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你求我,我自然会救。”

  “我知道你会救,赶紧啊,我老婆那急等着呢!”楚天感觉这句话很那啥,不过,表达的确实是那个意思。

  “我……我……知道。”

  赵静的脸更红了,说是一回事,毕竟这要真做,她一个黄花大闺女,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太羞人了。

  楚天心里也有点担心便宜老婆的状况,看赵静犹豫不决,立马冲下楼,从厨房里提把菜刀出来,跑上楼后,在赵静惊恐的目光注视下,把菜刀架到脖子上,“警花姐姐,你救还是不救?给个痛快。”

  “救……!”

  “救就别墨迹,赶紧进去。”

  “你把菜刀放下,我给你铐上手铐再进去。”

  女人真事多,楚天菜刀扔掉,“手铐扔给我,我自己铐上。”

  赵静现在心很乱,也没多想,把手铐扔给他。楚天也不是拖拉人,铐住一只手后,把另一边铐在就近的一个门把手上,“行了吧?”

  赵静红着脸,牙一咬,走进柳月影的房间。

  等赵静进了房间,关上门,楚天从西装口袋里摸出刚才用的那根铁丝,打开手铐,下了楼,躺倒在沙发上。

  折腾这么久,他确实累了。

  休息了一会,在楼下浴室冲了个澡,然后在客厅里找了包烟。坐到沙发上,一脸苦闷,不停抽烟。

  当命不由己,当上杀手的那一刻,他便知道,自己从今以后将不再是好人。

  但在今天,他却做了一件违反常理的事。

  那一件便是重生后的这个便宜老婆,居然把那么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让给警花姐姐糟践,作孽啊!

  一个多小时,楚天一支接一支,抽了大半包烟。

  此时,赵静雨衣已经脱掉,穿着一身警服从楼上走下来。

  只见她满脸羞红,扭捏不已。从楼上下来后,也不敢与楚天正面对视。无力的躺倒在沙发上,脑海里反复回想着刚才那不堪入目的画面。

  看她无比颓丧,也不说话,楚天问道。“警花姐姐,我老婆好了吗?”

  “闭嘴,老娘还没问你,谁允许你把手铐打开了?”心里却在想,“这混蛋刚才没偷看吧?额……,不会不会,老娘一直注意着房门,没见动静。”

  楚天闭上嘴,继续抽烟。

  过了一会,赵静坐起来,狠狠的瞪他一眼,强自镇定道。“她现在睡着了。说,从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天就要开口,赵静的电话响了。赵静接通电话,说了几句,把电话挂断,继续瞪着他。

  楚天点了支烟,说道。“我跟老婆的婚姻是家里包办的,其实老婆并不喜欢我,我却很喜欢老婆。结婚都一个月了,老婆不让我动她,我就想到骗老婆喝催情药……。”

  赵静怒而站起,砰的一脚踹到他身上。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楚天没来得急躲,被她踹了一脚,心里很是不爽。迟疑片刻,继续说道。“等老婆喝了药,我告诉她实情。老婆情绪很不好,我也后悔了,然后就想补救,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

  赵静又要踹他,却被他闪身躲开。两人大眼瞪小眼,过了好一会,赵静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其实,如果是以前遇到这种混蛋,赵静才不会这么平静的问他怎么办,必须揍个半死,然后再送去蹲牢房。

  现在能冷静下来跟他说这事,首先是事情有了缓冲期。这家伙虽然混蛋,但事后好像有了悔意,看他刚才那么急,都拿刀以自残的方式,逼迫自己去救他老婆,应该对他老婆还有一点点爱。这毕竟是人家家事,清官难断家务事,何况是自己一个小小警察呢!

  楚天察言观色,发现赵静并不像刚才那么生气了,知道事情并没有想的那么糟。

  还未开口说话,又是扑通一声,单膝跪地,拉着赵静的小手,声泪俱下,“警花姐姐,我有罪,我对不起老婆,更没脸见老婆,你一枪嘣了我吧!”

  赵静何曾遇到过这么无赖的流氓,厉声道。“起来。”

  楚天站起来。

  赵静瞪着他,“你知道我平生最恨什么人不?”

  !'酷匠网唯a@一正版4,。U其$他都C是g盗J版

  “这个问题好没意思,干嘛不是你平生最爱什么人?那样老子肯定会指着自己的鼻子,告诉你是谁。”楚天心里想着,摇摇头,表示他不知道。

  赵静道。“我平生最恨没担当的男人。”

  楚天想了想,装出感动的样子。“我明白警花姐姐的意思了,警花姐姐是让我不要逃避责任,既然做了对不起老婆的事,就要认罪伏法,我也是这么想的。警花姐姐,你一枪嘣了我吧,我愧对江东父老,实在没脸活了。”

  赵静站起来,“你现在跟我回警局。”

  “不去,要么你一枪嘣了我。”

  “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豌豆说:

求支持啦!希望兄弟们每天都给我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