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现在是伤残人士,母老虎都这么说了,他当然求之不得,赶紧把做饭围裙解下,走出厨房。

  客厅里,柳紫缘依然盘腿坐在沙发上,看他出来,扭过身子不理他。这已经够好了,至少没骂他,没说风凉话刺激他。

  晚饭是大家一起吃的,虽然母老虎没尽到妻子的责任,给他盛饭夹菜。但这已经很好了,至少没有用冷眼乜他。倒是小姨子,擦,你瞪个毛线,等老子搞定母老虎也就是你姐姐,看你不爽就揍你小屁股,老子还就不信制服不了你了。

  吃过饭,楚天早早回屋。跟警花姐姐打电话探讨些比较严肃的男女关系问题,就要上床睡觉,突然听到有人敲门。

  楚天走过去把门打开。

  M酷匠网唯一Tz正版O,:其“Q他$都/l是盗V版5

  敲门的是柳月影,她现在只穿一件睡衣。

  看到这身打扮,楚天瞬间就来精神了。寻思着,“母老虎大晚上穿着睡衣来敲老公的门,她这是要睡老公吗?”

  柳月影却只是轻轻说了句,“今天的事,谢谢你!”说完就转身离去。

  柳月影走后,楚天看着她曼妙的身姿,知道自己想多了。

  革命还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母老虎胸大有脑,不能一蹴而就。不过,有困难要上,没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反正母老虎他是上定了。

  柳月影的房间里。

  柳紫缘、牧筱妖两个超级小美女,拉着手说着悄悄话。

  “妖妖,我有点担心姐姐,她不会去那混蛋房间不回来了吧?”

  “人家是夫妻,夫妻同房,天经地义。”牧筱妖心里想着,巴不得柳月影留在那里不回来。因为今天姐夫太受伤了,补偿下他也是应该的。再有,她跟她不是也有些私密话要说,当着月影姐的面实在不方便啊。嘴上道。“相信月影姐,她说过去说句话就回来,一定会回来的。”

  柳紫缘还是有些不放心,问道。“这大晚上的,你说我姐跟那混蛋说什么?”

  “谈情说——,额,晚饭前姐夫都把你气哭了,月影姐一定是过去批判他、谴责他、奚落他、教育他……”

  看牧筱妖不停的他下去,柳紫缘打断道。“够了够了。照我说,那混蛋那么天理不容,跟他废什么话,直接一刀咔嚓掉多好。”

  “宰了姐夫?”

  “不是宰,宰了太便宜他了。这世间最让人痛苦的其实不是死,是生不如死,而对男人来说,阉了比宰了更让他难以接受。所以,我的建议是,阉了他个混蛋。”

  柳紫缘不顾牧筱妖惊愕的表情,继续侃侃而谈。

  虽然阉楚天目前跟她牧筱妖没什么关系,但听柳紫缘这么说,牧筱妖还是感觉到一股凉意,直透脊背。

  此时,柳月影也去而复返。好巧不巧,刚进屋,就听妹妹说要阉人。柳月影不知什么人跟妹妹有此深仇大恨,望着妹妹,眼中充满溺爱,问道。“什么人这么大胆敢欺负缘缘啊?”

  柳紫缘没敢说阉姐夫,牧筱妖嘴快,接道。“姐夫,姐夫今天惹缘缘不开心,所以我们在说阉姐夫。”

  柳月影当时就沉默了,脸色很不好看。

  她跟楚天的关系虽然不好,但他现在好歹是自己名义上的男人。妹妹要阉她男人,难道还让她一块起哄,好啊好啊,咱们姐妹同心,一块去阉?

  柳紫缘看姐姐脸色不好,但牧筱妖已经把阉姐夫的话说出口,她也没什么顾忌了。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对视着姐姐的目光。“姐,我还没来得及问你呢,你干嘛要嫁给那个混蛋?而且结婚都不通知我?”

  柳紫缘跟姐姐关系很好,父母罹难后的这两年,她更加敬重姐姐。因为她心里明白,要接手爸爸的千度集团,姐姐肩负的压力有多大。

  姐姐很疼爱她,从没对她诉过苦,反而每晚打电话,都安排她照顾好自己。一句最简单的叮咛,姐姐每天重复,可以坚持说两年。如不是爱她,怕是自己都嫌罗嗦。

  此刻,柳紫缘觉得很难受。因为那么疼爱自己的姐姐,结婚居然不告诉自己。要么她不爱自己了,不在乎自己的感受。要么她有什么难言之隐,很爱自己,就是不愿自己因她的事担心,才故意隐瞒。

  从表哥的那些信息中,她知道姐姐是因为后者。而越是心疼在乎姐姐,对楚天的恨意也就越大。柳紫缘想到这些,泪水夺眶而出,瞬间浸湿娇美的脸颊。

  她昂起头,倔强道。“我知道,姐姐是因为被那混蛋逼迫的。我们柳家欠他们楚家的,可我就是不想姐姐这么牺牲。如果非要还,我来还就是。姐姐喜欢的人是表哥,姐姐跟表哥青梅竹马……。”

  她的泪水越流越多,更显凄艳欲绝。

  牧筱妖紧握着她的小手,不停劝说着。“缘缘你别这样,我心里难受……。”

  柳月影心里也是难受至极,走到床边。脱掉鞋子,上了床,把哭成泪人的妹妹紧紧搂在怀里。

  等她情绪稍微好了些,柳月影爱怜的揉着她的秀发,柔声道。“姐姐没受委屈,虽然跟他结婚,但自从结婚后,我们相敬如宾。而且,还未曾同房。”

  听姐姐说还没失身与他,柳紫缘最担心也是最怕的事有了着落,心中惊喜不已,抬起头,看着姐姐。“他没有逼你?”

  柳月影摇摇头。

  柳紫缘却是越加不解,赶紧又问。“那你们干嘛结婚?”

  柳月影心知妹妹会有此一问,早就打好腹稿。帮妹妹把眼角的泪珠抹去,轻声说道。“东江局势动荡,缘缘应该知道,他们楚家正处漩涡中心。姐姐跟他结婚,其实是因为政治目的,没有人逼迫姐姐,是姐姐愿意的。”

  “真的?”

  “傻丫头,姐姐骗你有什么用。”

  柳紫缘想到表哥传给她的那些信息,说道。“可表哥说,姐姐不同意,他仗着楚家的权势,楚阿姨的纵容,强逼姐姐跟他结婚。”

  柳月影皱起眉头。

  柳紫缘却是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这么说,姐姐心里还爱着表哥,只是碍于局势,才不得不跟楚家那混蛋虚与委蛇。等局势稳定,姐姐就跟楚家那混蛋离婚,然后嫁给表哥?”

  柳月影不答反问,“表哥都跟你说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豌豆说:

废话不多说:还是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