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一巴掌抽到他脸上,顿时司马小贱人的脸上出现五道清晰的手指印,嘴角带血,狼狈不堪。抽完他巴掌,厉声道。“连表妹都绑架,你居然还有脸活,要是我,早就咬舌自尽,以死谢罪了。”

  柳月影冷冷的看了司马云一眼,“我自认我们柳家对你不薄,你为何要绑架我?”

  “因为我爱你……”

  啪啪!楚天又是两巴掌抽过去。靠,当着他的面,说喜欢他老婆,你想这口气他能咽下吗。

  司马云被巴掌抽倒在地上,倔强的从地上爬起来,重新跪好,看着柳月影,声情并茂说,“从小学开始,我们便形影不离。从初中开始,我便发现喜欢你。高中的时候,我爱上你,并且不可自拔。到了大学,我想向你表白,但因为爱,我怕你拒绝我,所以我没勇气向你表白。毕业后,本想等我成就一番事业,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就向你表白。可不曾想却被人捷足先登,也就是从你结婚的那天开始,我便食不知味,生不如死。后来想想,爱一个人,不过是想她一生快乐幸福,于是我才决定放手。可我发现你结婚后并不幸福,每天愁眉苦脸,郁郁寡欢。我也跟着担心,我不甘,更为你不值,可是我无权无势,根本无法阻止事情的继续恶化。也就是前两天,我突然想到一个计划。那就是演一出英雄救美,从关键处解决事情,让你知道,真正爱你的人是我。我知道以你的智商,绝对有能力结束你不幸的婚姻,我们以后能不能走到一起,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让你从不幸的婚姻中解脱出来,我的目的就是这么简单。现在事情既然败露,你恨我也好,怪我也好。但我司马云对天发誓,绝无害你之意。”

  e`酷)W匠y网=唯一R@正版n,其他}m都是盗{版

  司马云说的至少有一半是真的,现在事情已经败露,刚才又参观了楚天暴K绑匪的精彩表演。他知道,嘴硬并不能解决事情,所以他要坦白从宽。而之所以不向楚天求情,这也是一种策略,那就是不把路给自己封死,让表妹感动他的痴心,并帮他把事情压下去。

  当然,真到逼不得已,生死攸关,他可就管不了那么多了。该求饶还得求饶,该磕头叫爷还得磕头叫爷。

  听完他绑架自己的原因,柳月影确实有些动容。楚天却是越听越气,感情这位还没对母老虎死心啊,上去就抽,“你怎么知道我们不幸福……”

  柳月影拉住他,“混蛋,你够了。”

  够个鸡毛,他心思不洁,老是想着抢老子老婆,抽死他都不够。楚天心里想着,站起身,看着母老虎,“这小贱人心机多着呢,片面之词,不可轻信。你先去车上等着,我好好审问审问小贱人。”

  心机多?怕是现在心机最多的是你吧?以前倒没看出来,表面轻浮的你原来隐藏这么深。柳月影心里如此想,犹豫了一下,不由分说,把楚天拉到一边,“我不会喜欢他,也不允许你伤害他。”

  楚天听的不解,问道,“为何?”

  “因为他本意不是想要害我,更因为他是我表哥。如果你对自己没信心,怕他贼心不死,从你手里抢走我,那我就没话说了。”

  话虽是从她柳月影嘴里说出来,自己却觉得有些怪异。自己什么时候已经不在意跟他离婚的事了?还有,他不会误解自己这句话吧?

  事实是,楚天确实误解她这句话了。母老虎好像不想跟自己离婚了,这是好事啊,离自己那个征服她肉体以及灵魂的伟大目标又跨进一大步。

  想到此,楚天心里大爽,却并没有得意忘形,看着她,严肃问。“你不跟我离婚了?”

  果然被他误解了,柳月影有些烦躁,点点头,“看你以后表现,表现好再说,表现不好……”

  楚天激动的猛然拉住她的小手,打断她,眼神也变的深情起来。“我再重复一次,那回被你从窗户上推出去,我摔了一下,突然明白很多事。而且,在感觉要失去你时,也突然明白你其实对我很重要,我真的爱上你了。月影老婆,只要你肯答应以后不跟我离婚,我什么都听你的。”

  就你司马小贱人会说情话啊,老子才是情祖转世,说说甜言蜜语,骗骗小姑娘的感情,老子比你在行多了。

  手被他拉着,看他眼中情丝流转,柳月影心中也起了些涟漪。她有些羞涩,想挣脱开,却发现他握的很紧,最后索性任他抓着小手,“我答应你,你也要记住今天说过什么,如果你先失信,可别怪我没给你机会。”

  “只有失去过,才能真正懂得失而复得的珍贵。老婆,我不会再失去你了,我要让你给我暖……,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听他情话绵绵,似有继续深情下去没完没了彻底俘获她芳心的趋势,柳月影赶紧说道。“你先放开我的手,办正事要紧。”

  “嗯嗯!”楚天在她滑腻的小手上揉了两下,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老婆,这事我有分寸,你先回车里报警吧。我现在过去一人再抽几巴掌,出出胸口的闷气,然后再去车里陪你,等警察一来,咱们就回家睡觉。”

  看她瞪着自己,楚天觉得很有必要补充一句,“当然,还是分房睡,你睡你妹,我睡枕头。”

  砰!屁股上被柳月影踹了一脚。

  屁股虽然被踹,但楚天心里却是比吃了蜜糖还要甜蜜,走到司马小贱人身边,抽着巴掌,狠狠说道。“看在月影的面子上,老子这次留你一条狗命。如果再敢贼心不死,打月影的主意,老子让你后悔来这世上。”

  脸上的疼痛永远比不上心里的疼痛,因为看他刚才跟表妹亲密无间的样子,司马云知道,自己以后再没机会了。他心有不甘,却无能无力。更重要的是,表妹不是不但不喜欢他,还非常恨他的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