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一连抽了十多个巴掌,最后一巴掌,直接抽晕。再来到俩绑匪面前,俩绑匪眼睁睁看着他把人抽晕,已是胆战心惊。其中一个机灵的绑匪,也不用楚天动手,直接装作吓晕。即使如此,在抽晕一绑匪之后,楚天还是走过去,踹了他几脚。

  不是看在老子跟老婆的关系有所好转,敢绑架老子老婆,必须抽死。

  解决了三个贱人,楚天回到老婆车里。

  柳月影瞪他一眼,“你不是答应我不伤害司马云?”

  她现在也不叫表哥了,因为既然已经答应他看表现再决定要不要离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他拿出表现的同时,她也适当拿出点表现不是。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最不可忍受的莫过于两件事,其一,断根;其二,夺妻。看他刚才抽司马云的力度,就知道他对这件事有多介意。柳月影又不傻,她当然明白,这时候再表哥表哥的叫,他肯定不会开心。

  ◎酷;匠:网首7*发85

  楚天倒没在意这些细节,看老婆质问他,嘻嘻笑道。“我下手已经很轻了,只是抽晕而已,不会有什么事的。”

  柳月影不再说话。

  楚天手托下巴,看着柳月影。可能是因为关系有所好转的原因,他发现柳月影温柔起来,也很有女人味,就跟警花姐姐一样。而且,柳月影果然无愧西江第一美女的称号,美的那叫一个惊心动魄,比之小姨子的清纯之美,柳月影却又多了些成熟冷艳。就像一朵雪山冰莲,让人打心底里生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高贵之感。

  不过,这些也只是相对而言。楚天就敢亵玩,因为他比她还要高贵,他是上天的宠儿,老天都舍不得他死,你想他还能对什么有忌惮心理?

  “月影。”楚天欣赏了好一会,看柳月影转过头瞪他,温柔叫道。

  “说。”柳月影冰冷道。

  不能给这家伙好脸色,因为她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就是一贱人,最擅长的就是摸杆往上爬,给点口水就泛滥。

  “别生气嘛,我只是有点事要给你交待。”楚天讪笑着。

  “什么事?”柳月影依旧冷若冰霜,惜字如金。

  “我想交待你,从明天开始,不要再加班了。咱们家不差钱,你那么拼命赚钱干嘛,要是累坏了身体,我……心疼。”

  不知为何,柳月影虽然不排斥听他说情话,但却又有点别扭。扭过头,平静下自己,轻声道,“最近在忙一个收购项目,等把这项目忙完,我就不加班了。”

  “行,就依月影的。哦对了,我今天去人才市场找了份工作,星期一就去上班。”

  “哦。”

  楚天本以为她会问些关于工作的事,却不想她回答的这么冷淡,心里郁闷不已。而恰在此时,远处隐约传来警笛声。楚天也从口袋里摸出电话,拨通龙二的电话,“喂,二爷,我现在遇到点事,你过来下吧。”

  他知道龙二就在附近,所以并没报地名。果不其然,在警车来到时,龙二也骑着一辆摩托车赶了过来。

  楚天下车过去交代龙二几句,再次跑回来。“月影,下车,这里交给他们处理,我们现在回家。”

  “不开车?”

  “车子先放这吧,等下警察叔叔可能还要到车上取证。我开的有车,坐我的车回去。”

  柳月影朝远处看了眼他那辆拉风摩托,犹豫不决。

  此时,楚天从旁边拉来一办案警察,指着柳月影的路虎车子,“这就是当时绑匪绑架人质时盗用的车子,你们快仔细检查检查,看能不能收集到什么证据。额,这车子是我老婆的,等取证完,别忘了派个小同志给我老婆开回去,明个我老婆还要开着上班呢!”

  刚才老大已经交代,报警人我们得罪不起,一定不能出了什么篓子。现在听报警人让他取证,别管有证没证,先应着就是。

  办案警察非常热情,“一定一定,先生尽管放心,等取完证立刻派人给你送回去。”

  柳月影极度无语,从车上走下来,瞪他一眼,没好气道。“走吧!”

  楚天目的已经达到,屁颠屁颠的在前面带路。等柳月影坐上他的摩托车,楚天关心道。“月影你搂紧点,别摔下去了。”

  柳月影没有说话,伸出小手,捏住他的衣服。楚天打着火,油门一拧到底,摩托车就像打了鸡血的疯狗,向前飞驰而去。

  没想到他开这么快,柳月影差点没闪下去,心里有气,在他腰上拧了一下,骂道。“混蛋,你开那么快干嘛?”

  耳边风声很大,柳月影声音又小,楚天根本没听到她说什么,嘴角却露出一抹坏笑,大叫道。“你搂我紧点,别摔下去了。”

  说完,再次加速。

  看他有意如此,柳月影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打什么主意,生气的在他腰上拧了一下,比之刚才那一下,这次力道更重。楚天却依旧没有慢下来,继续加速。柳月影又气又怕,但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她也没再坚持,紧紧搂住他的腰,身子贴了上去。

  楚天继续换档加速,赛车摩托简直就是一条没命狂奔的“疯狗”,如果给这条“疯狗”一对翅膀,没人会怀疑这条“疯狗”不会飞起来。

  坐在后面的柳月影,说也奇怪,在抱住他的那一刻,便没再有那种害怕的感觉。慢慢把贴在他背上的玉脸移开,用下巴抵在他背上,看着身边一闪而逝、光怪陆离的都市夜景。她感觉很舒服,就像禁锢在小匣子的灵魂终于被放了出来,眼前是幅员辽阔的草原。她知道那是因为她这两年太过辛劳,神经被压制的太久,她渴望一次放逐,一次就好,

  “疯狗”继续狂飙,二十分钟后,两人来到西江的临海处。楚天沿着海岸线又开了几分钟,才停下来。

  “月影,吓傻了,赶紧下来啊!”楚天扭过头,看着有些茫然的柳月影。

  柳月影并没下车,不解道。“不是回家吗,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废话,当然是泡你了。”心里如此想,嘴上笑道。“下来我再告诉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