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就上课了,醒醒吧,看你哈喇子(睡觉流口水)流的。梦见哪个美女了?”午休没有睡觉,可是却丝毫不影响人家那积极上课的态度。

  “我...我做梦了,梦到...梦到...”阿广吞吞吐吐的显然是有话要说。

  “你倒是说啊,反正现在老师也没有过来。”宝宝还是那样一和男生说话就红着脸。

  “我梦到我们班考得差被分了,梦到你了,梦到咱俩孤单单的被分到二十五班,被别人歧视,然后焦哥和扶鹏说...”

  一席话后,宝宝良久无言,似乎是上课也变得走神了。她没有说什么话,可那通红的眼神分明再说...

  阿广觉得也是,一时间觉得这堂无聊的数学课过的竟是那样的快,也是第一次没有数学课打瞌睡的感觉!

  “老师说下次考试就会重新排位置的,你想坐哪?”

  那时候阿广的高中几乎是每一个月考就排一次位置的,记不得错的话,这应该是和宝宝坐两个多月同桌了,这还是赵董的仁慈,别的班级是没有男女同桌的,就算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也不可以。

  “我还是喜欢和你坐同桌。因为在一起熟悉了,然后换一个同桌还要尝试着去熟悉另外一个人,一个月换一次同桌真麻烦。”宝宝眨着眼调皮的说道,那表情仿佛在说:“并不是习惯了和你同桌而是没有人让我说他笨了,多可惜。”

  “恩啊,我也这样想,我还是想和你同桌,我还有好多不会的题没问你呢,现在熟悉了你的讲题方式,换个同桌我还要去尝试着熟悉别人的讲题方式,我也觉得麻烦。”

  阿广这番话说过,宝宝并没有回应,她还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的题,那感觉仿佛是一个修行有成的修者不愿沾染世间太多的因果。可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有时候宝宝就是这个样子,阿广觉得这不是她不尊重自己而是不愿意注入太多的感情。她怕投入感情过多对方却离开了只留下自己独自悲伤难过,不懂她的人认为她有些自命清高有着远大的目标和理想,可是真正懂她的人才知道她性格有些孤僻不懂得怎么表达宣泄自己的感情。

  不过阿广也没有多想,因为在他眼里宝宝就是天边触不可及的星星,愿意和他同桌就已经几世修来的是缘分了,哪里还敢奢望的太多?所以对于宝宝的表情阿广也并没有在意,仿佛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

  “那你觉得咱班会被分掉吗?”

  “不会!”话不多但是非常自信。

  “这么有自信?那你不觉得不是所有的人像你这样想吗?你能保证所有的人都不希望十七班分散掉?”

  “你的物理作业写完了没?”宝宝突然问道,仿佛是根本没有听到阿广刚刚的问题似的。

  “这个...没有啊,你不知道,这次有几个难...”

  阿广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实情,因为在他眼里对宝宝没有什么要隐瞒的,其实阿广也说不清是什么时候他就开始有这种想法了,也许是在一起久了觉得宝宝这个人值得相信吧。其实宝宝又何尝是不如此?

  “你眼前的事情都没有做好,去想以后的事情有意义?更多的时候不要想那么远,还是先把自己眼前的事情做好吧,该来的终究是会来,你想的那么多又有什么用?打个比方说,为了班级不解散你是不是要好好学习,努力让我们班级整体的分数比别的班级高?当然是的,可是你想想天天你都在想一些没用的东西甚至赵董的作业你都没有做完,你觉得这样有用?你要知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你的路你的道别人替不了!”

  宝宝的脸上早已不是那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仿佛是理念不同他必须要和阿广说明自己的观点似的,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将来的日子里更多的时候阿广早就没有了当初的那份“深谋远虑”,更多的时候他也只是听宝宝的做好当下。将来的事儿谁又能看得清?就算是命卜二脉的高人怕也不能吧!

  “这个...说的也有道理哈,不过...”

  阿广闪烁其词不知道是一时之间无言以对,还是对自己长期以来的思考方式有了新的认识。以前的时候他总是认为做什么事情都要和狼一样深谋远虑不打没有把握的仗,然而今天他意识到了首先你要有打仗的基础,才能去考虑这场仗该怎么打。然而这基础就是你当下要做的事儿。

  可是宝宝在乎的并不是这个,而是阿广那两个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因为她知道阿广表面上是个能说会道的阳光男孩儿,实际上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家伙和自己一样也有一些孤僻,因此朋友并不多。所以一般这种人要是有朋友那一般都是一辈子的,所以宝宝有些好奇是什么样的人能成为他的朋友甚至连做梦都能梦见。

  “你要是有空给我说说你那两个朋友吧,听你说的他们天上少有,地下难寻似的。你们那穷的棍儿捣捣(西平方言,形容人穷的意思,一般开玩笑也用)的样子能有这样的人才?再说了都是用一个班的同学,一个老师教出来的学生,我咋就没看出来你有这般潜力?”

  宝宝一脸好奇那红红的脸蛋上仿佛也增添了几分人气,似乎没有了往日里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般生人勿近的气场。连说话也变得随意了很多,也不知道这是不是阿广的错觉!

  这些阿广是知道的,以前的时候阿广在她身边就是身不由己的想着去学习,现在确实想着和这小妮子多说几句话,这小妮子难得问自己东西这不好好表现能行?而且说得还是自己最拿手的,这不好好表现一番简直没天理了。

  S酷Xm匠$X网=永)久}…免费看H小说@

  岁月如烟。

  阿广是个独生子,从小到大没什么大的理想他这脑子里甚至都没有产生过能考上大学的想法,数学及格就是他最大的奢望,对数学没有半点儿脑细胞的他也似乎从来没有给过父母希望,更让人闹心的是他小学一年级竟然就留级(他那个时候义务教学不留级的制度还没有在阿广的学校开始实行。)了。

  留级自然是跑不了一顿打的,其实说来阿广这小子平日里倒也听话,只是不成想成绩却是如此的不争气。他老爸甚至说过让他上完初中后就直接学个技术出去打工算了反正也考不上高中的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