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木箱古旧,散发着沧桑的气息,箱盖翻开,露出其中装着的几件物事,一卷竹简,一根金色的尾羽,一枚骨刺,还有一只灰扑扑的陶碗,散发着一股土腥气。

  秦乙摊开竹简,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蝇头小楷。

  “夫妖者,钟天地之灵秀,或草木,或金石,或飞禽走兽,皆可开灵智,通人性,餐霞饮露,吸纳日精月华,久而久之褪去本体,化人形;然人有善恶,妖亦之,善者,流连山水,侍弄草木,修炼己身,承天命,证大道,福泽一方;恶者,吸魂夺魄,窃人寿元,堕入魔道,为害人间。

  先秦时,妖星降世,打开仙古之门,释放上古众妖祸乱人间,秦皇命丞相李斯寻各方得道之士,组猎妖军,后桑海一战,妖星灭亡,猎妖军众修士以血肉之躯封印仙古之门,从此消失于世间。

  后南宋时,仙古之门松动,有妖龙逃出,祸乱人间,有道之士杀之,得道书一卷,诸方得道之士精研道书,重组猎妖军,执掌道书者,称为封妖师,号令猎妖军,猎天下众妖,守万民。”

  开篇聊聊数百字,秦乙却读的极为艰难,因为这竹简上所说的,颠覆了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两指揉着眉心,秦乙继续看了下去,只是接下来的记载却让他看得云里雾里,之乎者也,让人读不明白,但好在当年也是小一号的学霸,虽然古文艰涩,他倒也将其中的意思大致弄明白了,都是些记述如何修行,如何封妖的法门。

  姑且称之为法门吧,因为他不确定那些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但他的世界观被书中所载颠覆了。

  夜深了,秦乙也趴在桌上睡了过去,手里仍旧抓着那卷竹简。

  这一夜,罕见的没有做梦,然而凌晨三点多时,秦乙忽然醒了过来,直觉体内升腾一股炽热,仿佛身体里有一座火山口,忽然就喷发了一般。

  那种灼痛是先前的数倍,骤然袭来,秦乙忍不住惨叫一声,从凳子上翻了下去,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热,很热,非常热,秦乙张开嘴嘶吼,几乎可以看见自己嘴里冲出的蒸气,在这温暖的天气里,仿佛体内那种热力可以烧毁一切,烧毁他的身体和灵魂。

  除却工作,整日流连花丛,秦乙的意志并不是多么坚强,仅仅只是片刻,他就崩溃了,口中大叫,“二叔!快来救我!快!一刀杀了我吧!!”

  然而诡异的是二叔竟然没有动静,秦乙意识到有问题,想爬起来去开门求救,可却无法指挥身体,仿佛那股突然爆发的热力已经将他的神经中枢烧毁。

  只能那样直挺挺的躺在地上,不断哀嚎着,感觉着体内那股不断攀升的热力,仿佛下一刻就会将他烧得连渣都不剩了。

  意识在不断的模糊,那种模糊并非是昏迷时眼前一下子就黑了那种情况,而是意识在不断下坠,坠入一个深渊,视线内的屋顶夜灯在不断变小,变暗,最终只剩下一个光点。

  秦乙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黑暗封闭的空间,头顶只有一点亮光如星,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恐惧如蛇一般吞噬着他。

  在那黑暗之中,秦乙没有方向感与存在感,似乎自己剩下的只有一双眼睛一样,看过去时,黑暗之中出现一双血红的眸子,紧紧盯着他,还有阵阵沉重的呼吸声,如潮涨潮落一般,轰隆作响。

  “我讨厌的封妖气息,又是你们,待我度化冥凰,一定率大军重回人间,荡平人间界!”

  如同炸雷一般的声音响起,秦乙惊恐不安,忽然身前出现一团紫色的光团,滴溜溜旋转。

  紫色光团一出现,方才那道声音再次响起,语气中充满了愤怒,“该死的!又是这一招,封妖一脉,你们太卑鄙了!”

  紫色光团越转越快,形成了一个紫色的漩涡,黑暗之中溢出一缕缕的黑色雾丝,被吸进漩涡之中不断消磨着。

  “不!不可以!千百年的等待,这一次,我绝不能让你们再得逞!”

  。酷匠网O!首发

  那不知名的存在不断愤怒咆哮,一只巨大的爪子探出,狠狠拍向那紫色漩涡。

  轰隆!

  整座空间震颤,似乎随时都会坍塌一般,而那漩涡也摇摇欲坠,出现了崩溃的迹象,却猛然一震,从那黑暗空间之中抽出一大股黑色雾丝,那雾丝似有生命,不断挣扎,却怎么也无法突破紫色漩涡的包围。

  轰!

  包裹着黑色雾丝的紫色漩涡颤动,而后骤然爆开,紫光与黑雾同时消散。

  空间也开始崩坍了,秦乙的头顶那片黑暗夜空不断崩裂,仿佛一块黑色的玻璃被打碎了一般,刺眼的光线洒落下来,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不!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回来的!”

  那不知名的存在怒吼,“卑鄙的封妖师,我诅咒你,凡我族类,见你必杀!”

  那吼声戛然而止,黑暗空间彻底崩碎,无数黑色的碎片像风暴一般袭来,仿佛有无数利刃在切割秦乙的身体,剧痛难当,令他忍不住惨叫起来。

  一声清脆的鸣叫骤然响起,一只五彩的雀儿出现在秦乙身前,五彩的翅膀扇动着,一道道火焰升起,将他的身体包裹,替他挡下那些黑色的利刃。

  而后那雀儿再次鸣叫一声,然后震动翅膀,拉扯着他向上飞去,那亮着一盏夜灯的屋顶在眼前逐渐放大。

  当秦乙重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并掌控之后,他忽然发现那种灼热的感觉已经消失了,而体内却多了另一个存在,与自己之间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联系,纯意识层面的联系。

  而那个存在透过那若有若无的联系传递给他的第一个信息,只是一个模糊的声音,啾啾,像一只雏鸟的鸣叫声。

  秦乙莫名的喜悦,疲惫袭来,阖眼昏睡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