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管男那时候刚进班的成绩几乎都倒数了,可谁又能想到两年半后这个家伙才是那个笑到最后的人呢?撸管男大名叫吕飞也是班里最白的学生,这皮肤的白暂程度说是赶上白种人那绝对是浮夸,可黄种人不一样就算是女生像这种白暂程度也是很少见的更不用说是男生了。

  话说这家伙上辈子是不是个超级大美女?这个自然是没有人知道的,不过这家伙性取向倒是正常的不得了,要不然能有个撸管男的外号?

  那时候青春期刚刚放映,第二天吕飞就从小白变成了撸管男。撸管男的外号还是班长大保姆给起的,说是什么这家伙长了一张撸管男的脸?话说这从脸上也能看出来撸管不撸管?

  “哪呢,哪呢?”说着阿超赶紧戴好了自己刚刚和藏娃儿打闹弄歪的挂在鼻梁上的眼睛。也不理藏娃儿跑了出去。

  “小生命,你给我站住...”娃儿哥看阿超听到撸管儿说黑丝袜跑了出去,喊了阿超一句也两眼放光的跟了出来。

  “不就是个女生吗,有啥看的还不如多看看孙子兵法呢。又不是景甜来了。”阿广这小子自然是不理解这几个家伙的行为的,在他眼里怕是那景甜的打女范儿才更有魅力一些。

  “你不喜欢美女?”

  大宝咽下一口热干面,慢慢的问道。话说毕竟是个女生人家吃饭还是很斯文的,哪像阿广这个野猪式吃法?那感觉就像是...就像是...对,就像是八百年没吃饱过饭似的。

  “喜欢啊,美女谁不喜欢,可是这美女总也不能当饭吃吧,不吃饭还是会饿嘞...”阿广塞了一大口热干面在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也不知道宝宝听明白了没有。

  不一会,这满满的一大饭盒热干面就被这家伙吃完了。话说这货咋对饭恁亲?哎,果然是野猪的世界我们不懂。

  “不是...你咋吃恁快?”

  这时候大宝还在小口小口的抿着,鼻尖上还有些许细细的汗珠,那感觉就像是怕吓着热干面似的。其实宝宝吃的也不算慢了,只是这女生吃饭再快能快过男生?所以大宝这很努力的在吃饭的样子在阿广眼里也只不过是怕吓着热干面了。再说阿广这张大嘴的称号能是白得的?

  说起来阿广这张大嘴的绰号还是牛(乡下很多地方都读ou,第四声)给的。

  阿广小时候吃饭很慢,一碗饭个把小时是常有的事儿。有一天他老爸看不下去了。说来也是你说你一碗饭整个个把小时,还刷不刷锅?热天还好说,那要是冬天冰流子挂满房檐的时候,往锅里添上一碗水等吃完饭就是正宗的冰水混合物了,那刷锅可糟了罪了。

  所以阿广那老爹决定要说一说这娃,毕竟小时候还好,那长大了因为这个娶不到媳妇咋办?

  “文广...”

  “弄...弄...弄啥?”

  听到老爸喊自己这端碗的手就不由得抖了一下,吧还有大半碗的稀饭(有些地方也叫糊涂,就是那种小麦打成面拌的糊糊)差点儿就撒了,因为平日里老爸都是叫自己蛋儿(西平乡下对男娃的称呼)的,也就是老汉穷凶极恶的时候才叫自己的大名。

  那时候七点半,有个三十七频道每天都播放的时候奥特曼打怪兽的动画面,那时候的童年没啥子耍,每每看到英勇无敌的奥特曼把那可恶的怪兽打倒,阿广和一些同龄的小伙伴都会激动地大喊大叫。可是老爸管得严,平时也不允许阿广看动画片也就是周六周末做完作业才能看那么两个小时,所以这小子很是珍惜这得来不易的两个小时。

  听到老爸叫自己本来正想着今天七点半看动画片的阿广连说话都变得结巴了。

  “莫不是,老爸改变主意今天晚上不让我看了?”

  “你小子吃饭咋恁慢,吃完还刷不刷锅了,要是打仗等你吃完饭这鬼子都打下半个河南了...”

  *酷w匠?$网W永¤久)免u费C…看K小¤说xI

  老爸的一阵炮轰把阿广熊的不敢吱声,只好低着头默默的喝着稀饭。果然经过老爸的一阵炮轰,阿广这喝起稀饭来果然顺溜了不少,只是阿广正想用筷子夹菜的时候却发现盘子里早就空空如也了!

  “这个连菜都没有,咋个喝嘛。你也不给我留一点儿...”这一没有菜阿广不满意了。

  后来阿广也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吃饭一定要有菜,否则一定是吃不下的。也不怪这小子,乡下虽说方便了不少,可是后来阿广一直住在姥姥家,姥姥家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是没有自己的菜地的。

  “咋,你吃得慢还理直气壮啦?再不赶紧喝看我不收拾你。你妈今天菜做的好吃,我就多吃了点儿,谁知道就没有了呢,记得吃完饭吧锅给刷一下啊喂喂黑子,我出去看你妈...”话还没有说完,人就没影儿了。

  阿广一下子欲哭无泪。

  没有菜的稀饭确实淡了一些,可谁让自己吃饭慢呢。没办法只能认了,阿广大口大口的呼噜了几口就把碗里的稀饭给喝完了。然后一口叼着馒头,双手端着小黑的饭盆去喂小黑。阿广不知道的是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他吃饭的速度快了起来,以至于后来有了个张大嘴的绰号。

  稀饭稀饭果然是饭如其名的,小黑看见阿广来端饭摇摇尾巴很是开心的样子,可是当看到又是只有稀饭的时候尾巴一下子就放了下去,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瞬间整只狗都不好了。

  “那,咱不兴这样的吧,我不也是没有菜吃嘛。”阿广咬了一口馒头,含糊不清的说着。

  小黑依旧是坐在地上,对阿广的话没什么反应,可是看着阿广嘴里的馒头的双眼分明流露出的是渴望。

  阿广自然是知道小黑的心思的,平日里也是这小子对小黑最亲近舍得给它一些馒头啊,剩菜啊,面条啊一类的(那时候乡下生活水平不高很多狗狗都是放出来让它们自己找东西吃,平日里馒头什么的自然是舍不得拿来喂狗的。)。

  “那,一人一半啊,虽然你的嘴比我大但谁也不要多吃,记得吃过了就赶紧把饭给喝了啊,要不然我生气了以后就再也不偷偷的给你东西吃了。”

  看着阿广伸手掰开馒头的动作,小黑似乎是听懂了阿广的话一个劲儿的摇着尾巴,舌头一伸一伸的,平日里那很粗的铁链子也被挣得铮铮直响仿佛那链子再细一些小黑就会趴到阿广怀里抢走那手里的馒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