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后,警察赶到现场。而这期间,围观的人来来去去,依然只多不少。小伙子已经K完走人了。当然,他不是自愿停下的,而是楚天劝阻的。不劝阻也不行,再K下去,大妈有可能真会被K死。

  警察来后,把无关人等遣散,最后只留下楚天和那大妈。一个挺着啤酒肚的中年民警朝楚天走过去,态度很是不善,“怎么回事?”

  楚天虽然答应过老妈要低调,但他所秉承的人生信条是,你敬我,我便敬你,你不敬我,你算毛线?

  点了支烟,看都不看民警,“见义勇为,抓了个人贩子。”

  酷!匠c?网g.唯no一%c正{版,其Ke他都9F是"盗:版

  民警皱了下眉头,“你这是什么态度,能不能配合我们工作?”

  楚天把目光投到民警脸上,“你又是什么态度,怎么说我也算帮你们做了件你们职责范围内的事,不发张好人卡也就算了,你态度能不能好点?”

  民警冷笑一声,指着不远处的大妈,“就算你是做好事,可把人打成那样……。”

  楚天打断他,“停停,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你见我打她了?”

  “难道不是你打的?”

  两人说话声音有些大,那大妈被一个女警架起来后,听到楚天说没打她,也顾不得身上的伤,边挣扎着大叫,“就是他打的,而且她还诬赖我,说我是人贩子,我可是遵纪守法的良民,你们要为我做主,不能放过他啊。”

  大妈之所以否认他诬赖她,是因为她现在没看到那被她拐走的小女孩,虽然不知道小女孩去了哪里,但此时却是一个推卸罪责的好机会。

  男民警也是直接人,不跟楚天废话,掏出手铐就要铐他,嘴上道。“都给我闭嘴,有理到警局好好说。”

  楚天打开民警的手,“还有王法吗?老子是救人救火、除暴安良的良民,就算跟你们去警局交待事情,也不用戴手铐吧。”

  “你这是要拒捕了?”民警被他不客气的打了下胳膊,心里自然不爽,态度也变的更加不好。

  民警心里不爽,楚天心里更不爽。而此刻,楚天也突然明白,那什么叔叔做好事为啥不留名,只把好事记下来等待被发现了。

  吐了个烟圈,冷笑道。“拒捕?开什么国际玩笑,老子又没犯法,拒什么捕?”

  此时,又走过来一个年轻民警,“小子,把人打成那样,你倒是蛮横的哈。”

  楚天看他一眼,“你耳朵有问题,说了不是我打的,你没听到啊。”

  “少废话,给我到警局再说。”年轻民警说完上前一步,就要去拉他。

  楚天赶紧跳开,“配合你们可以,但是你们最好态度给我好点。还有,老子不喜欢戴手铐。”

  年轻民警从腰里掏出手枪,指着楚天,强势道,“你给我老实点,再捣乱,老子毙了你。”

  “你爸没教过你打手枪时要先把保险栓拉开啊。”骂完无视拿枪指着他的民警,摸出电话,拨通一个号码,“喂,杜远海,你知道市局长的私人电话不?”

  “知道知道,小天少爷等下。”接电话的是个二十多岁的男声,态度非常客气。

  片刻,青年报出电话号码,楚天问道。“叫什么?”

  “赵权贵。”

  “好的,知道了。”说完挂断电话,然后在俩民警惊诧的注视中,拨通赵权贵的电话,故意打开免提,“喂,赵局长好,我是楚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豌豆说:

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