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服装店,牧筱妖已经换好衣服。站在收银台处,脸色通红,尴尬异常。看到楚天回来,就像抓到救命稻草。

  楚天立刻明白,这妹子没带包,肯定钱也不在身上。

  “呐,刚才听你说从会场里跑出来,肯定还没吃饭呢!”楚天把奶茶、汉堡递给牧筱妖,主动去柜台处帮她结账。

  只是,好家伙,看牧筱妖现在身上穿的,也就一件短袖、短裤,外加一对帆布鞋,居然要小万元。这就算把牧筱妖的内内、罩罩加上,也不用这么多吧?

  楚天不是小气人,可关键是,他昨天才把家财散尽,准备下到基层体验生活。身上唯一还剩的那张卡里只有一万出头,接下来,在没找到工作之前,自己都得省吃俭用。刷完卡,这一下把小仓库给清空了,还怎么生活?

  败家,太败家了!

  不过,这换了身衣服,牧筱妖的胸部也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确实蛮大的。

  牧筱妖看他眼睛发直,骄傲的挺挺胸,方便他能隔着衣服观赏,心里很是感动。

  姐夫无微不至,又是买吃的,又是买衣服。看一下又不掉块肉,别说隔着衣服,就算脱了衣服……,额,脱了衣服目前还真不行。

  等楚天把眼神从她胸部移开,牧筱妖热情的贴身上去,抱着他的胳膊,真诚道。“姐夫,谢谢你了!”

  感受着牧筱妖那里的丰满,楚天心里那个爽啊。

  不过,该什么是什么,姐夫现在的情况,照葛大爷的话说,“地主家也没余粮了。”

  看牧筱妖随便买套衣服,都要上万块,她应该不差钱。

  等两人走出服装店,楚天苦着脸,说道。“妖妖,这衣服……?”

  牧筱妖确实饿坏了,一口奶一口汉堡,吃的正香,心情也是正好。所以,瞬间误解楚天的意思,无所谓道。“姐夫不必在意,这见面礼虽然寒碜些,但正可解我燃眉之急,妖妖很满意。”

  毛,花费老子百分之九十的家当,你还嫌寒碜?你不如直接把姐夫卖去做鸭!

  再有,老子什么时候答应给你见面礼了?

  楚天没想到牧筱妖脸皮这么厚,索性也不婆妈了,“妖妖,我不是那个意思。”

  牧筱妖停下来,看着他。“姐夫什么意思?”

  “这个……衣服钱,妖妖是不是可以还给我啊?额,姐夫不急,妖妖在两天之内还给我就可以了。”

  牧筱妖愣了,像是楚天给她买衣服,那叫天经地义,而跟她要衣服钱,那就显得不可思议了。

  本小姐还让你碰了俺的胸部呢,现在你胳膊还帖在上面呢!

  你知不知道,有人出十万,都不够碰下本小姐的一根手指头?

  姐夫你穷疯了吧?

  两世为人,楚天何曾如此窘迫过。但,一分钱难倒一个大汉,他现在确实没钱啊。老讹人又不好,而且昨天老妈打电话已经下了最后通牒,为了未出生儿子的人品,他必须低调。在工作没着落前,老子就剩这一万块钱,不能瞎折腾啊。

  心里也坚定一个念头,明天必须出去找工作。

  酷‘4匠O网u9永zY久s@免4b费E‘看☆7小J说O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豌豆说:

这章有点少大家体谅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