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车党如蒙大赦,一个个飞快跑出健身房。楚天拉了条凳子坐下,点上一支烟,看着秦正阳。

  “小天少爷打的好,让他们长点记性。”秦正阳讪笑着,心里却是抽搐了一下。

  楚天不接话,抽完手里的烟,突然站起来,朝秦正阳走过去,走到他身边时,皮带也招呼上去。“姓秦的,艹你妹,咱们的账今天也一并算了吧。”

  一群人看傻了,被K的秦大公子更傻,他什么时候惹他了?

  楚天一皮带甩过去,并没有停手,继续抽个不停,嘴上还大骂不止,“姓秦的,我艹你妹,今天你不让老子打舒服了,难解老子这一个星期来积压在胸口的怒气。”

  秦正阳被他一皮带抽倒在地后,心里虽有一万个不解,却也不敢犹豫,连滚带爬,四处逃命,嘴上也大叫。“小天少爷你冷静,有话好好说。”

  “我冷静你妹,今天不打死你,老子早晚会抑郁晚期。”说着,一脚踹过去,正中秦大少爷的屁股。秦大少爷被踹出几米远,痛的鬼哭狼嚎。

  旁边一群少爷小姐,像似这才反应过来,看他发疯的样子,虽然害怕,但这要任他K下去,秦大少爷可就没命了。打东方红他们,他们可以冷眼旁观,但这位不行啊,这位可是西江第一少爷,如果今天任他被打不作为,以后还想不想在西江混了?

  “小天少爷你冷静冷静!”

  “小天哥哥,你不要再打了,我害怕。”

  “……”

  少爷小姐们冲上去,拉住发疯的楚天。后者两眼血红,死盯着秦大少爷,像似要把他吃了也难解心头之恨。

  拉住他后,一个少爷赶紧知趣的搬了张凳子过来,放到楚天屁股下面。楚天坐上去,又有一个小太妹打开一瓶随身携带的哇哈哈,喂给他喝。

  楚天喝了一口,感觉不是那个味,噗的一声,全部吐到面前那小太妹身上。“什么味,又酸又咸,你想毒死老子啊。”

  那小太妹毫不在意被他喷了一身奶,急着解释,“对不起小天哥哥,我不知道你不喜欢喝哇哈哈,这就给你换。说着,变戏法似的,又从身上摸出一瓶小洋人。”

  楚天看的惊奇加吐血,“水,喝水就行。”

  无奈那小太妹身上只有奶没有水,当下便有一少爷说道。“我车上有,现在就去拿。”

  楚天这边被一群少爷小姐,侍候大爷似的侍候着。反观秦大少爷,伤痕累累,毫无风度的蹲在地上,惊恐万分的看着楚天。时刻保持警惕,生怕那位疯子再次突然发飙,继续K他。

  喝了口水,楚天像是这才冷静下来,至少眼睛不那么红,情绪不那么激动了。不过,依然很不客气的瞪着秦大少爷,冷冷道。“说,你为什么要害老子?”

  “小天少爷说明白点,我什么时候害你了?”心说老子确实要害你,但老子做的那么隐蔽,以你的智商,不应该被发现啊?

  楚天冷冷道。“一个星期前的那件事,你敢说你没害老子?”

  秦正阳一听是那事,顿时火了,从地上站起来,对视着楚天,“小天少爷,我秦正阳好心拿进口催情药……。”

  秦正阳火,楚天比他还火,又一下跳起来,冲过去就K,边K连骂,“进口你妹,老子差点被你的进口药整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你还敢跟老子提进口。”

  旁边一群少爷小姐听他说什么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靠,感情这事好像还蛮严重的。

  心里虽然如此想,少爷小姐们也没敢犹豫,再次冲上前,把楚天拉开。秦大少爷被K的伤痕累累,不过,他暂时还顾不得理会身上的伤,他现在最想弄明白的是,这TM到底怎么回事。

  “小天少爷,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秦正阳蹲在地上,小声问道。他现在也不敢大声问,因为那样很可能会造成他情绪再次失控。

  楚天大爷似的坐在凳子上,俩小太妹,一个揉胸帮他顺气,另一个帮他捶背,生怕侍候的不爽,他继续暴走。

  更新:E最;J快fw上y。酷}1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豌豆说:

撸撸,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