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些,司马云正自愁眉不展,不知道该怎么办。那拿匕首的匪徒看他从车里下来,却是没敢犹豫,按照事前约定,拿着匕首就向他刺来,嘴上大叫道。“都是你个贱人惹出来来的事,让你个贱人多事,弄死你个贱人。”

  司马云不及反应,便和绑匪厮打在一起。

  楚天现在的心思都在母老虎身上,那有功夫管司马云。虽然他是好意来救老婆,但心里打什么主意就不好说了。

  酷K匠aY网N首T发

  柳月影一双美眉却紧紧盯着司马云,看他们打的惊险,而且司马云大腿上都被刺了一刀。柳月影不觉担心起来,怎么说他也是自己表哥,就算他前面有些事做的不对,可拼着命不要救自己,这份恩情,难道还不足弥补他之前的过失?

  再反观自己老公那怂样,柳月影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了。虽然明知他用的是另一种策略。可对女人来说,她们内心深处更喜欢有担当有能力,威猛霸道的男人。

  突然,就见匪徒握着匕首,向司马云眉心刺去。这要刺中,司马云必死无疑。柳月影已经不敢再看下去,闭上眼睛时,从眼角滑落一滴泪珠。

  下一刻,她并被听到表哥的惨叫,而是听到匪徒的惨叫,赶紧睁开眼睛,就见本是刺向表哥眉心的匕首,此时却握在表哥的手里,匪徒捂着肚子,指缝里不停有血浸出,瞬间便流了一地。

  匪徒痛的躺在地上惨叫不止,司马云把匕首架在他脖子上,望着她身后的匪徒喊道。“放过我表妹,要多少钱,我马上给你们准备。不然,我会杀了他。”

  对楚天来着,母老虎没事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他的注意力一直在母老虎身上。现在听到匪徒的惨叫,不觉朝这边看过来。

  等看到司马小贱人现在的狼狈样,心里也有点恻然,毕竟是来救母老虎,现在把自己都搞伤了。如果这司马小贱人以后不再打母老虎的主意,他楚天也不是不能放下架子,叫他一声表哥。

  挟持柳月影的匪徒,看同伴受伤,立刻惊慌不已,匕首都在柳月影的脖子上压出一条血痕,大叫道。“都别动,不然我立刻杀了她。”

  楚天非常紧张,因为母老虎现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他可不想如花似玉的母老虎出一点点状况,虽然他们现在还只是有名无实。

  “你们要多少钱,我给,只求你们别伤害我表妹。”司马云叫道。

  “放开我兄弟,立刻,马上。”

  司马云把匕首从匪徒的脖子上拿开,那匪徒连滚带爬,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爬回另一匪徒身边。

  “兄弟再撑一会。”没受伤的匪徒对受伤的匪徒道。看着司马云,“我要五千万,现金,立刻给我准备。而且,我现在要离开,你等我再联系,不想她死的话,不准报警,不准再跟着我们。”

  “钱我可以给你们,但表妹必须留下来。”司马云强势道。

  “找死。”匪徒说着话,又用力压了下匕首。

  “停停停!我答应你们,我车里现在就有一百万现金,先给你们,剩下的我会在最短的时间给你们准备好,只求你们不要伤害我表妹。”

  司马云两眼发红,看的出来他真的很急。说完,扔掉匕首,一瘸一拐的跑回车里,提出一个密码箱,打开后给两人看了一下,然后又合上密码箱,朝两人走过去。

  楚天赶紧跑上前,从他手里夺过密码箱,“你走路不方便,我来吧。”

  按照他们事前的商定,司马云过去把钱给他们。然后匪徒会让他把受伤的兄弟拖上车,他押着柳月影走到驾驶室的位置,然后把柳月影推给他,他们则驾车逃逸。

  当然不能让“骑驴”的坏了好事,就听那匪徒叫道。“那个“骑驴”的,你最好别多管闲事,赶紧滚。”

  老子等下不让你后悔做人,老子跟儿子姓。

  他现在刚好挡住匪徒跟司马云的视线,压低声音道,“你现在快装体力不支,倒地上。”

  司马云急的要死,他可不想都到收尾的事情再出一点意外,当然不会听他的。楚天见他不配合,也没时间犹豫,借着密码箱挡光,迅速出手,在司马云的腰间捏了一把。司马云顿时脱力,倒在地上。

  楚天转过身,依旧是那副怂样,“实不相瞒,我以前也是干你们这行的,知道你们也有自己的苦衷。一分钱能逼死一个大汉,现实这么残酷,人生这么艰难,大家活着都不容易。俗话说和气生财嘛,我把钱拿给你们,你们拿钱走人,算我救人一命,给自己过去犯下的错误赎罪。你们呢,也得到自己想要的钱了,何乐而不为呢!”

  一绑匪对他的说辞产生兴趣,问,“你真干过我们这行?”

  “是啊,上学的时候交了个女朋友,我很爱她,她却嫌我穷。我想不到什么办法,可以用最快时间发家致富,最后剑指偏锋,选择了绑架勒索这条不归路。赚来的钱全部拿给她,只为能讨她欢心!”楚天装出很投入的样子,表情认真且深沉。

  可能是楚天胡诌的故事,跟匪徒的过往经历有异曲同工之处,绑匪情绪不再那么激动,问道。“后来呢?”

  “后来有一次,我绑架一个快要生产的年轻妈妈,但当我拿着绑架赚来的钱去找女朋友时,发现她房间里还有个男人,而且两人浑身赤裸,正在做那事。”楚天眼眶发红,显出很伤心的样子,重重叹息一声,“那年轻妈妈因为受到惊吓,流产了。年轻妈妈伤心过度,跳楼了,年轻爸爸接受不了这突然的重创,也跳了。年轻妈妈和年轻爸爸都是独生子女,家里年过半百的老人骤然闻此噩耗。年轻妈妈的妈妈当场心脏病发作,不治而亡,年轻妈妈的爸爸当晚吊死在医院。年轻爸爸的爸爸类似年轻妈妈的妈妈,也是当场心脏病发作,不治而亡。年轻爸爸的妈妈同样类似年轻妈妈的爸爸,当晚吊死在医院。一家七口,就因为我要赚钱讨好女朋友而丧命,我却……,我女朋友却……”

  楚天伸手遮住眼睛,像似追忆起往事,他现在依旧痛不欲生。

  匪徒有些同情楚天的遭遇,又问道。“你刚才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因为你的原因,间接造成一家七口丧命,你怎么没被绳之以法?没被枪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