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远海,西江市副市长的小公子。”

  宋少听到此,脸唰的一下白了,他这是吓的。瞪着旁边一头雾水的小平头,骂道。“艹你M王力,你要害死老子了。”

  他确实怕了,他老爸才只是个规划局副局长,而现在面对的却是个副市长公子都要小心侍候着的人物。最近局势动荡,老爸再三交代,一定不要在这关键时刻弄出什么乱子。现在倒好,居然惹上一个这么厉害的人物,以他老爸的火爆脾气,真要出了什么乱子,剥了他的皮都是轻的。

  宋少骂完小平头,头皮发麻的走向楚天,在走到那俩保镖身边时,很不客气的把人推开。换上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恭敬的给楚天递上烟,“你好,我……我叫宋启……。”

  此时,从那打开的房门里,传出更大的争吵声。

  楚天担心警花姐姐,一把打开宋启的烟,“好狗不挡道,滚。”

  推开宋启,走到小平头身边时,狠狠瞪他一眼。小平头这会也不嚣张了,赶紧低下头。他现在也嚣张不起来,旁边那位是市规划局副局长的儿子,他只是一个小小银行行长的侄子。人家都恭恭敬敬,他敢嚣张?

  楚天这会也没功夫修理小平头,走进那开着房门的房间时。就见屋子里挤满了人,拿着账本,这摸摸,那翻翻。而且,翻完摸完便记在账本上。

  这根本就是土匪抄家!

  再看警花姐姐,她此时蹲在一个嚎啕大哭的妇女旁边,眼眶里盈满泪水,伤心不已。

  楚天很愤怒,大叫一声,“都给老子住手。”

  那群人看一眼楚天,继续忙他们的。楚天火了,就像一只发疯的猛兽,冲进人群。与此同时,从人群里跳出两个黑衣大汉,拦住楚天。

  看来,人家也是有备而来。楚天才没管那么多,上去就是鞭腿侍候。他这会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竟是把俩汉子扫的毫无还手余地。

  此时,宋启和小平头也都冲了进来,看到屋子里混乱不堪的场景,脸都白的发青,身子都忍不住抖了起来。尤其是小平头,这事本就因他而起,他当然要负全部责任。

  宋启大叫道。“你们都干嘛,都给老子出去。”

  那群抄家的“匪徒”有个别个认识宋启,但多数都认识小平头。看两人像死了娘似的惊慌,虽不明白发生什么事,但也都知道闯祸了。

  大家就要退出房间,就听楚天大叫道。“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这里是你们家啊。”说完,冲进厨房,拎了把菜刀出来,看着惊慌的人群,“不说清楚,谁TM敢动一下,老子剁了你们。”

  宋启满头冷汗,朝楚天走过去。不过,鉴于那位手里拿着菜刀,实在吓人,他也不敢走太近,离楚天还有段距离便停下来,看着他道。“楚先生冷静,有话好好说,今天的事有我宋启在,必然要给你一个满意答复。”

  那妇女也不哭了,惊愕的看看那发飙小帅哥,再看看自家女儿,像似明白了什么,又像似什么也不明白。赵静把她扶起来,坐到沙发上。

  楚天点了支烟,啪的一声把柴刀砍倒桌子上,说道。“谁是带头大哥,给老子出来。”

  一个拿着账本的中年人,战战兢兢的从人群里走出来,“你好,我是天朝国发银行西江分行……。”

  没等那人说完,楚天一巴掌抽过去,“老子管你什么行,说重点,为什么带人来抄警花姐姐的家?王法何在?天理何在?”

  那人被抽了一巴掌,转头看一眼小平头。看小平头示意他不可以,也不敢还手,低着头嗫嚅道。“我们不是来抄家,是赵建在我们银行贷了巨额货款,把这房子抵押给我们银行。现在贷款期限已到,他无力偿还,所以我们便来收回抵押的房子。”

  √酷y匠》网$◇正#◇版Y#首x;发mT

  此时,一个满脸胡茬,十分憔悴的男人走上前,“你们银行之前已经答应我可以延长一个月的期限,现在却突然来收账……。”

  “就你那面临倒闭的公司,我们给你延长一年,你也还不上贷款。而且……。”拿账本的“带头大哥”打断憔悴男,看楚天瞪着他,吓的没有而且下去。

  憔悴男此时又上前一步,想说什么时,楚小却制止住他,看着“带头大哥”,冷声道。“多少钱?”

  “五百万。”

  楚天从口袋里摸出早上秦正阳开给他的五百万支票,扔给“带头大哥”,“这是五百万支票,老子替他还了。”

  那“带头大哥”拿着支票,就像拿着一颗仙人掌,不但扎手,还扎心。

  “赵家的账我现在还上了,也给你们算算欠赵家的账。擅闯民宅,仗着人多恫吓户主,暴力户主,试图霸占户主的女儿,也就是我警花姐姐。暂时我就想到这四条,每一条都给我捋顺,交待清楚,不然……。”

  楚天又把菜刀拿起来,在众人面前挥了挥。现场加赵静一家,足足不下三十人,却没一人敢说话,所以有目光都盯着这“疯子”,确切说,是盯着他手里的菜刀,生怕他手一滑,菜刀飞到某人的脑袋上。

  沉默片刻,看没人说话,楚天手拿菜刀,指着小平头,愤怒道。“你TM罪最重,你先交待。”

  小平头也想交待,但看着他手里的菜刀,心里怕的要死,也乱的要死,根本不知道要交代什么。心一急,扑通跪到地上,叫道。“我错了。”

  楚天提着菜刀就上去了,众人以为他要砍死他,虽然担心,却也怕的要死,居然没一人敢上前阻拦。就在楚天快走到那小平头面前,小平头已经吓尿时,赵静跳过去,紧紧抱住他的腰,“你不准乱来。”

  楚天只是看不起恃强凌弱、欺软怕硬的小平头,想过去K他一顿,宣泄下心口的闷气,并不是要砍死他。

  现在被警花姐姐抱住,楚天怕弄伤了她,也不敢大力挣扎,看着宋启道,“姓宋的,今天看在警花姐姐的面子上,老子我不想玩的太过火。但是,交待必须要交待,在场所有人,限你们在三天之内给赵家拿出合理、并且让赵家满意的交代,三天后,少一人没交待清楚,没让赵家满意,老子去你宋家找你是问。”

  宋启赶紧道。“明白,您尽管放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豌豆说:

撸撸,签到,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