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渠二中,不大,却也埋藏着很多回忆。

  阿广班成绩不错,基本都是集体第一,英语更是甩其他班几条街,就是和城里的实验班比也不遑多让。班里的英语高手更是屡屡获得3+X科竞赛(就是一种地方性的考试竞赛不分城乡)的大奖,老黄也是多次登上西平名师的刊物。

  “今天我们换个位置吧,你们自由组合到时候给我说,然后根据你们的整体成绩具体排位置,开始吧。”初中排位置不多,只要觉得适合就可以一直坐下去,这也是初中毕业前的最后一次排位置,也正是是这次排位置阿广和焦哥坐到了一起。

  “焦哥我们同桌吧,我觉得我英语有待提高,很多问题都需要问你的。”焦哥是班级里的英语第一,也是全校的第一。阿广说的实话,可是这问题可不是一些,而是一大波问题正在来袭!

  “好啊。”焦哥几乎没有犹豫就同意了。

  焦哥是个很平易近人的男生,平日里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运动的焦哥唯一的爱好就是跑到乒乓球台子前面默默的看着我们打乒乓球。说实话焦哥的性子是有一些孤僻的,很多事情都喜欢埋在心里不对任何人说。和阿广不一样的是,阿广是内冷外热。了解阿广的人都知道这货骨子里是有些孤僻的,但是表面上却是个话唠,也因为说话被老师批评过好几次。

  他们两个坐在一起算不算老黄刻意为之?时过境迁,这事儿怕就是焦哥也无法说清道明了,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

  “那你是不是想有一个代替焦哥的人,经常在你身边给你讲题?”宝宝歪着头笑眯眯问道!

  “这个...那你要先告诉我你会不会因为这个就不给我讲题了,要不然我才不告诉你呢。”阿广没有几个朋友,不过这个时候显然已经把宝宝当做自己的朋友了。

  “那要看你的表现喽,你要是讲的好,我可以考虑接着给你讲题的哦!”

  宝宝一脸老奸巨猾的样子一点儿也不符合那平日里生人勿进的模样,看着就像是一只老狐狸看着自己的猎物一样,不过那时候的宝宝,会说自己是一只有预谋的老狐狸?在和阿广说道说道自己为什么风格大变?其实自从和阿广同桌以来,宝宝确实改变了不少,只是这些阿广并不知道。

  “你咋对焦哥扶鹏他们几个这么感兴趣,你是不是看俺扶鹏长的帅,想勾搭人家?”

  “你...哼...今天的数学练习题不要问我我没时间,我该做我买的卷子了。”

  宝宝脸一红头扭了过去,宝宝就是这个样子脸皮薄经不起调侃,所以更多的时候阿广也不调侃她,毕竟一个男生老是和女生调侃总是会让同学们误会的。

  不过阿广还是很喜欢看宝宝红着脸的样子的,阿广说她生气的时候红着脸比平时好看。

  “不是啊,我是怕你无聊,其实你不觉得这些东西挺没意思的吗?这只是我自己的回忆罢了。”

  “那你就说呗,我乐得听。”

  “哦哦,那好吧!”阿广也不清楚宝宝为什么突然没有往日那生人勿扰的模样反倒变得有些开朗起来,难道是因为同桌久了...

  p;看%正》!版FY章c节!6上P)酷匠网

  是不是苦命人都懂事儿的早?

  扶鹏和焦哥一样是班级里的顶梁柱,是大家眼里公认的帅哥。平日里若是做完功课也偶尔会调侃一下班级里的女生,不过很多同学都不知道当初小学的时候他因为饥饿在校园里晕倒过。

  那是个还不是很冷的秋天,男孩子们喜欢打打弹子儿(方言的说法,其实就是普通的玻璃球),女孩子们喜欢跳跳绳,突然也不知从哪里传来一声“老师,有个同学晕倒了,我们去看看吧?”

  那时候是小学三年级孩子们也都没有其他的想法,更不知道什么叫做讹人,也不知道以后的以后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大街上跌倒的老奶奶扶不起。大家只是觉得有同学晕倒了,我们就该过去看看能不能帮些忙什么的,这是乡下孩子发自内心的那份真挚,也是最初的善良。

  后来的那些他们不知道,更不懂什么叫做三鹿奶粉,什么叫做瘦肉精,他们小时候一月吃一次肉都是奢侈。那时候孩子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快些过年,因为过年不仅有压岁钱还有肉吃。是的,很庸俗,但这就是那个年代,那个我们的童年!现在有肉吃了,可是再也找不到当年吃肉的那种幸福感甚至渐渐地连过年都有些乏味了。

  “这不是扶鹏吗?他咋又晕倒了,上次就听说他在班级里不带劲(觉得生病了,不舒服一类的)。”一个男生说道。

  “扶鹏,你是咋啦,你给老师说说看看我能不能帮帮你?”这是恬老师的声音,也是小学里唯一一个教数学阿广却从来都不讨厌的老师,也是她平日里虽然严格对大家却是发自内心的关心,也是阿广他们的班主任。

  “老师,我,我...饿...”扶鹏虚弱的说着,这模样哪里有一丝小学几岁的孩子该有的阳光般的笑脸,这蜡黄的脸色,严重蜕皮的双手,无神的双眼分明就是长期饥饿导致的。

  “恩...那你跟我来吧,剩下的都回去上课吧,晚上我检查你们的练习册,做不完的站到前面听课。”说完恬老师就扶着扶鹏走进了小卖铺里,那个时候老师是不住校的,所以也没有人在学校做饭,唯一能吃的东西也就是学校的小卖铺的方便面。

  “你们那里有那么穷吗,连饭都吃不饱?不至于吧?没道理的,那时候虽然没有零花钱但是还是能够吃饱饭的啊。”宝宝连声发问,仿佛她很在意这些似的。

  “是啊,可是你不记得有个叫做计划生育的政策吗?扶鹏是家里第三个孩子,上面有两个姐姐,这也是为什么后来上高中,一个孟庄的孩子却改姓陈的原因。也许你不懂父辈们的心里可是我懂,男娃代表的是劳动力,是生产力,也是能直起腰杆说话的原因,其实也不是一味的重男轻女,更不是所谓的大男子主义,就是为了简单的能说起嘴,不听别人的闲话。为了这些,更多的家庭那时候付不起钱,家徒四壁养不起娃儿是常有的事儿。”

  那个年代扶鹏的家庭只是一个小小的缩影,却残酷的破坏了多少个家庭的“儿子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