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不知道他身份,赵静却是知道,这位局长都得客气着。如果真厮打起来,如果那混蛋是记仇的家伙,跟他交手的办案民警可就遭殃了。

  看他动手,赶紧跑过来,“你个混蛋干嘛,再胡闹,我……。”她还真不能把他怎么样。

  $看正版a章=k节@上酷匠v网x3

  楚天嘻嘻笑道。“警花姐姐,我本来就是要去找你的,既然碰巧遇上了。你就让我跟着呗,你办你的案,我旁边跟着,保证老老实实,等你案子办完,咱们再好好叙旧。”

  “你在下面等我。”赵静皱眉道。

  楚天摇摇头,“男子汉大丈夫,说跟着就跟着,如果连自己都失信,何以取信天下?”

  服了!

  这已经不是赵静第一次领教他的无赖,深知他的脾性,所以也没继续僵持,“我答应让你跟着,不过,记住你刚才的保证。”

  楚天比了个手势,嬉笑道。“明白。”

  跟着警花姐姐走进居民楼,这次两大汉没再拦他,因为赵局现在是他们的老大,她都发话了,他们当然不敢拦。心里也犯起嘀咕,这家伙跟赵局什么关系啊?为何她会妥协?

  跳楼女子所处的位置是居民楼的四楼,楚天跟赵静来到四楼。房门从里面锁上,赵静推了几下没推开,想到上次这混蛋用铁丝开门。看着他,语气也温柔下来,“你能不能打开?”

  “能。”楚天也看着她,回答的简单明确。

  “帮我打开。”

  “有没什么奖励?”

  “你……。”赵静很想扑上去咬死他,咱们这是要救人,能不能不要拿生命开玩笑吗?

  犯贱也要有个度个不是,看警花姐姐气的不行。楚天伸手从她头发上取下一支发夹,掰直后,伸到锁孔里捣鼓起来。

  “警花姐姐,你最近这些天干嘛不接我电话啊?有几个晚上,我想你想的想睡觉,又有几个晚上,我想你想的睡不着觉。”楚天边捣鼓着开锁,边看着赵静说道。

  为何不接你个混蛋的电话,因为你个混蛋太混蛋了。再被你这么骚扰下去,姐姐要不多久,估计就会疯掉。

  赵静瞪他一眼,没好气道。“工作太忙,没时间行吗?”

  “哦!”嘴上小声叨咕着,“局长办事不给力啊。”

  此时,房门被楚天打开,两人走进屋,那抱着孩子坐在阳台上的年轻妈妈,看有人进来,立刻紧张起来。

  “你们干嘛?谁让你们进来的?”

  “姑娘你冷静,不要……。”

  跳楼姑娘打断赵静,“闭嘴,谁让你们进来的。出去,不然我真跳了。”

  感情这位还在犹豫中啊!犹豫好,至少说明她还没有绝望。

  楚天不顾刚才跟赵静的约定,朝跳楼姑娘喊话,“美女,你写遗书了吗?”

  赵静狠狠瞪他一眼,显是对他的胡乱插嘴气愤不已。而那跳楼姑娘也有些错愕,因为看他跟女警一起进来,她错把他当成了谈判专家。现在看来,肯定不是,因为谈判专家哪有开口这么问的。而且,还这么年轻。

  跳楼姑娘有些生气,怒道。“我写不写遗书关你屁事?你又是谁?”

  楚天道。“我是路过打酱油的。至于遗书,确实不关我屁事,我只是想提醒你,别做了冤死鬼,至少得让某些人知道,你是因何事不满而死,因对何人不满而死。”

  “我……。”

  “你坐着别动,继续保持跳的姿势,如果想写遗书的话,我帮你。”楚天说着,从警花姐姐的上衣制服口袋里取出笔和小本本,展开后,看着跳楼姑娘。“你说,我替你写。”

  “混蛋,别闹。”赵静靠近他,小声说道。

  楚天根本不理她,继续看着跳楼姑娘。还对她抛了个“姑娘你快点,我赶时间”的催促眼神。

  跳楼姑娘沉默片刻,突然说道。“没错,我为什么要含冤而死,就算死也要让某人明白我是为何而死,让他一辈子良心难安。”

  “姑娘说的对,你这样莽撞一死,连遗书都不留,岂不让亲者痛仇者快?说吧说吧,我这帮把你的冤屈记下来,让世人知道你是因何而死,让某人一辈子活在负罪中,良心难安。”

  跳楼姑娘怀里的婴儿可能也很赞成楚天的话,不想陪妈妈一起做了冤死鬼。刚才还安安静静,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像似以此提醒妈妈,你想清楚再跳。

  只见跳楼姑娘撩起衣襟,给他喂奶,婴儿顿时不哭了。

  楚天看的惊奇不已,原来不是怕做了冤死鬼,而是怕做了饿死鬼,太没出息了。

  婴儿止住哭声,跳楼姑娘看着楚天,“你准备好写。”

  “你说。”

  “姓周的……。”

  楚天打断她,“姑娘,这世界上姓周的太多,你不能与周姓为敌,你要具体到某人。”

  跳楼姑娘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不错,改口道,“周扒皮你个混……。”

  楚天再次打断她,“姑娘,你怎么这么不开窍,说外号谁认识?要说具体名字。”

  “我说的就是具体名字。”

  “有叫周扒皮的?”

  “有。”

  “这人一听名字就是人渣。姑娘不是我说你,谈朋友怎么能这么马虎,知道是坏人还要投怀送抱,这能怪坏人吗?你这是助纣为虐,要怪就怪你自己太不爱惜自己。”

  “我……我年轻不懂事,而且,谁知道他个王八蛋心肠跟他名字一样坏。”

  “有情可原,姑娘你继续说。”

  “周扒皮你个王八蛋,你说你喜欢老娘,原来只是为了与老娘开房。你说你会离婚,原来只是骗取老娘的信任。你说你……。”

  楚天再次打断她,“姑娘,周扒皮固然不对,你第三者插足,破坏人家庭幸福,你难道不觉得自己也有错?”

  “我……我年轻不懂事,而且,男人的花言巧语本就是女人的致命毒药。”

  “有情可原,姑娘你继续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豌豆说:

撸撸,追书,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