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夜,大雨倾盆,雷电交加!

  楚天半个头插在泥盆里,已经很久没有动了,

  雨水淋在身上,凉飕飕的。尤其是下身,感觉下身好像没穿什么衣服。

  楚天不是神精病,也不是在傻子。他之所以不动,是因为他心里很害怕,因为他害怕打雷啊!

  “轰”“咔嚓”

  一道巨大的闪电直接批到了楚天身上楚天当场晕过去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幽幽转醒楚天摸了摸大脑想,如果现在程序没出错的话,他应该到了传说中的地府,想到地府,楚天就自然而然想到电视上方的下油锅、扒皮、剜心什么的。

  之所以不是天堂,是因为他心里清楚。

  因为他是世界杀手排行榜上赫赫有名的金牌杀手。手上没几条人命,他能在杀手排行榜上争得一席之地?不杀人的杀手不是好杀手,杀人的人多数不是好人。尤其是他这种满手血腥,杀人无数的杀手。

  现在报应也来了,被雷劈了,他死后便到了传说中的地府。

  楚天躺在地上,又保持了10分钟。始终不见传说中的黑白无常过来引路,于是牙一咬,从地上站了起来。

  楚天首先看到的是一束光,大着胆子,朝那束光看过去。他没看到传说中的黑白无常,而是看到一栋别墅,一扇窗,一个美女。

  美女趴在窗户上往下望,楚天则是坐在地上往上望,两人的目光交接在一起。

  借着房间里的灯光,楚天看的真切。美女瓜子脸,柳眉弯弯,眸似秋水,完美精致的脸颊上,像是涂了上好的胭脂,如若三春桃花,把美女点衬的更加娇艳诱人。只是,细看来,那完美的脸颊上却又带着隐隐的忧伤,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之情。

  一个字,地府的女鬼真美!

  楚天精虫上脑,已经忘了黑白无常引路的事,只想跟这女鬼共续一段阴间佳话。

  于是,楚天露出一抹自认风流倜傥的才子贱笑。缓缓举起一只手,就要跟那美女打声招呼。

  谁知,那美女竟是“啪”的一声,毫无情趣可言的关上窗户。随之,房间里的灯也熄了。

  大雨还在拼命下着,漆黑的夜伸手不见五指。

  楚天有些郁闷,心里咒骂,“牛什么牛,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等小爷先弄清地府是怎么回事,逃过黑白无常大哥的追捕,看不把你个小娘皮弄来给小爷暖床。”

  骂完从地上站起来,抖抖身上的雨水。伸手往下身摸了摸,这才明白,怪不得凉飕飕的,原来他现在下身只穿了一条内裤,估计是闪电劈的!

  此时,楚天又看到第二束光,朝那光源走去,看是一家大型超市。这便利店也是天朝的鬼开的,因为这大型超市的店名是中文。

  楚天走进去,立刻有个二十岁出头的天朝女鬼跟他打招呼。

  “欢迎……,”那女鬼只说了欢迎,光临还没说,便愣愣的看着他,一脸惊诧。

  楚天愣了愣,立刻明白,因为他现在上身黑西装白衬衫外加黑条纹领带,下身却只穿一条红裤头……。

  楚天满脑子黑线啊!

  楚天抬头看向超市的电子挂钟,如果上面显示的时间正确,他十分钟前刚被闪电给命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楚天费力想着。

  突然,楚天感觉头痛欲裂,脑袋里像似被人灌了铁水。痛的他双手抱头,蹲到地上。

  便利店的女店员看他这样,都快吓哭了。颤抖着拿起电话,拨通110。

  这种非人的折磨足足延续十多分钟,疼痛过后,他脑子里便多了很多信息。而在接收完这些信息,楚天脑中蹦出一个十分荒唐的念头——他重生了。

  如不然,脑子里怎会有另一个人的全部信息?

  缓了好一会,楚天才有工夫想这件荒唐的事。

  他重生的这副身体,名字也叫楚天,身份是京城一个超级世家的少爷

  世家少爷跟他同名同姓同岁,三代单传,家资殷实。一个月前,世家少爷娶了江南第一美女柳月影为妻……。

  想到娇妻,楚天脑海浮现出刚才看到的那倾城“女鬼”;想到“女鬼”,楚天立刻紧张起来,再不犹豫,发足往家狂奔。

  再不赶紧回家,娇妻真要变女鬼了!

  楚天刚冲出便利店,一辆警用摩托车呼啸而来,稳稳拦在楚天面前。

  楚天只扫了一眼,发现是个女警。雨很大,夜很黑,女警又穿了雨衣,楚天来不及细看女警妆容,一下跳到摩托车上,搂住女警的细腰,嘴里叫道,“女警官姐姐,快,往前开,跟我回家救老婆,再晚一点,我老婆就要出事了。”

  女警愣了一下,并没往前开,而是像被毒蛇咬了屁股,一下从摩托车上跳下来。

  楚天现在还紧搂着她的细腰,她这一跳,立刻把两人都摔到地上。

  都说遇到紧要事,千万别找警察帮忙,因为那样只会越帮越忙。楚天平生第一次找警察帮忙,算是领教了。

  楚天没敢犹豫,放开女警,从地上爬起来,又开始不要命的往前狂奔。

  女警看匪徒逃跑,也顾不上扶起倒在地上的摩托车,用摩托车追。而是跟楚天一样,用脚狂奔,边追边喊,“臭流氓,死混蛋,你给老娘站住。”

  楚天心系家中娇妻安危,哪有工夫理会女警。任她喊破喉咙,也不理睬一句。

  好在便利店离家不远,楚天跑到刚才离开的那栋别墅,就要用指纹去开房门。这一停顿,随后而至的女警立刻追上来,扑倒他。只是,在两人倒地时,楚天手指触动感应屏,房门应声而开,两人倒进屋子里。

  “女警官姐姐,我到家了,你快放开我,我要去楼上救老婆。”楚天被女警压在身下,用力推着她,却是怎么也推不开。

  “你个臭流氓,救你妹,给老娘老实点。”女警说着话,在他脸上抽了一巴掌。

  /更新“I最/快&◎上X'酷匠,◎网…!

  对男人来说,打脸就像被人断命根,一样的不可饶恕。无奈他现在身子太弱,心有余而力不足,竟是干不过女警。

  推了几下推不动,楚天又急又怒,大叫道。“女警官姐姐,你再这样,我不客气了。”

  楚天现在确实很客气,当然,这是因为他不得不客气。实力决定一切,有实力他早就发飙了,还跟女警叽歪个毛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豌豆说:

大家不要惊讶!你们向后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