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未落,老爷子出手如电,一把捏住了秦乙的腮帮子,力气大的出奇,捏的他脸蛋生疼,呜呜个不停,“爷爷,您干吗啊!快撒手!疼死我了!”

  老爷子不理他,伸手将那颗拇指大小的血玉抄起,一下塞进了秦乙口中,一按他的喉头。

  :w酷匠◎网,唯p一正"-版1;,其Nt他9x都~是kQ盗5版0

  咕嘟!

  秦乙将那血玉咽了下去。

  老爷子这才撒手,秦乙顾不得追问爷爷干嘛这样做,趴在床边死命的抠喉咙,想要将那血玉吐出来,可是血玉还没吐出来,他便觉得一股炽热从腹中升起,五脏六腑仿佛被丢进了火炭之中,疼痛无比。

  闷哼一声,秦乙便倒在地上,抱着肚子满地打滚,在意识模糊之前,只听到爷爷说道:“小乙,从今天起,你就是封妖一脉第八十一代传人,日后行事切记仁慈之心,一切皆有缘,冥冥之中自有天定。”

  再次醒来时,秦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单间病房,空气里飘着的消毒水味道让他不由的眉头微皱,然后翻身下床,穿上拖鞋,想出去看看,却是刚走到门口,房门忽然开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走了进来。

  秦乙定睛一瞧,心跳登时漏了一拍,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脸上吃惊的神色转瞬即逝,变成了冷漠,盯着那扎着马尾,容颜俏丽的女医生,淡淡的说道:“好久不见。”

  然后转身走回病床边,坐下,为了掩饰自己的手足无措,端起杯子慢慢喝水。

  “你终于醒了,你可知道你已经高烧昏睡四天了。”

  女医生舒了口气,秦乙一惊,“什么?我睡了四天!”

  说罢,不等女医生反应过来,起身冲出病房,直奔医院大门而去,全然不顾身后女医生的呼喊。

  出门,拦下一辆出租车,秦乙钻进去,嘭的一声关上车门,不待司机师傅问,便急急说道:“送我去宗营镇!““好嘞!“司机师傅发动车子,秦乙又补了一句,“麻烦您快点,我赶时间!“司机师傅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见他一身病号服一脸焦急,虽然心里有些惊讶,但终究没说什么,只是加快了车速。

  家门口,白纸灯笼已经摘去,大门敞开,秦乙让师傅在门口等着,然后自己进了院子,绕过影壁,就看到父亲正和母亲还有二叔坐在堂屋里和几个村里的叔伯婶子说着什么。

  林英最先看到自己的儿子,当下起身惊喜的奔了过来,“儿子,你怎么跑回来了!““妈,我爷他…..“林英微微摇头,眼圈有些发红,憔悴的脸上满是悲色,“那天你晕倒以后,你爷爷很快就去了。“此刻,二叔也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关心道:“怎么样?身体还有没有不舒服?“秦乙摇了摇头,忽然想起还在门口等着的出租车司机,便轻声对二叔说道:“二叔,麻烦你帮我去门口付一下车钱,我打车回来,身上没带钱包。“二叔点头,径直朝门口走去,那几个村里的长辈也陆续走了。

  偌大的老宅,转眼之间又变的寂静,只剩下一家人无言对坐。

  秦乙换过一身舒适的衣服,坐在桌前,看着堂屋南墙边供桌正中央放着的爷爷的灵位,心里有些难过,然后默然起身往后院走去。

  林英想要跟上去,却被二叔拦下,欲言又止的看着儿子走进回廊,身影消失在回廊尽头。

  吱呀!

  老旧的门栓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秦乙推门走进爷爷的那间屋子,里面空荡荡的,那张木床上的被褥等物已被揭去,杂乱的堆在墙角,只有那口檀木箱放在桌上,在昏黄的灯光下,仿佛一片阴影。

  秦乙上前,伸手抚摸那口木箱,身后传来二叔的声音,“你爷爷交代下来,头七之前不允许你在家住,待会我就送你回城里。”

  想起自己昏迷前听到的那些话,秦乙摸着箱子,低声问道:“二叔,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那些事,回城再说,现在你先拿上箱子,跟我回城。“二叔含糊其辞,秦乙回头看着门口的身影,眉头微皱,然后抱起箱子出了房间。

  母亲和父亲似乎也得到了爷爷的交代,并未阻拦,只是吩咐秦乙要是不舒服就去医院。

  回城的路上,二叔一句话的都没有说,只是闷头开车。

  直到回到家,秦乙去自己的房间放下檀木箱子,再出来时,看到二叔一人坐在客厅里,开了一瓶啤酒,咕嘟咕嘟灌下去半瓶。

  秦乙没说话,只是坐在二叔对面,静静等待着。

  一口气喝完一瓶啤酒,二叔放下酒瓶,长舒一口气,脸上涌起一抹不正常的潮红,看着秦乙,叹了口气,“唉,我以为你爷爷不会将那些东西传给你,可终究这事儿还是落在了你的头上。“秦乙不接话,只是等二叔继续说下去。

  “你应该知道关于你爷爷当年被打成牛鬼蛇神的事情,鬼神之说,看似渺茫,但又有多少人敢打包票,那些都是虚妄。”

  “你爷爷在别人眼里,或许就只是个看山护林的糟老头子,但作为他的子女,对于他所做的事情,倒也知道一些,至于到底是什么,我说不清楚,但我想你爷爷肯定会留给你答案。”

  “那口箱子,你可以选择打开,或者不打开,选择打开,你的人生可能会发生巨大的改变,选择不打开,你可以继续你现在的生活,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但你爷爷背负了一辈子,现在传给你的包袱,或许会在未来,交由你我的子女去继续背负。”

  二叔絮絮叨叨的说着,说了很多,但其实总结起来,他根本就没说什么实际的东西。

  秦乙皱着眉头,低声道:“可是爷爷让我吞下了一颗血玉。“咣当!

  二叔手里的啤酒瓶掉在了地上,一脸惊骇的看着他,颤抖着嘴唇说道:“你…你说什么!”

  二叔的神色变化让秦乙心中泛起强烈的不安。

  “唉,最终还是没得选择,当年我的逃避,没想到竟然遗祸于你。”

  二叔叹息一声,痛苦的闭上眼睛,将身体缩进沙发之中,疲惫的说道:“去吧,去打开那口箱子,看看你爷爷留给你的东西吧!”

  “那里面有你的命运…..”

  秦乙起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没有听到二叔在自己身后那声悲怆的呢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