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无奈这小子的军事知识以及对武器的理解显然还处在二战时代。

  “话说这猛禽是啥东西?第五代战机牛掰不?”

  “滚犊子,老子懒得给你解释。”我鄙视的看了一下这家伙。阿广的关注领域不在这里,你要问他岳飞几岁从军为大宋江山拼搏了多少年身上有多少处刀伤他肯定如数家珍,可是对于尖端科技什么的这货明显落后了不止五十年。

  “哇,班长这么快啊,那谢谢你喽,回来我请你喝饮料。”阿广一脸笑容,那是他第一部MP4也是他买的第一部电子产品,虽然不怎么名贵更比不得苹果那样的牌子货,可是第一次感情总是很深的,那MP4至今还在他老家躺着,应该还能够播放一首“流光飞舞”吧。

  “那就先这样啊,等会儿全校的班长还要去教务室开会,我去拿个本儿到时候好记录下来回来好给你们交代,你也准备准备吧说不定体育室就喊你们开会了。这东西不好说,月休一开学就事儿多,老烦人。”说着班长拿着本子就走了出去,却忘了自己没有带笔了。

  “大保...保...班,班长。你的笔忘带了,你看你慌得啥?”阿广是想喊大保姆的,可是到了嘴边还是觉得不妥,就生生的咽了下去。

  “哦,确实忘了,过去麻烦你仍一支笔过来吧。”

  班长没有在乎阿广的结巴,猛地回头说道。班长大保姆乒乓球和篮球双休,平时抓个小东西什么的那是百打百中的,其实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说白了就是乒乓球打久了的下意识。就像你打乒乓球总是要捡球的,别人大老远的把球给你扔过来这时候你自然是要接着的,仍的多了接的多了身体的反应速度和灵敏速度都会提高不过一些比较专业的俱乐部出来的就不一定了,因为人家球多也不是露天场地不需要捡球。

  我见过阿广打乒乓球的身手,这小子极限接球的动作是可以几乎贴着地面利用右手乒乓球板的支撑不真正倒下的,然后还可以利用这种支撑力右手突然发力然后直接站起来的。这种手段更多的用意其实就是为了让妹子更关注他,其实也没有什么用处,无非就是身体更灵活了罢了,还被这小子美其名曰“鲤鱼打挺”。不过说实话,这种高难度的动作都难不倒他,那伸手接个笔啊本啊的小东西自然不在话下了。

  班长接过笔走了,却不知他这一走带回来的却是让我们至少是阿广提心吊胆了一学期的消息。

  看b正T版(章i《节W)上G酷匠N%网

  “班长的身手不错啊,你能做到不?”宝宝看书累了,擦擦眼睛说道。

  “哼,有小看我,现在还早。走吧上操场来一盘去让你看看我的鲤鱼打挺。那可比接个笔什么的绝多了。”阿广一脸自信的说道,其实也不怪他,这小子从小学到大学就没见过会用他鲤鱼打挺的人。所以自然是对自己的身手有自信的。

  “又嘚瑟,俺又不是没见过,不就是打乒乓球的时候突然趴在地上来个狗啃屎嘛,有啥了不起的。再说这赵董开会就要回来了,我才不触他的霉头想去你自己去,不要拉上我。”

  说起来还是那次下雨阿广和宝宝出去打乒乓球,人也不多,地刚刚干。来的时候不时还可以看到一片片的小水洼。一个拐球袭来阿广又下意识(可以;理解为自然的肢体反应)的使出了那招鲤鱼打挺极限的接到了球,可是却不料地有些滑,阿广这次真的贴着地面了,沾上了不少水。不知道的还以为阿广打球太累出汗了呢。

  “你,大宝。宝哥,咱能不能不揭人家的短(提陈年旧事,挫人家的痛楚)啊,那次怪我嘛,再说我也就失手了一次而已,你还惦记上了你...”阿广一脸黑线,话说这狗啃屎...

  “那啥是揭短啊?”宝宝眨眨眼,一脸天真的问到。

  不过还没有等阿广解释就听到一句“老赵回来了!”这是班里的讯号,当然也是怕了那神出鬼没的赵董了。

  老赵确实回来了,身后还跟着那兢兢业业的大保姆班长。只见赵董一脸沉重,面色难看的走着,手里拿着白色的成绩单一步步的走着,时不时还回头对班长说些什么。这时候的班长也没有了平日里调侃妹子的言词和笑脸。那感觉就像明天天就会塌下来似的弄得我很不是滋味。

  大家就这样看着平日里不苟言笑的老赵一步一步的走上了讲台,班长紧跟在后面,仿佛班长一离开老赵就会跌倒似的。一时间班级里鸦雀无声,就连平日里最调皮捣蛋的康哥也不做声了。大家都眼睁睁的望着老赵,等待着答案,没有人做声甚至在那个时候大家仿佛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不少同学们相互看了一眼,都知道这次怕是不好的消息了,因为赵董的心情从来没有这么沉重过。

  老赵挥了挥手里的成绩单,有气无力的倒扣在桌面上:“我知道,平日里我是对大家严格了一些,可能也有管理不当的地方。可是我赵红军扪心自问没有做对不起大家的事儿对班主任这个工作也算兢兢业业,事到如今我也不便多说,我只说一句:就算为了我,你们也为了我好好学习吧,我求你们了。剩下的让藏锋和你们交代吧,我累了。”

  这话说得就像晴天霹雳一样,讲台下的我们也是一头雾水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赵董竟然...

  说完老赵转身飞抹了把眼,动作不大可是却被全班都看在了眼里。老赵看了大家一眼,仿佛这就是最后的告别似的,那眼神有留恋,有不舍,又无奈更多的是一个当老师的像对待自己孩子般的期盼。

  老赵出去了,那身影颤巍巍的,似乎一个站不好就会倒下。

  “老师,你...”一道倩影飞奔出门,楼梯口里回荡着一阵阵鞋子和楼梯的摩擦声...

  “赵董这是咋啦?”

  “小徐这是...”

  “难道是这次班里考的不好?”

  同学们面面相觑,一时间议论纷纷。赵董从来没有这样颓废过,也不知道到底是受了什么样的打击。

  “难道是分班的传言?”

  阿广皱了一下眉头,他是班里的体育委员开会的时候也听到过一些只言片语,只是阿广从来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觉得自己班虽然比不得实验班可是在普通班里倒也不会怕了谁。

  可是这次...阿广也有些拿不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