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我骑驴的

  看他手提公文包,像是正巧赶上这个时候下班,柳月影眼里闪过一丝希望之光。因为匪徒为了避免被人发现,车子打的是远灯,而且开的很急、很快。她看到司马云盯着车子,一脸怀疑,或许他发现什么不对。

  等车子刚一开出千度大厦,匪徒便粗暴把她拉离车窗玻璃,刀架在她脖子上,把她按趴在座位上。车子加速,飞驰而去。

  此时,来公司找母老虎的楚天刚刚到达千度集团路口,看母老虎的路虎越野车打着远灯,从千度集团开出来。只是,车子并不是往明雅小区的别墅方向开,而是往另一个方向开。

  楚天没弄明白,大晚上母老虎不回家,往郊区方向开干毛?

  刚才母老虎车子的远灯太亮,照的他眼都睁不开,也没看到开车的母老虎。但,母老虎肯定看到他了,想想自己最近也没招惹她。而且,自己白天陪她妹,大晚上不睡觉,又来找她。母老虎不至于玩这么绝情,见到他跟见鬼似的,不但不打招呼,连家也不回吧?

  楚天摩托车掉头,跟着母老虎的车子而去。没走多远,从后面嗖的窜出一辆大奔,就跟赶着投胎似的,追着母老虎的车子而去。

  大奔追出去后,楚天发现,这大奔不是别人的,正是司马小贱人的。而且,大奔追出去后,母老虎的车子也加速了。他此时心里虽有一万个不解,却也没敢犹豫,摩托车同样加速,紧跟而去。

  柳月影的车里,开车的青年紧张道。“我们被盯上了,艹,肯定是刚才在车库的时候,被他家伙发现了什么。”

  拿匕首的家伙,住车窗外看了一眼,“你说的是那辆奔驰SL350?”

  “没错,就是那辆奔驰SL350。”

  “往偏僻的地方开,他识趣还好,不识趣等下弄死他。”

  开车青年应了一声,车子转弯,继续加速。

  柳月影现在半趴在后座上,脖子里架着匕首,要说一点不怕,那肯定不可能。之所以这么冷静,不叫也不挣扎,是因为她知道那样不但于事无补,还会激怒匪徒,对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

  现在听到俩青年的对话,柳月影知道后面跟来的是表哥,因为表哥的车子正是奔驰SL350。她在想,如果自己这次真因他得救,要不要原谅他挪用公司资金,以及把妹妹当枪使的过错?

  司马云的车里,透过后视镜,司马云紧紧盯着后面的那辆摩托车。

  他刚才还很开心,因为事情办的非常顺利,眼看就要收尾,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却不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妈蛋,你玩老子呢!

  要说他现在的心情,就像吃了一坨屎,而且还塞牙缝了,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此时,车子已经开进偏离市区的郊区,而且,越开越偏,路上几乎没有一辆过往车辆了。开在最前面柳月影的车子,一个急转弯,猛然停下。

  这是在行动前,已经策划好的。如果按计划进行,接下来就是他司马云展现男人风采的时刻。只是,现在情况有变,还能展的起来吗?

  前面的车子停下后,司马云没敢犹豫,也猛然踩住刹车。楚天的摩托车随后而至,停在司马云的车子旁边,即使到现在,他还是没弄清怎么回事,但心知一定有事。

  车子停下后,柳月影的车门打开,一个匪徒匕首架在柳月影的脖子上,把她从车里推出来。另一个匪徒也从车上下来,手里同样拿着匕首,看了旁边的楚天一眼,愣了愣,很快又朝司马云的车子走过去,边走边大声喊道,“想救人,看你有没那能耐,出来。”

  按照事前约定,司马云出来后,会跟他交手。他会先刺伤司马云的大腿,然后故意放水,让司马云夺过他的匕首,并在他肚子上刺一刀,制服他后,和另一人交换人质。然后他们驾车逃跑,司马云成功解救人质,完成英雄救美。

  当然,他可不会傻到为了钱连命也不要,让司马云刺他肚子,是因为他事前在腰上绑了血袋,这么做是为了渲染气氛,使英雄救美的计划更具惊险效果。

  至于司马云,这家伙就得玩真的了,因为他还想用受伤来感动表妹呢。如果被表妹发现是演戏,擦,那不但白忙活一场,还会因此被表妹反感。

  只是,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计划中可没有那骑摩托车的家伙。俩绑匪疑惑的看着他,实在想不通他是干毛的。

  楚天现在已经看明白是怎么回事,感情母老虎刚才不是绝情不理他,而是被人绑架了啊。我艹你妈,老子的老婆你们也敢绑架,真T妈是厕所打灯笼——找屎啊。

  楚天从摩托车上跳下来,冲到前面,装出很怕事的样子,笑道。“冷静冷静,有话好好说,大家和气生财啊。”

  “你谁啊?”拿匕首的青年叫道。

  “我骑驴的。”楚天快速调动思维,回答道。

  “骑驴?”

  “不是骑驴,是骑旅,旅游的旅。刚才看你们车子开的飞快,以为你们是比赛呢。一时心痒就想跟上来较量较量,谁知……。”楚天陪着笑,一副很怂的样子,“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大家可不能惩一时之恶,犯下一世不可饶恕之罪。你们想想,你们家里是不是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亲等着你们养活,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等着你们喂奶。就算不为家人,也为你们自己想想,看你们也没多大……。”

  “闭嘴!”

  /d酷匠a!网“&首h;发#

  楚天打着手势,“OK!OK!我闭嘴,大家冷静。”

  司马云此时也从大奔里出来,脸色非常难看。前面表妹被匪徒押着,准备观看他“演戏”,他这到底是演还是不演?而且,明知道那混蛋说的话全是扯蛋,可他现在哪敢跟匪徒打眼色,告诉他们楚天的身份。

  在未去接表妹之前,他对楚天的了解无非就是坏,真本事却没有一点。但经过前天发生在机场的那件事,让他明白,这家伙绝对不像他表现出的那么轻浮简单。

  虽然当时他一脚被楚天踹晕,没有亲眼看到他制服匪徒,但事后却是有关注那件事。看报纸上那出手男子,分明就是楚天。如果身影可以看错,衣服不会那么巧合也一样吧?

  再者,除了那混蛋的家族,谁有本事能把那么大一件事的主角身份糊弄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