重合,死死盯着他,将他从梦魇之中惊醒。

  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已是黎明时分,天色蒙蒙亮,秦乙刚想起床洗漱一下出去跑一圈,就在这时有人推门进来,是两个人民警察。

  为首的是个中年男人,大概四十多岁,个头不高,肥肥胖胖的,打眼一瞧,有些像冬瓜,而在他身后跟着一个瘦高瘦高的小年轻,估计刚从警校毕业没多久,脸上的青春美丽疙瘩痘都还没消。

  这样的高低柜组合,忒有些幽默效果,只是秦乙却没有心思去研究这些,只是从病床上下来,皱眉问道:“你们是…..”

  “请问,你是秦乙秦先生吗?”

  胖警察笑眯眯的问道,见秦乙点头,便向他伸出一只手,“鄙人马武,市刑警队副支队长,这么早来打扰你,实在不好意思,不过案情紧急,我们也没办法,希望秦先生配合。”

  一听他的身份,秦乙心头一寒,强压下心中的恐惧,招呼二人坐下,自己则是坐回病床上。

  马支队坐下,开门见山的说道:“请问你和陈霞小姐是什么关系?”

  “陈霞出了什么事?怎么会劳动你们刑警队!”

  秦乙心里一突,急忙追问,马支队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先别激动,先回答我的问题。”

  “朋友关系。”

  秦乙努力平复了心情,尽量让自己不去胡思乱想。

  瘦高警察低头做着笔记,马支队继续问道:“那你昨天和陈小姐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可否详细的说一说?”

  秦乙略一思索,然后仔细的讲述了我们昨天所做的所有事情,尽量做到事无巨细,只是有一件事他隐瞒了,因为他不确定那是幻觉还是其他什么,又或者是他下意识觉得那件事情有些匪夷所思,反正他是隐瞒了。

  马支队仔细的听着,不时打断秦乙,问秦乙有没有遇见什么特别的人或事。

  秦乙摇头,将鱼莊的事情基本略去,只说自己当时有些发烧,就赶回了医院。

  马支队听完秦乙的叙述,又问了他昨晚是否有离开过医院,在得到秦乙肯定的答案后,马支队起身和秦乙告别,塞给他一张名片,“感谢秦先生的帮助,如果你再想起什么特别的事情,请及时联系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