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事。”柳月影还有些发愣,听他问话,强装镇定的回答道。

  楚天也没管她生不生气,拉过她,凑近她白皙的脖子认真查看起来,“只是一道红印,应该没事。”鼻子里萦绕着母老虎身上淡雅的清香,楚天内心其实很不想放开她。但,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母老虎没事,他还有事要做呢。

  柳月影想不到他会突然把自己拉到怀里,不过,不知为何,她并没有排斥,也没有挣扎。趴在他怀里,感觉很踏实。而被他轻轻推开后,心里又有些淡淡的失落。

  她不承认是被他刚才的表现迷倒,倾心于他。只是一直处在高度紧张的神经有了松弛,她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而他恰恰充当了这个角色。

  楚天现在可没有母老虎这么复杂的心思,查看完她脖子上的伤,知道她没事,直接把她拉到车子里,“你先在车上休息一会,我去教训下那俩不长眼的混蛋。”

  “你……,算了,你去吧。”柳月影本想说,你先陪我一会。不过,那么暧昧的话,她终是没好意思说出口。

  楚天点点头,从路虎车的后备箱里找了两瓶矿泉水,一瓶拿给母老虎,拿着另一瓶,走到那俩绑匪跟前。拧开矿泉水,喝了一口,然后喷到那昏迷的绑匪脸上。

  其实,最邪恶的办法应该是扒开裤子,用尿浇醒。鉴于母老虎还在旁边车上看着,这么做实在有损他正直高大的好男人形象,楚天才不甘心的放弃那么做。额,好像老子在母老虎眼里也没什么形象吧?

  sH看正版章;p节_|上(@酷C}匠*Y网#h

  等那绑匪醒来后,楚天冷冷道。“说。”

  在得知绑匪腰上绑着血袋,以及装受伤时,楚天便明白,这绝对不是一桩只是为了钱的单纯绑架,这肯定是有预谋的,而且,这预谋好像跟司马小贱人也有关。

  绑匪被他算计,心里早就恨他要死,狠狠瞪着他,似要用眼神杀他,嘴上一个字也不说。

  对付这种人,楚天自有他的办法。看绑匪不肯老实交代,跑到昏过去的司马小贱人旁边,拉死狗似的把他拉到俩绑匪旁边,然后用矿泉水喷醒他。等司马小贱人一醒,楚天手握匕首,猛然刺向就近一绑匪脚面上,匕首贯穿绑匪脚面,绑匪嘶叫起来。只是,才叫了两声,便痛昏过去。

  楚天拔出匕首,站起身,来到另一绑匪面前,“说不说。”

  绑匪瞪着他。

  楚天没作犹豫,再次出手,把匕首刺进他的手心。绑匪同样撕心裂肺的大叫,叫两声痛昏过去。

  楚天盯着司马小贱人,司马云知道事情已经败露,而在参观完他刚才残暴的手段,完全吓傻了。现在看他把目光投向自己,直接吓昏过去。

  “就这点出息还敢玩绑架,老子都懒得鄙视你。”楚天嘴上骂着,又拿起矿泉水,刚灌一口,还没喷,就见母老虎慌慌张张的跑过来。

  “你停手。”

  楚天停下来,看着母老虎。

  柳月影声音温柔道,“就像你说的,他们虽然是绑匪,肯定也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把他们交给警察处理就是,你不用这么折磨他们。”

  楚天走到柳月影身边,伸出手,捏了捏她滑腻的脸蛋,问道。“如果他们刚才失手,对你照成伤害了呢?”

  柳月影被他捏了脸蛋,有些羞涩,却并不排斥,也没打开他的手,看着他,强自镇定道。“问题是现在没有。”

  “如果有呢?”

  “没有。”

  楚天淡淡一笑,没理她,而是走到绑匪身边,把他的黑色风衣拉开,露出他绑在腰上的血袋,看着她道。“这是一桩有预谋的绑架,如果不问清楚,不找出幕后策划人。类似的绑架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我今天是凑巧撞上,下次你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柳月影沉默。

  楚天飞起一脚,踹在昏过去的司马小贱人身上,“如果我猜的没错,绑架肯定跟这贱人有关。他现在在千度集团上班,如果要对你不利,你不觉得的自己的处境很危险?”

  “不可能,表哥是来救我的。”柳月影有些底气不足。

  内心深处,她很不愿这事跟表哥有关,因为表哥是她为数不多的亲人之一。她可以允许他犯些小错误,但如果他是想置自己于死地,那这世界上,她还有什么人可以信赖?

  楚天依旧微笑着,“是不是救你,等下你就知道了。”

  说完,继续灌水把三人喷醒,蹲在一绑匪面前,冷冷道。“说不说。”

  绑匪眼中闪过一闪惊恐,楚天啪的一个巴掌抽过去,看着他。绑匪犹豫片刻,继续沉默。楚天一连三个巴掌抽过去,看着他。在第三轮,五个巴掌抽完后,绑匪终于屈服。

  “我说。”

  “成心找虐,早说不就什么事都没了。”楚小骂了一声,连带着又是一个巴掌抽过去。

  那绑匪真是怕了,因为眼前这家伙,简直就是恶魔。他毫不怀疑,如果继续嘴硬下去,这家伙的巴掌绝对会一直抽下去,抽死他为止。

  绑匪在答应坦白事情后,望了司马云一眼。司马云知道他要把自己供出来,不由打了个寒颤,没敢多想,没敢犹豫,突然跪倒柳月影面前。

  他腿上的伤口还在流血,这一跪痛的他呲牙咧嘴。但相比心里的恐惧,肉体上的疼痛并不是不可忍受。

  “月影,你听我说。”司马云声泪俱下。他从小寄人篱下,时不时便要演些苦情戏博取同情,这么多年,功课从不曾落下,所以这一跪一哭,倒真有点让人同情。

  当然,同情他的只有柳月影,毕竟是女人,心地比较柔软。而楚天却是鄙视加唾弃,妈蛋,要人气没志气,要志气没人气,你活着还真有勇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