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用假药说事,其实是想先发制人。毕竟把人K个半死,难不成告诉他,老子手痒了,拿你练练手?泥菩萨还有三分土性,楚天毫不怀疑,如果他真要那么说,就算忌惮他的背景,秦正阳也不会善罢甘休,当场发飙都有可能。

  “你真的没拿假药骗我?”

  “我发誓没有。”

  “好,那我问你,老子按你所说,把药放到红酒里。亲眼看到母老虎喝下去,为何刚准备行事,就被母老虎暴K?K个半死不说,还把老子从二楼窗户上扔出去。老子差点被母老虎摔成智障你知道不?这还不算,没等老子缓气,母老虎提把菜刀就杀出来了,追着老子要阉老子,不是老子跑的快……。”

  想到“悲惨”的过往,楚天眼又红了。

  秦正阳赶紧道。“小天少爷是不是下药的方法不对?”

  楚天猛的站起来,作势又要去K秦正阳,旁边的少爷小姐赶紧拉着他,就听楚天愤怒道。“方法都是你教的,你现在跟老子说方法不对,这不是成心害老子是什么?你们都别拦我,老子非要宰了他不可。”

  “我是说时间,小天少爷是不是没等药效发作就行动了?”秦正阳赶紧解释道。

  楚天被一群少爷小姐拉住,装作挣扎两下,更加愤怒道。“你让老子十分钟后行事,老子就怕坏事,所以足足等二十分钟。如果二十分钟药效还上不来,那母老虎拿菜刀追砍老子时,应该足有三十分钟了吧,为何三十分钟还没效果?”

  “这……。”

  “这你妹,我看你就是存心害老子,拿兴奋药当催情药,目的却是借母老虎之手,干掉老子。老子跟你近日无仇,往日无怨,你为何要算计老子?今天你必须给个交代,不然老子如鲠在喉,迟早也会被这事折磨成抑郁晚期。”

  秦正阳委屈的都快哭了,他虽然确实在算计他,但给的药可是比真金白银还真,谁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现在倒好,直接成了他要用假药害人命。

  “小天少爷,对不起,我知道再怎么解释你也不会信。但我还是要说,我们可能都被卖假药的骗了。小天少爷放心,老子迟早会砍死卖假药的,给小天少爷一个交待。”

  “假药?”楚天第N次情绪失控,浑身颤抖,指着秦大少爷的鼻子,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旁边小太妹赶紧给他顺气,又是喂水,又是捶背。许久,楚天总算缓了过来,红着眼眶道。“我家母老虎虽然凶悍,而且不让我碰她。但她好歹是我老婆,我家人又那么喜欢她,你居然敢随便买点假药骗我,如果那药不是兴奋药,而是耗子药……。”

  “小天少爷你冷静,给我时间,我保证把这事查个水落石出。”

  像是怒到一定程度也不知道怒了,楚天颓丧的摆摆手,“算了,你走吧,咱们的交情到此结束,我以后不想再看到你。”

  “小……。”

  “滚!”

  秦正阳还想再说点什么,但看他现在情绪差到极点。唯有叹了一口气,跟旁边的一群少爷小姐们道。“我们走。”

  一群人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也不是全部都离开了,还有个小太妹留了下来,这小太妹正是喂他喝哇哈哈的那位。

  楚天在世家少爷的记忆里找到一些关于小太妹的信息,这小太妹不是别人,正是西江黑道第二大帮派青龙帮老大祁震的独生女儿祁瑶,跟世家少爷也有些瓜葛。

  楚天看着她,问道。“你不走吗?”

  “我想陪小天哥哥一会。”

  小姑娘有些害羞,脸红扑扑的,很是可爱。不过,唯一不可爱的是,小姑娘一看就是疏于管教,发型很潮很暴,其间还染了几道红、白杂色。眼很大,假睫毛长的都能当武器扎人。小嘴上涂着鲜艳的口红,两只耳朵上加起来,至少不下十只耳钉。白T恤上交叉印着两把砍刀。短裤很短,坐下去估计内内都能露出来。脚上的帆布鞋故意把鞋面撕开,露出涂抹成五颜六色的趾甲。从头到脚,无一不在表现她的肥猪流。

  楚天看她没有多大,顶多也就十五、六岁,问道。“多大了?”

  “十……五,虚岁十六。”

  #酷D匠f网…;正G版y首发Iv

  “高几了?”

  “初中毕业,不上了。”

  红旗下的花朵就是这么凋零的。可惜楚天跟她没关系,如果是她哥哥,二话不说,先揍一顿屁股,明天给我背上书包上学去。什么,不上?不上抽到你上。

  看楚天脸色阴沉,也不说话,祁瑶嗫嚅道。“我听不懂老师讲什么,上也是白上。”

  楚天摆摆手,“行了行了,上不上跟我没关系,反正我不是你哥,你不是我妹。我也管不了你,你走吧,我一个人静静。”

  “小天哥哥,你这一个星期都没去雪月风花酒吧了,我想你。”祁瑶挺起胸,很是深情的看着他。

  “想我?想我干嘛,我又不是你男盆友?”楚天猛然想到什么,心里暗骂世家少爷畜生,忙道。“那句话我只是随口说说,你别当真啊。”

  “真是随口说说?你当时还那样我了呢?”祁瑶抬起头,眼里噙着泪水。

  楚天点头又摇头,“真是随口说说,还有,我怎么你了?就只是摸摸而已,你现在还是纯洁的。”

  “小天哥哥,我恨你。”祁瑶一脸伤心欲绝的样子,说完,头也不回的跑出健身房。

  楚天看着她的背影,心里骂了一句。你恨老子,老子也不能像世家少爷那么畜生。

  ————

  秦正阳驾车离开后,从口袋里摸出电话,拨通一个号码,开口便骂,“王东,你过来,老子保证不打死你。”

  “秦少,怎……怎么回事?”电话里是个青年的声音,听起来胆怯而又迷惑。

  “怎么回事,你哪弄的假药,差点害死老子知道吗?”

  “假药?”

  “一个星期前,松江别墅。”

  青年迟疑片刻,“秦少,我没给你假药啊。以前给秦少的也都是那种药,如果是假药,秦少还不早砍死我了。”

  “真不是假药?”

  “我以生命向秦少保证。”

  “行吧,等下你去我哪里一趟。”

  “秦少,你……你不会砍死我吧?”

  “如果你去,我保证砍不死;如果不去,保证砍死。你好好考虑考虑。”

  说完,挂断电话,随之又拨通另一个号码,等电话接通,秦正阳态度立刻恭敬起来,“喂,宁少,是我,小秦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豌豆说:

撸撸,追书,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