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好棒。”小女孩眼里小星星乱闪。

  楚天纠正道。“不是哥哥,是叔叔。”

  小女孩看着他,“我能叫叔叔哥哥吗?”

  楚天一头黑线,果断道。“不能,因为……叔叔已经结婚了,结婚的都是叔叔,只有没结婚的才能叫哥哥。呐,抱你的那位阿姨就是叔叔的老婆。”

  柳月影瞪他一眼,小女孩说道。“如果我以后结婚……。”

  楚天冷汗直流,打断她,“那也不行,一日为叔,终身为叔。”

  小女孩嗫嚅几下,终究没再坚持下去。像以想到什么,看着楚天兴奋道,“叔叔你快过来,我们三个人一起玩剪刀石头布,谁输谁要亲谁一下。”

  楚天顿时血冲脑门,不及多想,赶紧跑到沙发旁边,就要坐到沙发上,却被柳月影猛然一脚踹开。

  “月影你过分了。”

  楚天现在是受害者,委屈的看着柳月影。柳月影则瞪着他,一字一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得寸进尺的人。”

  “英雄所见略同,我也讨厌,当然,自己除外。”楚天讪讪道。

  柳月影冷哼一声,没再理他。跟小女孩又玩起剪刀石头布,谁输谁亲谁。楚天看的羡慕不已,心里更是诧异。因为这不是他所认识的柳月影,他所认识的柳月影冷艳高傲,生人勿近。而此时的她,却多了些女性的温柔,母性的慈爱。

  有那么一刻,楚天觉得,他跟柳月影的矛盾其实并没有那么糟糕。或许孩子就是突破。但,怎么蛊惑她要个孩子呢?

  柳月影跟小女孩又玩了几局,停下来,看着他,“你没话要对我说?”

  这么说,是因为她刚才问了小女孩一些事情,但小女孩说的模模糊糊,她也只听出个大概。小女孩是他塞到她车里的,他当然清楚小女孩的情况。看他不主动交代小女孩的事情,所以才有此一问。

  楚天却并没明白她的意思,点点头又摇摇头,“有,我觉得侄女的提议不错,三个人一块玩会更有意思的。”看柳月影瞪他,又忙改口,“当然,咱们之间还存在些误会,像我这么正直的人,是不会强人所难的。所以,你们玩吧,我观战就行。”

  柳月影努力平静自己,许久,咬牙道。“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无耻?”

  楚天耸耸肩,没再刺激她。因为他知道,刚才的调戏已经到了老婆可接受的底线,再继续下去,老婆很可能会发飙。

  “阿姨,叔叔,你们能不要吵架吗?”小女孩看着两人,小心翼翼道。

  想到小女孩就在自己怀里,自己刚才生气的样子有可能会吓到她。柳月影赶紧温柔起来,捏着小女孩的脸蛋,温柔一笑,“冰冰乖,阿姨没有吵架。”

  楚天也接话道。“是啊是啊,有句话叫打是亲骂是爱,爱到极致用脚踹……。”

  柳月影终于受不了他的疯言疯语,厉声道。“楚天你个王八蛋给我滚。”

  而她怀里的小女孩在看到她发火的样子,立刻撇嘴哭了起来。

  柳月影紧紧抱住小女孩,摇啊摇、摇啊摇,眼睛却狠狠的瞪着楚天。

  其实,楚天那句话只是顺口而出,绝对不是要故意刺激柳月影,可谁知道老婆这么敏感。在后悔的同时,楚天赶紧保证,“口误,我保证下不为例。”

  等柳月影把小女孩哄好,楚天说道。“我觉得,我们现在最紧要的事不是斗嘴,而是帮冰冰找到家人。”冰冰是刚才听柳月影那么叫,他才知道小女孩的名字叫冰冰。

  看柳月影的情绪有所好转,楚天看着冰冰,认真问道。“冰冰,你叫冰冰?”

  柳月影翻了个白眼,小女孩道。“我叫夏冰,我妈妈都是叫我冰冰。”

  “冰冰好啊,跟叔叔的名字一样,平凡中充满不凡。冰冰,你知不知道你妈妈的电话?”

  冰冰摇头。

  “那你爸爸的呢?”

  “我没有爸爸。”

  “没有爸爸?靠,你不会是你妈妈冲动的惩罚吧?”

  “……。”

  楚天感觉到老婆眼中射来一道凌厉目光,赶紧正经道。“你妈妈叫什么?”

  “妈妈叫夏雪。”

  “夏冰、夏雪,这怎么听着像姐妹的名字呢?”楚天心里想着,摇摇头,继续问道。“你妈妈是干嘛的?”

  “我也不知道,妈妈每天都很晚回家。我听邻居大伯说,妈妈是做鸡的,叔叔知道做鸡是干嘛的吗?跟王奶奶家养的小鸡是什么关系?”

  “这个……。”楚天装模作样的想了一会,看看柳月影,为难道。“月影,我一大男人怪不好意思解释的,要不你给解释下呗。”

  砰!一盒抽纸飞向楚天,楚天赶紧闪身躲过,有些无趣的摆摆手。“行了行了,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不想说就算了,没必要这么暴力,看把侄女吓的。”

  ut看h正n版◇r章/f节$;上"i酷匠网

  心里叨咕句“母老虎”,也不理她,看着小女孩温柔道,“冰冰别怕,你阿姨不是对你发火。接下来,叔叔给你解释下鸡是干嘛的,鸡是一个最懂奉献的族群,是人类从古至今延存下来的一个伟大职业,是维系社会和平安定……。”

  “闭嘴。”柳月影脸色通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臊的。

  楚天却一点没觉得这话题有什么,而且当着一大一小俩美女的面,他已经很含蓄了,至少没说带肉的话。

  “OK!鸡的话题先翻过去,我再问些别的。”

  柳月影不能拿他怎样,气的哼了一声。

  楚天看着冰冰问道。“冰冰怎么被那大妈拐走的?”

  “妈妈在做“死怕”,我饿了,就去外面买吃的。那阿姨说带我买吃的,我就跟她走了。但是她骗我,她不带我买吃的,也不让我找妈妈,还拧我。”想到那大妈虐待自己时凶神恶煞的样子,冰冰嘴一撇,眼一红,泪水啪嗒啪嗒落了下来。

  柳月影赶紧把她抱紧了些,楚天把抽纸递过去,柳月影抽了两张,帮她擦干眼泪。楚天此时的目光却转向柳月影,疑惑道。“月影,“死怕”是干嘛的?”

  “S-P-A,SPA,水疗养生。”柳月影没好气回答道,心里对这家伙的孤陋寡闻给予深深鄙视。

  楚天毫不在意她的鄙视眼神,说道。“月影每天日理万机,工作那么忙,有空去放松放松,做做SPA呗!”

  柳月影没接话,也不知听没听进去他的建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豌豆说:

兄弟们撸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