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匪徒这么问,楚天立刻情绪激动起来,“我怎么知道自己没被枪毙。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罪孽深重,不可原谅。当天夜里,我把女朋友以及她的情夫干掉,第二天就去当地警局自首,把事情坦白完,求他们判我死刑,并立刻执行。你猜他们说什么,他们说我本是无心之失,事后已知悔过,认罪态度比较好,只是判我十年有期徒刑,后来几减几不减,也就将将坐了三、四年。就因为我要讨好女朋友,一家七口丧命,我现在却依旧逍遥自在,天理不公,人道不存啊。”

  “那你……。”

  “我现在信主,信圣母玛利亚。因为我要赎罪,我不想死后下十八层地狱。”楚天打断他,看那被刺伤的家伙听的非常认真,赶紧提醒道。“兄弟,手、手,赶紧把伤口捂紧,别失血过多,挂了。”

  受伤的绑匪猛然醒悟过来,赶紧捂紧伤口,又开始鬼哭狼嚎的惨叫。

  楚天这一番故事编下来,绑匪对他的芥蒂已然消除。想想谁把钱送过来不是送,按原计划进行,等下自己拿到钱,把人质推给他,赶紧开车闪人就是。

  “既然是同行,我就给你个救人赎罪的机会。你把钱拿过来吧,记住,老实点,不然让你救人不成,反成间接杀人凶手。”没受伤的绑匪说道。

  楚天连忙点头,“一定一定,我只要救人赎罪。至于超度你们,那是佛主的事,不归我管。”

  说完提着密码箱,走向绑匪。

  司马云不知被他用了什么手段,只是随手按了一下,到现在还使不上一丝力气。看着楚天一步步朝匪徒走去,心里不由惊慌起来。

  虽然楚天的故事编的很像那么回事,但司马云对他的事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可能会信。心想,等下要给他制服俩匪徒,以他们楚家的能力,这件事情绝对会败露。当下也不敢犹豫,大叫一声。“楚天,你个混蛋是不是想害死表妹,那可是你老婆啊,你就算不喜欢她,也不能这么狠心吧。”

  被司马云这么一叫,俩匪徒立刻知道上当。那挟持柳月影的匪徒,把匕首又按紧了些,瞪着楚天,“艹,你个混蛋竟然敢耍老子,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宰了她。”

  楚天有种买百头公猪让其轮了司马小贱人的冲动,叫你MB的叫,弱智啊。老子这费了多少口水才说动绑匪,现在倒好,给你一句话叫的,老子又得浪费不下于刚才同样的口水重新再来演说。而且,这期间如果出一点差错,母老虎随时都可能会有生命之忧。

  心里超级不爽的楚天,突然转过身,冲到司马小贱人面前,在众人诧异的目光注视下,一脚给其踹晕,看着挟持柳月影的绑匪,一副懒散的样子道。“既然都被你们知道了,我也不遮掩什么了,你们绑架的确实是我老婆。我刚才费了那么多口舌,说那么多废话,确实是不想你们伤害她,至少是最近一个月。因为我们的离婚手续还在办理中,财产暂时还未划分明确。她在这关节眼上死的话,我就有很大的做案嫌疑。我是个商人,商人重利不重情,我现在有个很好的提议,那就是你们把她给我放了,钱你们拿了走人,我就当这事不曾发生过。不然,这事真要闹大,你们可以为五千万玩绑架,我同样可以出五亿买你们全家的命。你们尽管考虑考虑,我的耐心很有限。”

  这么说,楚天其实是有他的目的。因为司马小贱人刚才已经叫嚣着他跟母老虎关系不好,要害母老虎的命。他现在就顺着司马小贱人的意思来,让绑匪明白,你们绑架的女人对我其实并不重要,不想她死,是因为不想让自己惹上麻烦。

  这俩绑匪本就是司马小贱人请来演戏的,当然不会撕票,把人质杀掉。现在都到这关键时刻了,他们更不想多事,只想怎么把柳月影放了,然后拿钱走人。犹豫是因为楚天的话半真半假,他们怕贸然把人质放了,对面那家伙把事闹大。

  妈蛋,绑匪也是骑虎难下啊!

  楚天看他们犹豫,知道有戏,继续忽悠道。“兄弟出来玩绑架,无非是手头紧了,想赚点钱花。我救她的目的更单纯,就是不想给自己惹上麻烦,有时间还不如去娱乐场所享受生活呢。”

  “我们怎么相信你?”挟持柳月影的绑匪道。

  “你们不用相信我,相信钱就可以了,毕竟你们绑架的目的就是为了钱。”楚天说着,懒散的从口袋是拿出他那张还剩几十块零钱的银行卡,“我身上没带现金,这张银行卡里少说也有几百万吧。银行卡密码是OXX1MM,现在银行卡以及那一百万现金都归你们,人质归我。”

  绑匪有些意动,当然,他不是为了那张目前还不知有没有钱的银行卡意动,而是他看的出来,这家伙确实不想给自己惹上麻烦。

  此时,一直未开口说话的柳月影也说话了,只听她冷冷道。“楚天你个混蛋、人渣、败类,嫁给你是我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我恨你一辈子。”

  绑匪听不出楚天在编瞎话,柳月影却是知道啊。那么说,只是配合楚天演戏。当然,她的目的很简单,现在生死一线,不管那混蛋用什么方式救自己,能否营救成功,为了自己的性命考虑,她有必要配合下他。

  柳月影这一嗓子喊下来,别说绑匪听不出真假,就连楚天都听不出真假。心说这小娘们是有意还是无意啊?如果有意,小娘们跟俺还是很心有灵犀的,如果无意,小娘们你不但智商不咋滴,情商也是严重不足啊。不过,这么一喊,正是老子想要的效果,等咱们妇唱夫随,骗过绑匪,老子再好好说教说教你。

  想到此,楚天冷哼一声,“别自作多情了,娶你只是为了商业目的。当然,你确实很美,但我想做为一个正常男人,任谁也忍受不了一个性冷淡的妻子吧?”

  性冷淡?柳月影有种当场踹死他的冲动!狠狠剜他一眼,怒道,“楚天你个混蛋立刻给我滚,我是死是活跟你没一点关系。活着等于受辱,我还不如死掉算了。”

  ,更F新k最快上+g酷Q¤匠6?网%

  到现在,绑匪已经完全相信,这两人是夫妻不假,但关系却比仇人还要恶劣。如此最好,省的给他们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