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距离比较短,但两人冲的急了些。牧筱妖说着话,气喘吁吁,胸脯也跟着上下起伏。楚天现在已经被她松开了手,只得双眼紧盯着她,用眼睛占她便宜。

  被她说话声惊醒,楚天赶紧收敛心神,建议道。“妖妖,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咱们何不过去探探敌情?”

  牧筱妖觉得他建议不错,点点头,“正有此意。”

  楚天四处扫了一眼,看到司马云正站在离两人不远的另一出口,翘首以待。当下便带着牧筱妖走过去,边走边小声道。“那家伙叫司马云,缘缘的远房表哥。”

  牧筱妖心说。“你一个表哥,还是远房的,怎么显着你来接?”

  再看那家伙手捧鲜花,一脸兴奋,跟娶媳妇似的,更加警惕起来,也小声说道。“姐夫,那家伙一看就不是好东西,你跟我说实话,他是不是对缘缘有念头。”

  楚天本就对司马云有芥蒂,一听这话,当即落井下石。“这个我还不敢确定,能确定的是,司马云对月影有意思,现在月影跟我结婚,他断了对月影的念想,缘缘跟月影长的那么像。”

  楚天点到为止,可这已经点燃牧筱妖对司马云的怒火。

  看她怒气冲冲,恨不得剁了司马云包肉包子,楚天再次怀疑,她跟小姨子真是简单纯洁的闺蜜关系?

  两人来到司马云面前,终于引起司马云的注意。

  司马云本还情绪高炽,看到突然杀出的楚天,以及他身旁那不认识,但却亭亭玉立、明艳照人的超级小美女,微微蹙了下眉。

  不过,这家伙也颇有心计,立刻掩去不满,露出笑脸,热情道。“表妹夫也来接缘缘啊!”

  这声表妹夫,听的楚天很是刺耳。但事实又是如此,楚天不爽也得受着。

  “是啊,月影工作忙,让我来接缘缘回家。”

  这句话传递出两个信息,一,老子跟柳月影关系很好;二,缘缘等下要跟老子回家,你就不用凑热闹了,赶紧滚回家玩泥巴去吧!

  司马云也不是吃素的,并不纠结柳紫缘的归属问题,依旧热情不减。“跟缘缘都两年不见了,缘缘前天准备回来时,还在跟我通电话,问我会不会来接她。我这些天在忙一个大项目,但什么事也没缘缘重要,这不,我一大早就赶来了。”

  去你M的蛋,还没老子来的早,居然说一大早就来,吹牛B能挑个合适的牛不?

  牧筱妖现在跟他统一战线,怎么看这表哥都不爽。轻哼一声,阴阳怪气道。“这位远房表哥叫什么来着?”

  虽然还不知道这漂亮小妹子的身份,但听她把远房俩字拖那么长,司马云也知道这位是来找茬的,不答反问道。“你是?”

  “牧筱妖,缘缘最好的闺蜜。”

  “这混蛋怎么跟缘缘闺蜜搞一块了?闺蜜身份很敏感,不得不防啊!”司马云心里如此想着,而在知道牧筱妖跟表妹的关系后,也立刻重视起她,客气道。“你好,我是缘缘的表哥,叫司马云。如果不介意,你也可以随缘缘叫我表哥。”

  “死马?”牧筱妖叨咕一声,直接无视司马云像似死了二大爷的脸色,说道。“对不起,我不喜欢随便认些不三不四的人叫表哥。”

  楚天心里那个爽啊,暗自给牧筱妖加油。“干的好,废了他个贱人,姐夫给你呐喊。”

  “姐夫,我以前跟缘缘通电话时,就听缘缘跟我说姐夫怎么好怎么好,可没听过她提起什么叫“死马”云的远房表哥。咱们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司马云脸上表情很丰富,这会又变成像似死了二大奶奶。

  楚天因为司马云那句表妹夫而不爽的心情,这会也完全消失殆尽。

  心里暗自决定,牧筱妖够妖,老子认定了,对付司马云,必须跟牧筱妖联盟。以后两人分工合作,牧筱妖负责语言攻击,让他无地自容。老子负责K人,让他身心皆伤,一伤到底。

  楚天很配合牧筱妖,接了句,“不好意思,认错人了。”说完,拉起牧筱妖柔滑的小手,回到刚才两人站的位置。

  Z酷●。匠U网唯"◎一/u正$Y版,/其7'他CN都是f,盗^D版1

  回到原位,又过了片刻,牧筱妖微笑看着他。“姐夫,你是在吃我豆腐吗?”

  楚天在她小手上揉了两下,才恋恋不舍的放开。装作没听到她的问话,一脸正经道。“妖妖,你是不是每天都用牛奶洗手啊?又软又滑,明个我也推荐月影用。”

  牧筱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同样答非所问,“姐夫喜欢不?”

  刚才还在夸她,这时候楚天没办法说慌啊。点点头,算是承认喜欢。

  牧筱妖把小手伸出来,摆在他面前。“喜欢就别客气,请随意。”

  还有这种好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豌豆说:

撸撸,;撸撸,撸起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