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一个流氓讲客气,那无疑是自取其辱。

  女警察察懒得废话,用膝盖分别压住他的两条胳膊,腾出手,撩起雨衣,往屁股后面摸去。

  楚天明白,她这是要去拿手铐,把自己铐住。没被铐,他都干不过她,这要铐上,还不得束手就擒?

  当然,如果是平常,女警察察喜欢玩铐就陪她玩铐。可现在不行,老婆那还急等他去救,哪有时间跟女警察玩铐。

  楚天头一歪,咬住女警察的大腿,还没等使力呢,女警察便触电似的移开那条腿。楚天抓住机会,不敢犹豫,抽出手后,迅速探到女警察腋下!

  酷7匠0网@'唯…一i正N"版,其q他都d`是2L盗?版

  这种瘪三才会使用的手段,楚天现在用,也是因为实在没有办法。即使如此,心里还是狠狠鄙视自己一翻。

  女警察察被他偷袭得逞,挠了痒痒,口中“嘻嘻……”不停,身子脱力,往旁边倒去。

  两人撕扯中,楚天隐约看到女警察的轮廓,不过还是看不清她的真容。可都这关键时刻了,为了老婆,楚天不得不使用对付女人的绝招。

  迅速出手,袭向女警察胸部,“女警察官姐姐,不要怪我哦,这都是你逼我的。”

  果然,用这招对付女警察察,出奇制胜。她刚才还那么疯狂,但是现在,她立刻安静了。

  楚天另一只手伸进她的雨衣,在女警察柔软的腰间取下手铐。把此时被抓的有些晕晕乎乎的女警察察铐住。放开她,过去把灯打开。

  打开灯后,楚天刚一回身,那女警察察又冲上来了。

  这次女警察有了防备,不再近身与他缠斗,而是直接用腿侍候啊!

  楚天重生前是杀手,不管是近身搏击,还是枪炮对射,他何曾怕过谁?但今时不同往日,他重生的这副身体,由于缺少锻炼。首先是骨骼僵化,失了灵敏度,其次是柔弱无力,甚至连个女人的力气大都没有,刚才能制服女警察,不过是耍了些流氓地痞的手段,取巧罢了。

  现在女警察察又冲上来揍他,楚天丝毫不敢大意。不过,好在女警察现在双手被铐在背后,而她外面又套了一件大大的雨衣,不方便甩腿,楚天勉强可以应付。

  躲过她扫来的大腿,楚天叫道。“美女姐姐,刚才都是误会,你再继续这样跟我无理取闹,阻止我去救我的美女老婆了。我保证会发生更大的误会,比如我那啥你。你刚才也领教过我的手段,对于一个流氓来说,没有什么不敢做,大不了……”

  女警察停下来,瞪着他,心里怒到极点。

  楚天也停下来,气喘吁吁。

  这副身体还不是一般的弱啊,这么折腾下,就累个半死,老子等下还怎么去救老婆呢!

  两人对视着,女警察恨的牙齿打颤,楚天同样牙齿打颤,他是后悔的。

  现在房间的灯已经打开,楚天可以看清女警察真容,这女警察很美,虽然比不上西江市第一美女柳月影,也就是他现在的老婆,但也相差不远。

  欣赏完美女,楚天脸上又挂起担心。“女警察官姐姐,美女姐姐,咱们别闹了。我楚天对天发誓,刚才真是担心老婆,才不得不那样对你。你现在跟我去楼上,如果我说了半句假话,我躺着不动,让你杀我……杀我一百遍。”

  女警察没说话,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楚天跟女警察察招招手,当先上楼。女警察察半信半疑,跟在他后面,保持着一定距离。

  到了二楼,楚天试着推了下老婆的房门,门从里面反锁住了,并没推开。楚天耳朵帖在房门上,隐约听到里面传来老婆极不正常的娇喘声,更加担心起来。

  “女警察官姐姐,你来听听。”

  女警察耳朵帖到门上,只听一下,便立刻跳开。满脸绯红,像个红苹果一样,一个甩腿扫向楚天。

  楚天没想到女警察再次发疯,由于事前没做防备,被女警察结结实实扫了一腿。

  “我赵静今天发誓,不杀了你个混蛋……。”

  呸!这么暴力和疯狂还叫赵静,你坑谁呢?

  楚天知道她是误会了,打断她,“女警察官姐姐,我知道你听到什么声音,里面的女人正是在下老婆,而她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喝了催情药。”

  “真的?”

  “千真万确,我以自己的人品向你保证虽然我的人品不怎么样。”

  赵静直接忽略他的保证,皱起眉头,问。“怎么回事?”

  “女警察官姐姐,现在最要紧的是先救我老婆,我一个月前才跟老婆结婚,举案齐眉,恩爱不移。我不能失去老婆,等救了老婆,我再详细跟你说事情的原因好吗?”

  为了让赵静相信他,楚天说话时,努力挤眼睛。只是,不管他如何努力,就像眼泪已经干涸,硬是没挤下来一滴。

  赵静又把耳朵帖到房门上,认真听了片刻,确实听着那声音不太对,因为那声音虽然让人想入非非,仔细听来,却又夹杂着难以抑制的痛苦。

  赵静立刻慌乱起来,也忘了追究楚天刚才非礼她的事,叫道。“快,快帮我把手铐打开。”

  “女警察官姐姐,钥匙呢?”

  “我屁股后面的口袋里。”

  楚天赶紧绕到赵静后面,大大方方的撩起她的雨衣,咽了口吐沫,把手伸了上去。

  帮她把手铐打开后,楚天推了下老婆的房门,焦急道,“女警察官姐姐,现在怎么办?我老婆从里面把门锁住了。”

  “我不是你姐姐。”

  “我知道了姐姐。”

  赵静气的吐血,也不搭理他,走到房门处,推了推明知推不开的房门,一筹莫展。

  “你没房间的钥匙?”赵静问道。

  “没有。”楚天实话实说。

  赵静心里怀疑,这家伙到底是不是这别墅的主人?如果是,他怎会没房间的钥匙?

  说起这事,楚天同样郁闷不已。

  一个月前,这个世家富二代一毕业,就和大自己2岁的西江市第一美女柳月影结婚。婚后第二天,和老婆来到西江。

  老婆柳月影其实并不喜欢他,与他结婚也算是迫不得已吧。

  婚后,在柳月影的固守下,世家富二代并没有如愿以偿的得到老婆身子。

  世家富二代觊觎老婆美色,好话说尽,老婆死活不从。苦无良策的世家富二代,在一帮狐朋狗友的怂恿下,决定铤而走险,骗老婆喝催情药。

  药下在红酒里,世家富二代连哄带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让老婆喝下催情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