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二愣了许久,“虽然听起来有点玄乎,但我还是希望少爷能够说到做到。”

  “我会的。”

  龙二站起来,“少爷不要跟秦正阳走的太近,如果信息不错,他应该是宁家的人。另外,那女警的事,我已经帮少爷摆平,没什么事我先退下了。”

  “二爷,以后都是一家人,别客气,叫我小天就行。”

  龙二点点头,走到门口,又突然回过头,“少……小天少爷,夫人说……。”

  楚天比了个OK的手势,打断他,“我明白,低调,低调!”

  龙二走后,楚天没再想便宜老婆的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想有何用?回到自己房间,蒙头便睡。

  第二天,楚天起来的很早。出去跑了一圈回来,便宜老婆才起床。看她从楼上下来,楚天赶紧正襟危坐,眼神一直跟随着她。

  柳月影不愧是西江第一美女。她现在穿了一套OL制服,黑色瘦身小西装加白花领衬衫打底,黑色紧身长裤,脚上是一双露趾小高跟,头发束在脑后,显得很是爽利干练。她皮肤白皙,眉目如画,但又透着一股生人务近的清冷。

  下了楼,柳月影在他对面坐下。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看不出喜乐。

  楚天却如坐针毡,心里嘀咕,“奇怪了,老子这种刀口上讨生活的亡命徒,难道也会被便宜老婆的气场震慑?”

  片刻,柳月影开口说道。“我们离婚吧!”她声音不大,但却透出一种不可置疑的坚决。

  楚天没有犹豫,回答道,“可以。”

  柳月影像似想不到他会这么爽快的答应,看了他一眼,起身就要离开。

  楚天却在此时叫住她,“月影,不管你想不想听,昨晚的事,我跟你说对不起,我后来没碰你。”

  柳月影更加不可思议,因为她所了解的他,嚣张跋扈,坏事做绝。唯独不会做一件事,那就是跟人说对不起,他居然跟自己说对不起?

  还有,昨晚她虽然神志不清,却隐约记得后来有人进了房间。早上起来时,她有检查过身子,发现并没失身。她的理解是,那混蛋天良丧尽,爱好别致,趁她药效发作,并不急于得到她的身子,只是想玩弄她罢了。

  越是这么想,越是愤怒。因为她宁愿被她要了身子,也不愿被他肆意玩弄身子,那样只会让她感觉更加羞耻。

  她这两年经历的事情太多太多,所以就算心里恨的要死,也依然能够保持冷静。事情已经发生,既然无法改变,她也不想去报复他。把婚离了,以后各走各的路最好。

  但现在听他说昨晚没碰自己,柳月影迷惑了。也不说话,死盯着他,意思是让他解释,心里却紧张的要死。

  楚天点了支烟,说道。“离婚我同意,家里那边我来解释。不过你得等一段时间,等西江局势稳定,我们再离。”

  3酷…匠{网|"首发◇-

  柳月影点点头,表示可以。继续紧盯着他,像是要从他身上攫取什么秘密。

  楚天看她盯着自己,赶紧保证道,“你放心,我保证不会再发生类似昨晚的事情,如若不然,天打雷轰。”

  柳月影眉头皱了一下,“说重点,你昨晚真没碰我?”

  楚天知道口说无凭,当下拨通警花姐姐留给他的电话,“喂,警花姐姐,是我啊。我老婆现在醒了,麻烦你给她解释一下昨晚的事情。”

  说完把电话递给柳月影,柳月影接了一会电话,挂断电话时,脸颊绯红,疑惑的看着他。“你报的警?”

  楚天讪讪一笑,“我昨晚进了别墅,趴到房门上听你声音很痛苦,也急了。就想去药店买些解毒的药,路上遇到警花姐姐执勤,就没去药店,把警花姐姐拉回了家。”

  柳月影玉脸更红,扭过头,问,“为什么?”

  “因为昨晚被你从窗户上推出去,摔了一下后,明白很多事。我要改过自新,重新做人。”楚天说的没错,他确实是“重新做人”。

  前世他是孤儿,干得事业也很偏门。流浪了这么多年,虽然潇洒,但其实也蛮孤独的。

  所以,当重生到这副身体,楚天已经决定,一切从头再来。像正常人去奋斗,去享受生活,去争取他的幸福。

  至于杀手那个身份,他不想再去碰触。以前的朋友,也不想再联系,因为他现在的身份,是西江楚家的大少爷。

  对于世家少爷这个身份,他不是很在意。而对于柳月影这个便宜老婆,楚天那是相当满意。

  擦,西江第一美女,千度集团总裁,手握几十亿的资产,他要再不满意,除非是脑袋撞猪上了。

  柳月影轻蔑的看他一眼,明显是不信。也没再与他说话,把他的手机扔到沙发上,起身离开别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豌豆说:

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