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众人们都笑了,这才是众人们心目中的王。

  “兄弟们,咱们先去小喝一顿,等他们出关了,咱们在好好喝一顿,好不好?”懿文面向众人激动的说道。

  “好!”众人们再一声激动的呐喊响彻在大殿的正厅中。

  ……喝酒席的场景相比我也不用介绍了,都是跟自己最亲的兄弟喝酒撞杯,划拳,耍,其乐趣穷。这都是每个男人能想象比我写的好的场景。

  这一顿饭,虽然人少,没来全,但是大家喝得高兴,玩得高兴,众人们虽然放松,但在这良好的大殿环境下,每个人都改掉了自己的劣习,都积极的为大殿做贡献,或者抓紧一切时间修炼。

  而懿文呢?他却来到了市中心的炼炉铺,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头子,静静的坐在那里,用扇子扇着来控制着火焰。懿文没有打扰人家,就静静的站在那里,等着老人忙完。

  一个时辰。

  二个时辰。

  ……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而懿文却偷偷的用手在背后释放「光阴如梭」,懿文足足的在这结界里闭目休养了一个月,老人才缓缓睁开眼笑着看着懿文道:“小子,有何指示啊?”

  “前辈,晚辈懿文前来拜访,恳请前辈为晚辈炼制一些令牌!”懿文站在老人对面尊敬的说道。

  “好,把你想象中的令牌通过意识传给我吧!”老人说道。

  懿文听到这愣了,一个没有修为来控火的人居然让我用意识传过去,看来其中必有蹊跷,但懿文想了想还是照着老人吩咐的传给了老人,只见老人顿时精神焕发,站了起来,手中拖着一朵蓝色的妖火,顿时向炉中掷去,而周围的紫刚金顿时随着老人的手的摆动腾空而起,稳稳的落在炉中,而炉盖也也稳稳的盖了上去。

  老人坐下后又恢复到骨瘦如柴,毫无生气的样子看向懿文说道:“是不是很好奇?”

  懿文也没客气,找了凳子坐下身来,看向老人说道“回前辈,晚辈确实有许多疑问。”

  正当懿文向收起时间流速的时候,老人却开口道:“别收了,陪我聊聊天吧!”

  懿文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老人,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问我?”老人说道。

  “回前辈,晚辈却是有几个问题想问您,就是不知该不该问。”懿文说道。

  老人点了点头示意懿文说,懿文也没矫情,看向老人说道:“为什么前辈明明有强大的控火能力,却非要装作一个无能的老头呢?还有,为什么前辈能够感知时间的变化呢?“懿文一口气将自己心中的疑惑全部问了出来。

  老人笑了笑,一直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才起身坐到了懿文的身旁,用那双粗糙的老手拍了拍懿文的肩膀说道:“唉!这么多年了,你是第一个这么有趣且有礼貌的人物啊。”

  懿文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老人。

  接着只听老人说道:“唉,这么多年了,告诉你也无妨。”顿时老人站起身来,全身灵气外泄,顿时四对巨大的紫色翅膀出现在了老人的身后,老人容光焕发,丝毫没有之前的萎靡不振的样子。

  老人身后的四对紫色的翅膀居然是战魂,而且老人的灵气雄厚程度已经超过了散气镜巅峰的实力。

  “破,破真?”懿文磕磕巴巴的说道。

  “嗯?你知道破真镜?”老人明显很激动的说道。

  “我,我知道。”懿文说道。

  “你的师父是谁?”老人又问道。

  Rd酷*匠%-网永}#久(免Lc费`}看◎小`说I:

  “我没有师父!”懿文说道。

  老人一把上去抓住了懿文的领口,拎了起来说道:“那你怎么知道?还有是谁派你来了的?”

  “前,前辈,没人派我来,听,我,说完!”懿文吞吞吐吐的说道,显然在强横的实力面前,什么都不是。

  老人也认识到自己失态了,于是放开了懿文,但目光还是死死的盯着懿文来看,就等懿文回话。

  “咳咳!”懿文缓解了一会,开口道:“我只是前世的一具分身而已!”

  “分身?”老人明显放下了不少警惕心。

  “前辈你可以用你的力量贯穿我的身体,你看我能不能魂飞破散你不就知道了!”说着懿文闭上了眼睛。

  老人明显不想伤害懿文,看向懿文说道:“发个誓吧!”

  懿文举起手,开口道:“我懿文发誓,如果我骗了眼前的这位前辈,我不是分身,爆体而亡!”

  一缕小小的闪电钻入懿文体内。

  一息。

  两息。

  ……

  时间一息息的过去了,老人收起灵气坐在地上,看向懿文说道:“我信了,请坐吧!”

  懿文听到这才放松下来,即使他能越级挑战,但是也不敢和一个资质高深,一把年纪的前辈动武了,一是不尊,而是实力不够。

  “好!谢前辈!”懿文拱了拱手坐了下来。

  “让我看看你的真实实力,最好不要骗我。”老人说道。

  “那您看完能替我保密吗?”懿文说道。

  “那你觉得你现在有权利跟我讨价还价吗?”老人说道。

  懿文理亏,没办法,只好一直一动,顿时一股暴魇之气从懿文体内喷涌而出,散气镜巅峰的实力彰显无遗,顿时三大战魂出现在懿文身后,伴随着种种吸引,时光,巡视之威,接着懿文意识在一动,一朵巨大的红黑色的莲花,怒魔火莲出现在了懿文手中,接着天空一声破响,一道闪电劈了下来,一把充满魔威和滔滔恨意,怒意和战意的魔剑缓缓的落在了懿文手中。顿时实力已经超过了破真镜中期,只不过由于修为的限制,修为低的人根本看不出来,而老人却看得清清楚楚。

  过了好一会,懿文所有的意识一收,金黄色的光晕布满全身,所有的一切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没有出现过一样。

  “好,好,好啊!”老人激动的说道。

  懿文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老人,而老人却低下头看向懿文说道:“懿文,老夫我失礼了,你很强,我打不过你,实力不如你,但是我很真诚的邀请你能做我的忘年交,我可以将我知道的都传授给你。”

  懿文心中默念“这个世界强者为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鬼才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