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个我的例子,十八岁的时候,我被一个富婆看中,给十万块,包了我一年。后来她另结新欢,我因为没钱流落街头。就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我遇到一个捡破烂的老奶奶,老奶奶都七八十岁了,我问她,你这么大年纪,怎么不在家养老,还出来干这么苦累的工作?老奶奶说,儿子不孝顺,在家只有等死。那一刻,我被老奶奶的精神震撼。心想,我有手有脚,年轻力壮,为何要活的这么屈辱,要把命运掌控在别人的手里?那一夜,我跟着老奶奶捡了五十个垃圾瓶,清晨我卖了五块钱,就是那五块钱,让我看到希望,看到人生的另一段路,原来我也可以用双手养活自己。从那开始,我艰苦奋斗,什么都干,收买废品,扛包挑水,一年后,我存了一万块,用一万块开了个更大的废品场,第二年我赚了十万,第三年一百万,第四年,也就是今年,我有一千万的进账。我现在把废品站卖了,因为我打算进军服务业,比如开酒店什么的。我想赚更多的钱,不是为了炫耀,只是想证明自己,天生我才必有用,我TM原来不是一根废材。”

  “你……。”

  楚天愤怒的打断她,“闭嘴,我还没说完呢。两年前,也就是距我十六岁踏足江湖闯荡的第四年。我回家了,你知道我看到什么,我看到四十多岁的母亲白发苍苍,我看到同样四十多岁的爸爸卧病在床。后来才知道,他们之所以这样,只是因为思念那漂泊在外的儿子,如果我当初走上极端,以死了结,很可能就是一尸三命。我死不要紧,我的家人……。”

  楚天说的很真切,表情配合也非常到位,眼眶发红,几近哽咽。

  那跳楼姑娘哇的一声哭出来,抱着孩子从阳台上跳下来,作势就往外跑。

  楚天眼疾手快,拉住她,“姑娘你好好跳你的楼,这是干嘛?”

  “放开我,我要回家。”

  楚天放开她,姑娘一溜烟跑的没了人影。

  赵静满是惊诧以及疑惑的看着他,像似要攫取他的秘密。虽然领教过这混蛋嘴皮子的厉害,可这也太扯了吧?

  “你……你救了她?”

  “我一向都是这么侠义心肠。”心说,“老子才没那么大能耐救她,是她自己不想死。如果存心想死,早跳了。”

  赵静像似还不能接受,愣愣的看着他。

  楚天嘻嘻一笑,拉着她的小手,“走了警花姐姐,别人的事情解决了,现在要解决你的事情。”

  “我的事情?我有什么事情?”赵静任他拉着,一脸迷惑。等下了楼,才像似反应过来,赶紧甩开他的手。

  楚天也不介意,说道,“警花姐姐,回警局吧。”

  “善后……。”

  “这里人多,不差警花姐姐一个。”侧着身子,趴到她耳边,压低声音道。“我现在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待办,我们快回警局。”

  看他说的认真,赵静更加迷惑。不过,也没拂逆他的意思,跟几个民警说了几句,便开着警车,载着他往警局而去。

  车上,楚天一真盯着赵静,他发现赵静变了,变的温柔了,至少没像上次,一句一个老娘杀了你,一句一个老娘跟你没完。

  看了一会,问道。“警花姐姐,你怎么没开摩托车啊?”

  “有车不开,我傻啊。”赵静边开着车,认真道。“你要去警局办什么事?”

  “一件有关警花姐姐的事情。”

  “具体点。”

  “警花姐姐别心急,到了就知道了。”

  不一会功夫,两人来到警局。下车后,楚天说道。“警花姐姐,带我去局长办公室。”

  “去局长办公室?”赵静猛然想到什么,紧张道。“你不准胡来,我……我很好。”

  相比一个星期前,她现在所负责的工作,以及福利待遇确实有了质的飞跃。

  楚天摇摇头,“没有很好,只有更好。”

  X!更H新jq最#快上{◇酷匠*网6

  “你要想我好,就听我的。”

  “听你的,我保证不乱来,只是跟局长喝喝茶,聊聊天。”楚天话锋一转,“不过,警花姐姐再这么固执,阻止我找局长喝茶,我就不保证会不会乱来了。”

  “你……。”赵静看他并没有打算妥协的意思,跺了下脚,极度无奈道。“算我怕你了,走吧,我带你去见局长。”

  楚天跟着她,来到局长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里面传来局长不耐烦的声音,“进来。”

  两人走进去,看到赵静,局长的不耐烦立刻消失不见。而看到她身后的楚天,不由皱起眉头。他只是跟楚天通过电话,并没见过他,这种反应也好理解。

  进了局长办公司,没等赵静介绍,楚天便拉了张凳子,毫无风度的骑坐上去,皮笑肉不笑道。“局长大人好!”

  “你是?”

  “赵静姐姐的干弟弟。”

  “干弟弟?”局长眉头更皱,也更加疑惑,看了看赵静,又把目光投向他,“有事?”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赵静姐姐说,她最近工作太忙,我想麻烦局长大人给赵静姐姐换个最轻松,福利最好的工作。”

  “混蛋,你不是答应我不乱来。”赵静生气的踢他一脚,不满道。

  楚天没有理她,继续盯着局长。

  能干到局长位子,也都是八面玲珑的人物。看这位有恃无恐,根本不把他这个局长放在眼里,心知必有所依仗。再大致回顾下跟赵静有关的事情,立刻想到一个星期前的那个电话。

  话说,那件事后,他不但升了赵静的职,这一个星期来,晚上也没再找她电话谈心。嫌工作忙?什么工作不忙?

  “你是楚天?”局长疑惑道。目前还是先搞清这位的身份,不然,还真不好办事。

  “对,我是楚天。”

  人都找上门了,不管他做的对不对,就是他的不对。因为身在高位的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二世祖从来都不是讲道理的人。你侍候的好了什么都好,侍候不好,你也别想有什么好日子。因为这群人被称为社会蛀虫,蛀虫不闲着没事找事,那就不是蛀虫了。

  为自己的前途考虑,局长大人可不会随意得罪自己得罪不起的人物。赶紧换上一副灿烂笑脸,客气道。“不好意思,是我疏忽了,这就给赵局换工作岗位。”

  “不用不用,我对自己现在的工作很满意。”赵静急道。说着,再踹楚天一脚,“你够了,再胡闹,我以后不认识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