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高的老师给我说他叫吴极。”

  和焦哥扶鹏赐哥烂脸一样,吴极也是阿广初中的老同学,2010届中招考试考上高中的一共十二人。阿广烂脸他们几个报考的是西高,赐哥吴极报考的是杨高。后来赐哥吴极都相继转校来到西高上学,只留柏睿在杨高孤军奋斗。

  赐哥转校的早,不知什么时候这货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西高打饭的路上了。那次阿广还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人!原来这次是吴极,老同学都来了,又可以愉快的玩耍了。

  “吴极?原来是他啊,原来是这家伙转过来了,没问题我不去接他谁去?让他们住在我们寝室吧,我还是寝室长到时候也好让他熟悉熟悉咱学校的规矩,再说他也没有办卡在学校暂时也吃不成饭(西高是有自己的饭卡的,严格规定不能使用现金),我在他身边也好照顾他一些。”阿广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那脸上也挂上了挥之不去的笑容,似乎是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好,你们是老同学这个你自己安排吧,别让他刚刚到我们学校不适应了。到时候让他搬一张桌子离我近一些,到时候讲题也好顾得上他。”赵董就是这个样子,他对很多同学都是很关心的只是更多的时候这种关心他并没有说明,估计到现在吴极也不知道当初赵董的这番话吧。

  “恩,谢谢老师了。”阿广点点头,不过心里想的却是:“这赵董什么时候对学生这么好了,那时候收我们手机咋不留一点儿情面?”

  不过后来阿广才知道误会赵董了,不过当时误会是难免的事儿,同学们之间不时都有误会又何况是作为班主任的赵董呢?不过赵董倒也不在乎,因为他知道有一天他的一片苦心同学们会理解的,如果这个时候不严厉一点儿怎么对得起自己做老师的良心?

  “这是做老师应该的,不过你觉得吴极这孩儿是个老实孩儿(河南很多地方长辈对晚辈的称呼)不?”

  其实赵董问这个倒不是对吴极有其他的看法而是他希望了解每一个学生,更多的时候他希望同学们把他当做朋友而不是老师。吴极是从杨高转校过来的不过每年杨高的升学率都不如西高,所以很多西高的老师对这些转校生都有一些或多或少的看法,不过赵董显然是没有的,不戴着有色眼镜看待每一个学生是他做老师不变的铁律之一。

  “当然老实啊,老黄教出来的学生能有不老实的,别的不说吴极这家伙肯定比我老实的多。”

  阿广没有说谎,吴极这小子从认识他开始基本上就没有见过他和别人生气,脾气是阿广老同学里面最好的,要不然这小子也不会那么讨女生喜欢了。

  “恩,有这种感觉,第一眼看见他就觉得这孩儿不是个调皮的娃儿,比咱班好多同学好管的多。不过他毕竟是刚来咱学校你平日里多帮他一些,别让他不适应了。你也回去吧,开完会你还要把班级给带回去。”

  “有个屁的感觉,有感觉还问我,不懂装懂!!!”阿广这小子心里是这么想,嘴上却不敢说这说出来不待让赵董活活抽死???不能说,不能说,打屎也不能说!

  阿广嗯了一声就回去了,毕竟吴极这家伙在赵董心里有个好印象是个好事儿。

  “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感谢各位同学的积极发言和二十六班同学们的精彩表演,会议结束,各班听体育委员指挥依次带回。”这是主持人的最后发言,每次都会有一个班级上台表演,这也是西高的惯例。

  “慢跑跟上,第一排注意保持距离不要太近。”阿广那难听却很是洪亮的声音传遍了每一个同学的耳朵里,只是大家早已习以为常。因为也只有这样才可以让全班的人都听见!

  酷1匠^。网永‘久L免S费√y看小说√

  还没有上课,最后一节是语文课,老师是个安静的美女和激情哥儿一样也是阿广大一上半期没有分班就教阿广的老师,美丽的脸庞配上那甜甜的声音很是好听,也是阿广最爱上的课之一。不过阿广并不知道这个老师的名字,只是知道老师姓王。这节课阿广注定是上不成的,因为他知道他不去是没有人接吴极的因为其他的老同学并不知道吴极转校的事情。

  “王老师,今天有一个新生转过来,是我的老同学,班主任说让我接他的,你看能不能...”

  阿广红着脸对王老师说着,不过那黑不溜秋的皮肤完全掩盖了他那脸红的事实。阿广就是这个样子和美女说话总是有些不适应,难道这就是他一直找不到女朋友的原因?

  “恩我知道的,老赵给我说过你去吧,不过下一节的庖丁解牛你要好好预习到时候你也好给大家讲解。”王老师漫不经意的说着,仿佛你少上我一节课就应该替我讲一节课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一样。

  “不是...老师...这个...”

  “这啥这?你到底还去不去,不过也没关系你去不去下节课都是要讲的,到时候你要举手啊,要不然我要是忘了提你讲课了你就顺便把第二篇文言文也给讲了...”

  “咱不能这样啊老师,我古文功底不好的你这不是难为我嘛,我孙子兵法都看不懂你让我讲不是误导大家吗?”

  “哦?是吗?上次那篇围魏救赵你不是分析的挺好的吗?还有那个公输盘...”

  “老师,我下次一定订语文报纸,我错了,咱白(不要)这样中不中?”阿广赶紧打断王老师的话,他没想到那几次胡说八道的分析老师竟然还记得,话说那不是发言有加分儿的嘛,这也能算?

  阿广一脸苦瓜像:“话说这不是当初分组有加分,谁愿意站起来傻迷迷的分析那公输盘和围魏救赵啥的?我又不是古人谁知道他们都想的啥,再说了你这不就是想着偷懒耍赖嘛,这还有没有天理了?”阿广一边给王老师解释着,一边想着这简直没有天理的王老师要偷懒的事儿。不过他不知道的是,那是王老师看他古文功底不错有意让他磨练磨练。

  “哦,那既然是这样你选好了,又不是我要去接老同学。”王老师淡淡的笑道。

  可是在阿广眼里这哪里是淡淡的微笑,这明明是在说:“我就是耍赖你咋地吧,你小子报纸都没订还好意思给我谈条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