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广一脸正经,说这些的时候没有一丝的说笑意味,其实他并不是反对政策,只是有些假公济私的部分地方干部把一些家庭逼得家不像家整日东奔西跑的大有人在。难道执行政府的命令就是让一个本该享受阳光的孩子连饭都吃不饱?阿广不明白,也明白不了为什么明明是说好的计划生育减少国家的人口,为养育自己祖祖辈辈的脚下的土地减少负担,到了某些地方竟变成了这个样子。

  扶鹏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早年看到家道没落的他早早的承受了他那个年纪不该有的成熟,14年高考更是优异的成绩考上如意的大学。

  小学二年级阿广转学,那时候阿广和扶鹏是不认识的,阿广也老是因为自己家庭贫困而苦恼。阿广记得很清楚,小学一年级他是被老师叫回去拿学费的孩子中的一个,可是那个时候家里愣是拿不出那108块学费(那时候,还没有开始义务教育,是要求缴费上学的,开的还有票),也记得有好几个同学就是因为回家拿学费就再也没有见过面。那年他认识了扶鹏,知道了原来这世上还有比自己更苦命的娃,这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所以后来梦中扶鹏问阿广信不信自己,这从小学二年级就积攒的感情,哪有不信的道理?

  “那,后来呢,后来...”宝宝的眼眶有些红,只是阿广并没有注意到。

  “哪有什么然后啊,然后就考上了咱学校呗,那货就是25班的,说不定你们还曾经一个考场过呢,只是你们都不认识罢了。”阿广也是双眼微红,可是却是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

  “那扶鹏是不是就是上次和我们一起打乒乓球穿衣服很有讲究风度翩翩的帅哥?”

  “穿衣服讲究,风度翩翩?那我今天穿了一身新衣服也没听你夸我啊,你老是告诉我在你的眼里我是不是就是一个穿了衣服和没穿衣服一样的男生?”阿广忽然内心触动,然后扭头看着宝宝问道。

  “你啊?其实你身架子不错,身材也很棒,不过至于穿什么和穿不穿就不用计较了啊,反正也没有人看,乖!”

  阿广一下子欲哭无泪。

  “不是的,那货是烂脸,是二十六班的,曾经和郭大妈一个班。”阿广继续说道,仿佛刚刚那问穿衣服没穿衣服的人和他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似的。

  “烂脸?你们的外号挺逗儿的啊,那你们为什么叫人家烂脸啊,人家长得不是挺帅的嘛!”

  “那是烂脸还没有上学的事儿,那时候估计你还在吃奶呢?”

  记忆就这样像电影一样一幅幅的呈现在眼前近,仿佛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一般。

  十五年前的那个冬天很冷,但依然随处都可以看到大街小巷堆雪人打雪仗的孩子,不像现在堆雪人和童年一样都成了封尘已久的回忆。烂脸大名叫孟浩林,那时候孟浩林还不到五岁是个爱调皮捣蛋的小家伙,平日里去小水沟里抓个小鱼,和伙伴们掏个鸟蛋拿着自己改装过的手枪吓吓小女生什么的是他的最爱。

  这不这么冷的天烂脸这家伙也是闲不住,就叫上几个平日里经常在一起玩的小伙伴,朝着重渠二中进发了。烂脸大名叫孟浩林,名字起的不错只是一年到头我们都是脸兄,烂脸的叫除非正式上课要不才没人叫他大名儿!

  “喂你们几个去过重渠二中没?就是正在修建的那个,明年暑假(乡下的孩子们大都和父母一样用的是农历)就要招生了呢,昨天俺爸说那里的雪可多了,震(这么)冷的天也没有打扫,我们去那里打雪仗好不好?”浩林流着鼻涕说着,那鼻涕估计都冻成冰棍儿了,可是他却浑然不觉仿佛在他眼里堆雪人才是头等大事儿似的。可谁也没想到的是一个注定要伴随他一生的外号正在等着他。

  \:更新,最%Z快上g@酷~e匠&网

  “好啊。”同伴们一阵欢呼,毕竟那个年代没有什么可玩,大冬天的谁不想堆堆雪人打打雪仗?

  几个小家伙儿一路打打闹闹不到十分钟就到了重渠二中。

  一条大路横穿文寺,孟庄,李庄,仙女铺。重渠二中就在孟庄内所以平日里娃子们到哪里去耍大人们也不担心。

  “哇,好多雪啊,来来来牛(西平那里很多地方都是叫ou的第四声),羊,我们一队,你们三个一队,咱开始吧。”牛,羊是浩林经常在一起玩儿的小伙伴。

  “那不行,牛(ou)要给我们,一个队一个女生才公平嘛,要不然我们才不和你玩。”一个女生反对了。

  就这样,六个五六岁的小娃娃们开始了那平日里玩儿的最多的游戏。

  “哦,哈哈,你看浩林脸上的冰棍都被我砸掉了,我们赢了,哈哈。”牛,大声的说道,刚刚他一个雪球就丢到了浩林的脸上不过浩林并不觉得痛,低头一看原来刚刚的那个雪球正好把,挂在鼻子上的冰棍儿给砸掉了。

  “你...你不要跑...看我不把你的牛角给掰掉。”说着浩林就拿着一个刚刚团好的雪球追了过去。

  “哎呦,救...”

  牛正准备掉头就跑,没想到一回头就看到浩林掉进了一个雪窝子里,只听浩林喊了一声就听不到声音了,牛没有迟疑马上喊着几个男娃要拉浩林上来,可是那坑又滑又深,他们的小手根本就够不着浩林。大家当时就有些不知所措了,平日里谁也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所以看着浩林掉进雪窝子里昏了过去,一时之间谁也想不出太好的办法。

  “这样下去林子被冻死了我们也救不上来他,这样吧,我们赶紧跑回去喊大人吧,羊,你是我们之间跑的最快的一个,你跑回去喊人吧,我等会儿就到。”这时候还是比大家稍微大一些的牛说话了。其实到现在阿广也不明白,平日里傻乎乎的牛那时候咋突然就聪明起来了?

  十五分钟后浩林的老爸带着几个大哥哥们赶了过来,当他们把浩林从雪窝子里抬出来的时候,浩林已经没有知觉了,身上摔伤碰伤的痕迹但是同样的身上没有一丝温度的浩林让浩林爸很是着急。浑身冰凉,那感觉就像是刚从冰窖(那个年代没见过什么冰箱)里爬出来一样,连靠近的人都觉得浩林身上传来阵阵寒意,那铁青的小脸儿,若有若无的呼吸...

  “林子,林子,你这是咋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