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打电话什么事?”接电话的声音低沉有力,听不出具体年龄段。

  “我想问问,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对楚家动手。”

  “哦?”

  “早点解决楚家,我心里才踏实。”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感觉你今天跟平时不一样。”

  “没事,就是上次蛊惑那混蛋给柳月影下药,效果并不如意。最近一段时间,东江也没动静,这边也没动静,我担心等局势稳定,再动手就来不及了。”

  电话里传来男人低沉的笑声,“我们什么时候停止过对付楚家?如果你嫌节奏慢,可以在那边加把火,不过,一定要隐秘,不要露出马脚。”

  “明白,我先挂了,不打扰宁少。”

  ————

  经他们刚才一闹,健身房也没人健身了。楚天看看时间,才十点。独自抽了支烟,也没继续留下来健身。而是去了警局,找警花姐姐。他这次找警花姐姐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一星期不见,想她了。

  离开健身房后,楚天也没打算坐车,而是继续跑步过去,就当锻炼身体了。

  跑了半个多小时,经过一处居民楼时。楚天看到一群人围在一栋居民楼下指指点点,抬头一看,我嘞个擦,原来是有人要跳楼,跳就跳吧,她居然还抱个婴儿一起跳。

  楚天走过去,就听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

  “听说是因为老公有外遇。”

  一个端着碗吃饭的大妈,饭也顾不上吃,立刻反驳,“你知道什么,人家姑娘根本没结婚,这叫未婚先孕。那男的王八蛋,本来说要跟她结婚呢,后来几搞几不搞,居然跟她妹妹搞上了。两人远走高飞,女人带着男人的孩子,伤心绝望下,才走上这一步。”

  一个小青年烦躁道。“这到底要不要跳啊,要跳就快点,我这还等着去跟女朋友约会呢。”

  不知从哪飞出一只臭鸡蛋,砸到那小青年头上,小青年立刻火了,扯着嗓子喊,“谁,谁砸我,有本事给老子站出来,看老子不抽死你。”

  一堆臭鸡蛋砸到他脸上,此时,远处传来警笛声,声音由远及近,很快来到人群中。人群赶紧分开,给警车让出位子。

  警车一共有四辆,消防车也有一辆,车子停下后,车门打开,办案民警慌忙从警车里下来,在楼下铺设气垫。

  酷|匠L0网正版ah首}/发I

  楚天眼睛一直跟随着一位年轻女警来来去去,这女警不是别人,正是警花姐姐。赶的早不如赶的巧,差点就跟警花姐姐错身了。

  民警们铺好气垫,楚天朝警花姐姐跑过去。由于警花姐姐现在是背对着他,所以并没看到他。楚天跑到警花姐姐身边,上去就用手捂住警花姐姐的眼睛,压低声音道。“警花姐姐,猜猜我是谁。”

  我嘞个擦,哥哥咱能不要玩这么幼稚的游戏吗?就算玩,咱能挑个闲时候玩吗?这还等着救人呢!

  楚天的声音,就算再怎么改变,赵静也能立刻听出来,因为什么,因为太贱了,贱出一种非常别致的个性,想听不出来都不行。

  赵静倒也直接,根本不跟他废话,脚一抬,鞋底直接踩到他的脚面上,痛的他立刻放开警花姐姐。再一看,原来警花姐姐今天穿的是小高跟啊。

  上次还夸警花姐姐是好警察,这次必须要重新给她定义,请问警花姐姐,穿高跟,你适合抓飞贼吗?太不敬业了。

  楚天跳了几下,生气道。“警花姐姐,我好心跟你打招呼,为何踩我?”

  赵静瞪他一眼,直接不理他。

  楚天锲而不舍,再次追问,“警花姐姐,为何?”

  还是那端碗吃饭的大妈,不知她什么时候跑到这边的,接着楚天的话道。“因为你贱呗。人家警察等着办案,你要想看热闹,就站远点看,别瞅着人家姑娘长的漂亮,就死皮赖脸的上去打招呼,还警花姐姐,你嘴倒是很甜哈。”

  楚天被那大妈说的愣了愣,反应过来时,警花姐姐已经走进居民楼。楚天也没空理那大妈,跟着就往居民楼里跑。

  此时,从旁边跳出两个民警大汉,拦在他面前,有个民警大汉用力推开他,“干嘛呢干嘛呢,再往前一步,告你妨碍警察办案,抓去蹲牢房。”

  老子又不是吓大的,有本事你就来抓。老子今天还必须跟警花姐姐同进同出了,谁拦都不行。

  楚天也不跟他废话,上去就要用鞭腿抽那刚才推他的大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豌豆说:

撸撸,追书,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