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下了车,径直来到后面一辆阿斯顿马丁赛车旁。

  此时,飞车党们也都下了车。这些人有男有女,基本都是二十岁出头,甚至更小。飞车党看他走向最炫的那辆阿斯顿马丁,也都跟了过去。

  有个小青年道。“哥们车技不错,你是职业赛车手?”

  楚天没理他,四处瞅了瞅,看路边有块板砖,走过去抄起板砖,在众人疑惑以及惊慌的注视下,猛然砸到阿斯顿马丁车前的挡风玻璃上。虽然他使足了力气,但还是没把这种加厚钢化玻璃砸碎,只砸出几道深深的裂纹。

  砸完车子,大吼一声,“这是谁的车子,立刻给老子站出来。”

  飞车党们都傻了。

  他们仗着家族的势力,从小飞扬跋扈,嚣张惯了,但却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二话不说,上去就砸车,俗话说打狗也得看主人,你知道这谁的车子不?你不要命了?

  一个留着前清麻花小辫的青年走出来,“车子是老子的,怎么了?”

  “这车子早上也是你在开?”

  @:更r¤新*l最b快+上《h酷~匠(g网“

  他问的莫名其妙,“前清遗民”往前凑近一步,借助路灯的微光,“前清遗民”终于认出他是谁,惊叫道。“艹,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你个傻……。”

  “砰!”不等“前清遗民”说完,楚天一脚给他踹飞。因为楚天已经知道,早上就是这贱人差点撞到冰冰。

  踹飞贱人,楚天抽出牛皮皮带,向刚从地上爬起,惊慌不已的“前清遗民”走过去。

  此时,反应过来的飞车党们,虽然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但看着自己人都被欺负了,一个个也都管不了那么多,有家伙的抄家伙上,没家伙胆大的用拳头上,没家伙胆小的用嘴上,威胁着,“你谁啊,你知不知道打的是谁?”

  “你不要命了,等着,姑奶奶叫人砍死你!”

  楚天没空理会这些喊叫,遇上对他攻击的,出手毫不留情,直接用皮带往脸上抽。边抽边走向“前清遗民”。

  “前清遗民”倒也有点骨气,虽然手上没有家伙,但看楚天朝他走过去,不但不跑,反而挥着拳头迎向他,嘴上喊道,“老子发誓,今天不弄死你个王八蛋,老子把姓翻着写。”

  飞车党虽然人多,但却是一群没有实战经验的乌合之众,楚天一皮带抽飞一个,不费半点力气。等“前清遗民”扑过来,楚天跳开身子,迅速探出手,抓住他的麻花小辫,然后另一只手的牛皮皮带便招呼到他脸上。

  “让你嚣张,让你藐视生命。”

  飞车党没想到对手这么彪悍,心知靠他们,不但无济于事,还会白白被打。所以,现在也没人敢靠过去了,纷纷拿出电话喊叫帮手。

  几个没打电话的,继续嘴上的威胁,“你死定了,敢打东方少爷,知不知道我们东方少爷是什么身份?”

  一个声音接住他的话道。“我们东方少爷可是秦正阳的表弟,秦正阳知道是谁不?西江第一少爷,小心秦少灭你满门。”

  楚天一连抽了几十下,“前清遗民”被打的好几窍喷血,嘴上连连求饶,“别打了别打了,我知道错了。”

  楚天拽着“前清遗民”的麻花小辫,把瘫倒在地的“前清遗民”拖到阿斯顿马丁赛车旁,甩手给扔到前面的挡风玻璃上。

  此时,“前清遗民”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面部血迹斑斑,甚是骇人。

  那些飞车党这回是真傻了,平时都是他们暴力别人,何曾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被暴力。看着那刚才还活蹦乱跳,此时却不知是死是活的东方少爷。众人心底升起一股寒意,惊恐的看着楚天,生怕这彪悍的家伙再突然对他们其中的某位出手。

  楚天此时却是非常郁闷,因为他完全没想到“前清遗民”这么脆弱,他这才刚进入K人状态,“前清遗民”就这副样子了,如此再K几下,说不定还真会K死人。

  点了支烟,踢踢“前清遗民”,说道。“别装死,立刻给老子站起来,站直,立正,不然老子继续……。”

  抽字还没出来,“前清遗民”就像似借尸还魂,立刻从车头上跳下来,站直身子,恐惧的看着他。

  “叫什么?”

  “东方红。”

  “秦正阳是你表哥?”

  “是。”

  旁边有个小太妹听他问起秦大少,以为他怕了,叫道。“东方少爷是秦大少爷姑妈的唯一儿子,你把人打成这样,秦少爷一定不会放过你。”

  楚天看了眼小太妹,神色自若,淡淡问道。“你又是谁?”

  “我叫伊沫沫,我爸爸在市政府工作,我妈妈是鸿飞集团的总裁。”小太妹很为爸妈自豪,所以很自然的把爸妈的工作都报出来。而且,在说这些时,毫不在意自己的飞机场,把胸脯挺的老高,脸上也没了害怕的表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豌豆说:

撸撸,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