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雪摇摇头,“你口中的江南第一美女柳月影我没听过,至于牧清歌,你真不知道牧清歌是谁?”

  “我为什么要知道她是谁?”

  夏雪有些诧异,“你到底是不是西江人?”

  “不是,我是土生土长的东江人。不过……。”

  夏雪打断他,“难怪你不知道,告诉你吧,牧清歌可是我们西江人的骄傲,她亲手创建的元岳集团,在西江家喻户晓,在国际上也有很高的知名度。额,你是东江人,你知不知道东江的小天集团?”

  楚天点点头,这个他确实知道,因为小天集团的掌舵人就是他老妈。

  看他点头,夏雪说道。“西江的元岳集团和东江的小天集团在国内并驾齐驱,都是国人的骄傲。元岳集团在西江人心中的位置,就跟小天集团在东江人心中的位置一样,都是属于高不可攀,望而却步的存在。我这么解释,你能听懂?”

  “听的懂。现在的问题是,牧清歌经商很牛,但怎么就是西江第一美女了?”

  夏雪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你解释,你去网上搜索下牧清歌的照片,就知道为什么了。”

  “行,我晚上回去看看。还有个问题,你是江西人,你知道江西的千度集团吗?”

  “听说过,不了解。”

  “那你也去网上搜索下千度集团的总裁柳月影。”

  夏雪颤口微开,惊道,“你是说,柳月影是你老婆?千度集团是你家的?”她现在关心的已经不是柳月影是不是江西第一美女,而是千度集团跟他有什么关系。千度集团耶,她虽然不了解,但也知道那同样是个大公司,在互联网业做的很牛。

  楚天没想到一个千度集团就让她如此受惊,笑道。“千度集团是柳月影的,跟我没关系。不过柳月影跟我有关系,她确实是我老婆。”

  “天呐,你到底是什么人?”

  “凡人,不过从今以后,我有个身份,那就是你女儿的干爸爸,跟你也算有点关系。”

  “你叫什么?”

  女人都是幻想家,刚才她说小天集团时,已经表现出高山仰止,敬慕不已的神情。如果现在把真名告诉她,没准她肯定会往小天集团联想,一联想又得受惊。楚天稍稍想了下,说道。“李小帅,小苹果的小,帅爸爸的帅。”

  “你家到底是干嘛的啊?”

  “查户口呢!行了,我就是一凡人,撞上好运,才娶了柳月影。你也别多想了,有这精力还不如想想以后干嘛呢!”

  听他这么说,夏雪也知道自己问多了,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就是好奇问问,没有别的意思,更没什么企图。”

  “嗯,又扯了这么多没用的,先走了,有什么事打我电话。”

  离开酒店,楚天开着法拉利从自家别墅门前兜了一圈,看别墅里没亮灯,确定柳月影还没有回来。然后也没停车,直接去了千度集团,路上给柳月影通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现在去公司接她,柳月影淡淡“嗯”了一声,便挂断他电话。

  柳月影的赛车性能不错,楚天以前没事的时候,也会玩玩赛车。所以,很快便到了千度集团楼下,而柳月影已经等在楼下了。

  等她上了车,楚天调转车头,往别墅的方向开去。来时一人,回去时有老婆这个大美人陪着,虽然老婆现在对他的态度还是那么冰冷,但有美女陪跟没美女陪,心态又怎会一样。所以,楚天开的速度很慢。

  开了一会,不见老婆说话,楚天看着副驾上目不斜视,冷艳高贵的老婆,很是正经道,“月影,今天谢谢你了。”

  柳月影惜字如金的“嗯”了一声。

  说实话,楚天很不喜欢柳月影冷淡的样子,搞的她跟不可侵犯的女王,别人都要敬神一样敬着她。

  想了想,楚天决定出招狠的,此招一出,他断定柳月影必然不会再如此淡定。但此招伴有危险性,楚天不敢保证柳月影不会暴力他。又但,一个娘们都搞不定,如何征服星辰大海?

  牙一咬,楚天激动道。“月影,你有了,你有孩子了。”

  果然,此招一出,柳月影再不淡定,抄起手上的包包,猛然砸向他。

  楚天早有准备,赶紧闪身躲开,忙解释道,“淡定淡定,月影听我解释。”

  !@酷%$匠B网首“,发

  柳月影瞪着他,楚天讪笑道。“是这样的,今天在公园的时候,我看你蛮喜欢冰冰的。在把冰冰送回去时,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那就是认冰冰当干女儿,我是她干爸爸,你就是她干妈妈,所以我说你有孩子了。”

  柳月影努力压制住怒火,一字一字道。“楚天,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耻以及不正紧。”

  无耻吗?楚天觉得他现在很严肃,至少没说他本来打算让冰冰给他当儿媳妇呢!至于正不正经,请问柳大小姐,你每天板着一张像似世界人民都欠你钱的脸,说话更是跟古代皇帝一样惜字如金,你这样不压抑、不苦闷、不无趣吗?

  楚天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月影,人生短短数载,何必因为某些看不见摸不着的规则而把自己束缚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活着不应该开心快乐,幸福自在?”

  “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豌豆说:

撸撸,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