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在家守着老婆,防止她醒来后,发现被人非礼,想不开走极端。”

  “非礼?”赵静很想给这家伙一脚踹到西天拜佛求亲,也不跟他废话,就要过去强行把他带走,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拿出来看是局长的电话,直接挂断。但是,刚刚挂断,电话再次打来,一连挂了三次,赵静才无奈的按了接通键。

  “赵静,你现在是不是在明雅小区的一栋别墅里,户主叫楚天?”电话里一个男声咆哮着,声音大到连旁边的楚天都能听到。

  赵静愣了愣,回答道。“是。”

  她刚才之所以不接电话,是因为这局长对她心思不正,自从她被调到这边,局长每天晚上都会以各种理由找她谈心。

  刚开始还好些,越来越过分,到后来,赵静干脆也不鸟他了。因为这事,她还被降了职,不然也轮不到她大晚上不睡觉跑去抓楚天了。

  局长虽然降了她的职,但对她从来都是客客气气,何曾发过这么大的火。再有,局长怎么知道她在混蛋家里?

  疑惑间,就听局长再次咆哮道。“你立刻、马上给我回来。”

  “我这就回去。”

  “等等,如果对户主有不敬的地方,马上道歉。”

  “户主触犯了法律,我有义务……。”

  “你被开除了,现在你没义务了。”

  赵静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楚天一把从她手里夺过电话,说道。“我是楚天。”

  局长很客气,甚至是低声下气,“你好你好。”

  “好毛,我一点也不好。我问你,赵静姐姐违反什么法律了,你要开除她?”

  “这个……。”

  “这个什么这个,赵静姐姐奉公守法、尽公忘私、菩萨心肠,最重要的是,她现在是我老婆的救命恩人,这种好警察提着灯笼都难找,你居然说开除就开除,还有王法吗?还有天理吗?”

  “是是……。”

  “是什么是,老子现在心情不好。你最好给我机灵点,赵静姐姐的事你要处理不好,老子上警局告你,告到你回家种田去。”

  “明白,一定让您满意。”

  “嗯,先这样。”

  楚天挂断电话,立刻换上一副笑脸,把手机递给赵静,“警花姐姐,你现在是我跟老婆的救命恩人,别鸟局长那混蛋,他要敢开除你,老子掐死他。”

  赵静不是傻瓜,她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难怪这家伙有恃无恐,感情这家伙有后台啊,好像还很硬的样子。

  在明白的是怎么回事后,赵静立刻给了他新的定义,社会蛀虫、人渣、败类。

  也不理他,夺过电话,转身就要走。

  QC酷匠、网唯一f正5版,其/f他都v#是{盗、z版n

  她不是屈服权势,而是明白,带回去又能怎样?到时候还得跟侍候大爷似的,老老实实的把人送回来。就算她不送,也有其他人送,根本就是麻烦。

  唉!看来像老娘这么正直的人,真不适合吃警察这碗饭啊!

  楚天看她要走,顿时不干了。靠,你动了老子老婆,拍拍屁股走人,让老子一个人顶罪,不觉得这样很无耻吗?更关键的是,老子怎么跟老婆解释?

  “警花姐姐,你不能走。你走了我怎么办?”楚天跳过去,紧搂住警花姐姐的细腰。

  赵静真想拿菜刀剁了这混蛋,老娘二十多年,洁身自好,守身如玉。就今天一天,便宜全被你个混蛋占尽了,咱不带这么玩的。

  “放手!”

  “死都不放。”

  “你个混蛋到底想怎么样?”

  “警花姐姐电话是多少,以后常联系哈!”

  我呸!谁要跟你个混蛋联系。

  赵静瞪着他。楚天道。“警花姐姐冷静,其实我要警花姐姐的电话,是有一个重要原因。”

  看他说的认真,赵静疑惑道。“什么原因?”

  楚天道。“等我老婆醒了,如果她情绪失控,质问我这件事,我想请警花姐姐帮我解释一下。”

  “清者自清,你没做亏心事,干嘛怕解释?”

  肯定是老子亏心事做多了,知道就算解释老婆也不信,所以才不解释,怎么能是怕解释呢!

  楚天看着她,嘻嘻笑道。“警花姐姐是女人,应该比我了解女人。女人最喜欢什么?无理取闹啊。额……,警花姐姐你不要瞪我,我这个比喻是针对某些女人,不包括温柔善良、大方端庄的警花姐姐。”

  再跟这混蛋纠缠下去,赵静估计要吐血三升。从制服的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支笔,一本小本子,刷刷刷写了个电话号码,撕掉扔给他。

  “记住,别再给老娘惹事,不然老娘跟你没完。”

  “明白明白,绝不敢惹事。”心说,“就冲警花姐姐你这句话,老子也必须多惹点事。你想跟老子完,老子还不跟你完呢!”

  “如此最好,我就相信你一次。”说完,再不犹豫,大步而去。

  警花姐姐太善良了,老子都不相信自己,她居然相信。楚天心里想着,冲赵静的背影喊道,“警花姐姐,小弟我混蛋惯了,要想让我从良,警花姐姐要多费心啊。比如每晚睡前谈谈心,不然,小弟我年轻气盛,很容易冲动的。一冲动,杀到警局都有可能。”

  赵静此时已经冲进大雨里,看的出来,她很气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豌豆说:

  今天第五更,累死我了!兄弟们撸撸,追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